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曾经的自己
    谛的脸色没有丝毫波澜,目光平静的俯视着跪倒在自己身前的苏言,像是对这样的一幕早有预料。

    苏言是必然会堕落的,只是时间问题。

    她以为他会坚持的更久一些。

    谛微微摇了摇头,却没有感到什么遗憾。

    因为她一直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真正的善良与纯洁,有的只是虚假的伪善!

    特别是那群自认清高、两袖清风的仙人.......

    连她们和蔼、友善的外表下,都是令她感到作呕的丑陋模样,苏言会堕落又有什么奇怪的?

    只不过又是一个‘遵从了本性’的人而已。

    但谛忽然轻蹙起眉头,凤眸微眯了起来。

    不想被抛弃、不想失去现在的一切、不想再痛苦、只想活下去......

    只是这样而已吗?

    这就是你堕落的理由吗?

    谛还以为苏言会把矛头对准安,结果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要伤害他,即便醒悟了、堕落了,也只是想要单纯的活下去。

    是了,苏言现在还不清楚安的真面目,如果知道的话,应该就会憎恨、愤怒到发狂,甚至想要杀了他吧?

    那她就再等等吧。

    等他彻底堕落.......

    谛的眸中流转一丝淡淡的笑意,而后总算开口:“你现在还有什么价值?

    不能修炼的炉鼎,就算本帝吸收了也得不到一丝修为,除非你能心甘情愿的献出自己的生命。

    难道你愿意?”

    闻言,苏言跪伏在地的完美身躯似乎轻颤了一下。

    献出自己的生命吗?

    可他本就是想要活着,哪怕献出生命才对主人有价值,但是那样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想活着,好好的活着......

    “我可以服侍......”

    谛直接打断了苏言,冷声道:“难道本帝缺人服侍吗?世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容貌、气质更胜于你的仙子也不是没有,你又哪里来的自信,我必须要你来服侍?”

    在谛的仙识之下,苏言那张距离地面只有寸许的俏脸又苍白了一分,脑海仿佛已经化作了一片空白。

    半晌,苏言缓缓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来:“我......我的技术比他们都好,会让主人很舒服的。”

    但他面色惨白,红唇上也有着牙齿咬出的血痕,如此模样看起来倒是难以勾人魂魄。

    此话一出,谛的眼神猛然一凝,暗红色的瞳孔定定看着苏言,好似蕴含着阴沉之意,是暴风雨降临之前的宁静。

    苏言脸上的媚笑瞬间就凝固了,从脊背刹那席卷出来的寒意冻结了他的全身。

    难道主人不喜欢他这个样子吗?

    苏言的内心惶恐不安到了极致。

    但就在这时,谛突然笑了,不是红唇勾起一丝微弱弧度的笑,而是放声大笑,似乎是她这样的人一辈子也不该展露出来的模样,但她就是展现了出来,在苏言眼前。

    被这样的笑声感染,苏言的嘴角也微微扬了起来,但又迅速收敛了下去,紧抿着唇,身躯微颤。

    “有趣,当真有趣!哈哈哈哈!”

    谛的笑声缓缓收敛,眼里带着一丝笑意的继续望向苏言。

    她倒是真的没有想到苏言会做到这一步,这是彻底舍弃了自己的尊严与人格,只为了求得活命的机会。

    真的很像......

    似是想到了什么,谛的眸里翻涌出些许黑雾,但看着苏言的神色终究是含着一缕轻笑的。

    “那就尽你所能,为本帝付出一切吧。”

    “好的主人!”

    苏言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犹如摇尾乞怜,终于得到主人奖励的小狗,发自内心的喜悦与兴奋。

    就这样,苏言得到了服侍谛的机会,却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献出自己的身体。

    主人会把他抱在怀里,会跟他脸颊相贴、耳鬓厮.磨,却在他试图跟她更进一步的接触时阻止他。

    “你现在不需要这样做。”谛淡淡道。

    她可以把苏言养在身边,也允许他更放肆一些,却不打算要了他的身体。

    因为她现在的境界,对男女之事确实生不起一丝兴趣。

    她会让苏言服侍自己,也不过是真的在养着一个宠物罢了。

    他唯一跟那些东西的区别,就是他确实足够有趣。

    而在尝试献身失败以后,苏言的内心又惶恐害怕了起来,担心自己又没有了作用,失去了价值,不过多久就会被抛弃。

    但是,谛已经开口,苏言是不敢违抗她的命令去做些什么的。

    他只得绞尽脑汁的去做些其他事情,真正意义上的服侍谛的事情。

    做饭、洗衣、按摩.......

    苏言把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事情,几乎全都做了一遍。

    对此,谛一开始是诧异的。

    她身为准帝,万物在她一念之间生灭,又何须在这些事情上耗费精力?

    但苏言不知道,在他的内心之中,她可能也不过是一个实力强大的人,需要吃饭、需要换衣、需要放松身体......

    而这些事情也好似赋予了他存在的意义,让他不用每天那样担惊受怕,害怕她什么时候会抛弃他。

    因为在他的眼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作用的,而只要他有着价值,就不会被丢掉。

    多么愚蠢,又多么可笑。

    把自己的性命全权交给别人。

    但谛默默接受了这一切,没有表现出一丝讨厌和不满。

    至少苏言做的食物的味道确实不错,他洗的衣服也干净、整洁,按摩的力度也竭尽了全力。

    他单纯的想要活着,她便给他这一线生机。

    当时她低声哀求也没有得到,走了鬼门关无数次才抢来的希望......

    她给予他。

    谛转头看了身边的苏言一眼,好似看到了自己曾经的一丝影子。

    就这样过去了两个月,谛闭着眼睛,享受着苏言按摩的时候,她仙识覆盖之下的一个地方,察觉到了一丝波动。

    一道又一道浓郁的魔气涌入那道纤细的身躯,让得那张精致的俏脸也变得莫名有些诡异。

    那是安。

    经过几个月的时间,他居然突破了第一个境界,但也代表着他的本性再难被理性压制。

    谛缓缓睁开眼睛,轻笑了一下。

    是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