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养老攻略 > 第两千七百四十四章:不想殉葬的妃子(4)
    坤宁宫,内殿,新帝与刚刚晋级成为太后的慈安太后,此时正屏退了众人,在内殿这边商谈议论着。

    “母后,殉葬之事实为不仁。

    太宗时,殉葬者不过数人,如今几代相传,殉葬之人已然过千之数,若是此风再不加以遏制,朕恐天下勋贵豪商效仿,实乃罪人矣。

    此事难道没有任何缓和余地。

    不能效仿前朝,以俑为殉吗?”

    最近几天新帝除了因为先帝去世比较悲痛之外,也一直都在为殉葬的事而焦心不已,自开蒙所学的核心经义便是仁字为中心的他,当真是万万不愿意见到有活人相殉。

    可他刚刚登基,手里根本没有多少心腹,有些事就算他想做,但只要弊大于利,他手里仅存的这点心腹也会极力阻止,此时他是真的没有办法,这才只能过来问太后。

    希望太后能够给点主意。

    “皇儿,你要知道,本朝以孝治国,只要朝堂众臣拿捏住君王孝之大义,那即便是仁字也无可奈何!

    国朝大礼中,为父尽孝。

    再怎么做都是不过分的。

    反倒是削减丧葬礼仪,是为不孝,你父皇不是只有一个皇子,你下面还有七八个皇子,成年的也有三个,若你因此而担上了不孝之名的话,那你日后皇位如何能坐稳?

    若是你真的实在不忍心。

    不如日后多给那些殉葬嫔妃死后哀荣,或者施恩于她们的母家。

    皇儿,你要知道,你也得为你自己考虑考虑,为哀家考虑考虑。

    你如果真的十分厌恶殉葬。

    那可以先立下遗诏。

    待你死后废除。

    如此也算为你儿消除了顾虑。”

    慈安太后又哪能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性子,可是这件事上,她也无能为力,孝这个字眼,有时候既是护身符,也是枷锁,只要辈分不是最高的,就很难不受这个字约束。

    所以她只能尽可能安慰儿子。

    并且寄希望于他能想得开。

    可是有些事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想开的话,也就不会成为执念了。

    这件事对于新帝而言,是与他内心深处最为坚持的仁字相违背的事情,是动摇他内心坚持的事情。

    一旦他对此真的无能为力。

    那他会有种信仰崩塌的感觉。

    会觉得仁者无敌是假的。

    所以他依旧面露悲痛的坚持问道:“母后,可是我不甘心这样啊!

    所有人都知道殉葬不好,上古哪位圣贤不是反对殉葬,可是他们那些个读圣贤书的,此时却为什么没有人敢站出来反对,为什么啊?

    母后,我想要试一试!

    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我只想无愧于心。

    若是此这件事我不去做的话。

    我一辈子都得活在内疚之中。”

    说到最后,新帝的左手已经紧紧攥住,内心的信念更是突然变得无比坚定,坚定的向上朝对抗,与那些个满嘴礼孝之道的官员对抗。

    而听了他这番话之后,慈安太后总算再也绷不住,略为愤怒道:

    “够了,你不要那么天真!

    你以为你成了皇帝,就有多么的厉害吗,你手里是有兵权还是有财权,户部的账本你摸得到吗,兵部官员会老老实实听你的指令吗?

    你以为为什么会有帝崩,三年不改其政的说法,这三年是为了守孝吗,不是,这三年,是为了平稳过渡权力,没有权利,你什么都做不了,你以为靠你东宫里的那些属官,又能在朝堂上有多少话语权?

    这个世界没有那么简单,也没有那么纯粹,错综复杂到不是你以为的一个仁字,就能贯彻始终的。

    你真的是读书读傻了。

    你父皇给你的找的老师,到底教了你什么东西,他们没有教帝王之学吗,没有教王霸治世之道吗?”

    太子成年后,即便是皇后也不可能天天与太子见面,再加上皇后也没有考教太子学问的道理,所以慈安太后还真不知道她这儿子在少傅太傅那边到底学了些什么东西。

    再加上她儿子的名望也不错。

    人人都说他好,仁善。

    所以,慈安太后还是第一次发现,她这儿子已经仁善到了不知人心险恶,不知到朝堂险恶的程度。

    而如今知道后。

    她当然也是愤怒不已的。

    一介帝王,绝对不能仅仅只拥有仁,如果只知仁义行事的话,那么可能只要没有外敌入侵,死后名声就会不错,但是所造成的后果也是极其恶劣的,那就是皇权必然旁落,大量权力为官员夺取并霸占。

    官员如果一心为国也就罢了。

    可事实是官员根本不会一心为国,他们只会为自己的家族,为自己的利益团体所服务,如果下任帝王依旧是个傻的,那可能还相安无事,最多变成傀儡,可如果下任帝王是个聪明的,想要夺权,那到时候必然会使得朝堂内部陷入动乱。

    绝大多数的宦官专权,不都是因为帝王开始手里没啥权,只能依仗宦官从普通官员手中夺取权利。

    想的越多,考虑的越多。

    慈安太后就越愤怒。

    “母后,你……”

    新帝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母亲发火,此时突然见到也还蛮惊讶的。

    不过转瞬,他就镇定了下来:

    “母后,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但是我觉得,我想废除殉葬制度这件事,即便朝堂上可能会有些流言蜚语,可是绝大多数百姓肯定还是会赞同的,我就不相信,天下那么多读圣贤书的都装聋作哑!

    况且我的皇位传承有序。

    我既是嫡长子,又是以太子之尊继位,历朝以来,就没有几个帝王的得位比我正,无论是百官还是宗室,都是没有资格废我皇位的。”

    “我不是说你做了这件事就绝对会被废除皇位,我只是不希望你为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让自己陷入被动,让自己的皇位有一丝不稳。”

    慈安太后继续不满说着。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儿臣恳请母后您能够支持我。

    这是儿臣内心的信念!

    若是这些无子后宫妃嫔都是与儿臣无关紧要的人的话,那天下百姓生死与儿臣的关系又有多深呢?

    帝王既为百姓君父。

    又岂能视子女性命于不顾!

    母后!!!”

    说着时,新帝已然双目通红。

    双膝跪地,朝太后叩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