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金陵月 > 第549章,帝魂(二)。
    小青牛眼看着裹风夹雪飞奔而来的黑龙他们一行就要掉入那个冰洞了,于是忍不住便大声喊起来了道:“师父,小心前面,前面有一个大窟窿。”

    “停下!停下!师叔,前面有天坑,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貔貅一听到小青牛的喊话,第一时间便跳上了半空之中,神目过处,早将那个大冰窟窿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叫你别跑太远别跑太远,你咋就不听呢?这么久都不回信,我们给那群鬼面人和马面人围追堵截地,差一点就来不了了啊!臭小子,一点儿也不靠谱。”

    黑龙速度太快,说话间人早跑到了天坑边缘了。

    一个急刹车,差一点掉入天坑里边去了。

    看着滋滋啦啦噼噼啪啪滚入黑乎乎天坑的冰块,他吓出来了一身冷汗,站在天坑边上就不停地抱怨起小青牛来了。

    “奇怪!黑龙叔,你不觉得这里有点奇怪吗?那些鬼面人和马面人都没有追来了耶!而且……这里的雪花似乎也没有什么怪物躲在里边呢!都是真正的雪花,大朵大朵的雪花,好漂亮啊!”土行青云笑着从后面跟了过来,嘻嘻哈哈地玩着雪,大声地对黑龙说了起来了,道。

    “你别说,你小子说的倒也是,不然的话那群怪物应该早到了不是!妈的,我黑龙三上天入地,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等奇耻大辱呢!此仇不报非君子。貔貅,你赶紧绕道过去,看看你圣灵师叔他们来了没有。妈的,我就不信了,我等九重天小仙团队集齐还打不过一群鬼脸马面的小精灵啦?咳咳,咳咳咳……!”黑龙骂骂咧咧地,早忘记了自己此时此刻就站在了天坑的边缘,距离天坑大黑洞就十分之一毫米的距离了呢!

    “师父!小心……!”小青牛看着黑龙摇摇晃晃的身形,吓得大声惊叫了起来了。

    也顾不上与他解释为何会在这里逗留那么久了,一个纵身便飞了过去了。

    他这是想要将坠落下去的黑龙给捞回来的节奏啊!

    “哎……!你这电池也没多少电了,不行就别逞强,把师父抓紧了找个可以藏身的地方,等圣灵师叔她们来了,我们给你和师父放绳索下来。你听到了吗?喂……!小牛哥哥,你听到了吗?”叫天子心里边空唠唠地,声嘶力竭地便冲着黑龙和小青牛掉落的地方大声喊了起来了。

    “啊……!师父和小青牛掉天坑里边去啦!快点找东西把他们给拉上来啊。”土行青云第一个冲了上来,可是看着黑乎乎阴深深里边鬼哭狼嚎的天坑,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回头招呼起其它师兄弟来了,大声喊了起来了,道。

    “都别慌张,把大家伙的兵器拿出来,用天丝云晶线连在一起,咱们顺着爬下去,找到黑龙师叔和小青牛,把他们带回来就是咯!”瞅着眼巴前的黑乎乎阴深深恐怖而又诡异的天坑,貔貅回头对身后那些个正在叽叽喳喳议论纷纷的师弟们大声地喊起话来了道。

    一众小仙童亦步亦趋地,你拉着我我拽着你的,衣裳早不知何时被什么风给撕扯得破破烂烂地了。

    他们宛如一群乞丐般一个个滴被冻的是瑟瑟发抖着,由自不忘紧随着貔貅和孙鳖的步伐,悉数便也都围了上来了。

    天坑的位置就在长江入海口的江心,按理说再厚的冰层一但打破,江水自然而然地就会冒出来了才对,然而这天坑里边黑乎乎阴深深一片,别说是水啦,就连一点儿活物的迹象都没有了呢!

    “师兄,这怎么救人啊?这么大的一个坑,里边什么都看不见不说,而且照现在的这个位置来看,应该是在长江入海口的江心呢!从这个地方就是扔块千斤巨石下去,我估计都冒不了几个泡呢!”北国风看着眼面前这个黑乎乎阴深深凄凄惨惨戚戚的大天坑,心底升起来了一股莫名的恐惧,浑身只起鸡皮疙瘩,心有余悸地对貔貅说道。

    “喊一下试试,看师叔和青牛还听得到了!”嫩芽仔跟着他哥哥了凡问道过三界诸多名山大川,对这种天坑见得多了,不以为然地对大家说道。

    “嗯嗯!一个个滴都都先别急,大家一起喊,人多力量大。像这种从天而降的大天坑,里边不可以什么都没有,机关重重叠叠不说,我估计鬼脸马面之辈必然也是不在少数的呢!”孙鳖俯身看了看黑咕隆咚的大天坑,又仔细地看了看四周围雪地上面的那些浅红色的鬼马小精灵们那由自还未完全淡去的血迹,十分冷静地对大家说道。

    “啊……小牛哥哥哈!小……”

    叫天子的眼里划过一淡蓝色的刀光剑影,心底里边一阵酸楚,他大喊了一声后,整个人早已噗通一声便栽倒在雪地里边去了。

    “哎……!小仙宫不好好住着,都跑出来干嘛呢?”一个老奶奶颤颤巍巍地从天坑上面凌波微步般若无其事地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身旁的一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的小仙童,轻声叹了口气,自顾自走远了。

    孙鳖心思缜密,感觉有些蹊跷,仔细看时:原来老奶奶脚下一神龟缓缓踏空而行,稳稳当当地托着老奶奶呢!

    孙鳖想要上去与她搭话,脚下一空,早落如天坑里边去了呢!

    黑暗无边无际,孙鳖一口气呼吸不上了,早人事不知了……!

    “老奶奶见死不救,好狠的心啊!这得有多强大的忍耐力,才能做得到呢?……”孙鳖在神识消失的最后一刻,心无旁骛地埋怨了起来了。

    然而,一切自有天数,非人力可为呢!

    貔貅见师兄也跳下去了,忍不住一个纵身便跳入了天坑,不管不顾地嗅着孙鳖的气息,紧闭着双眼一路飞快地急追而去了。

    都说阴风阵阵,可没人体会过这种血肉变钨坨,骨髓如铅流的沉重之感的呢!

    纵然貔貅号称铁骨铜流,也架不住这铂为骨钨作血金为皮肉铅为髓的沉重质感啦!

    一开始他还有些高兴,这样就可以迅速便找到师兄了!

    然而……不一会他就后悔了。

    阴风渐渐地漫过了他的思维,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了。

    仿佛是有一双夹铁的圆弧形大夹子,把他整个人劈头盖脑地都给死死地夹紧了,不要命地往天坑深处迅速地拖了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