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逆命相师 > 第七百三十一章 第十阶位
    说完之后,顾修云转身进了庭院,并留下最后一句,“没有为师的允许,不得进入庭院半步,否则大皇子就是你的下场。”

    院门闭合,连一丝缝隙都找不到。

    蓝冲河摸了摸脑袋,捡起书册翻阅起来,经书上的文字墨迹未干,显然是刚书写没多久,蓝冲河埋头观读了片刻,却发现书册所载只是些劝人向善、供奉神灵的祝词,根本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恩师该不会拿错了吧?”

    蓝冲河来回翻看了两遍,索性大声诵读起来。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

    庭院中,顾修云大手一挥,天机盘覆盖方圆百丈,将整个院落,包括院墙外十丈区域全部笼罩。

    星力无形无色,弥漫在虚空中。

    随着蓝冲河大声诵读,丝丝缕缕的融入体内,消弭他身上的暗伤,孕养他的心神。

    所谓的自在逍遥经,根本没有任何效果,纯粹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真正有用的,是天机盘的星力。

    星力源于命星珠,又经过天机盘的加持,灵效更胜一筹,若能长期沐浴在星光中,肉身心神都会逐渐强大,而蓝冲河欠缺的就是心神力量。

    “有这小子在,日后抵御黑铁国就省了许多麻烦,嗯……过段日子,让他出去收几个弟子。”

    顾修云盘膝端坐,继续参悟香火神道,同时运转体内真气,朝着更高层次迈进,先前半个月的修行,只是推升到了先天四重境,距离巅峰九重境,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

    侧旁不远处,顾月也在闭目修行。

    虚空中弥漫着浓烈的香火念力,两位神王的信众供奉,几乎都被他们掠夺,但二人所修的香火神道却跟神灵们有所不同。

    神灵自诞生之日起,便领悟了神道修行法门,这是天赐手段,不需要任何感悟,就可以直接融入体内,形成神力。而顾修云跟顾月只是借此法门强行拔高修为,不受天地规则的庇护,所以那些神力只能靠自己去梳理、镇压。

    当然,压制神力远比压制灵力容易的多。

    以他们两个的心神境界,即使成为大神主,也不会引起反噬。

    ……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半年过去了。

    “人之初,性本善——”

    庭院外,蓝冲河抱着书册大声诵念,来往的奴仆丫鬟已经见怪不怪,甚至有一些仆人悄悄将字句记下,卖给了外面的武者。

    先天武者传授的武学功法,令世人趋之若鹜,愿意花大价钱购买。

    半年时间,蓝冲河渐渐察觉出自身变化。

    刚来高丘城时,他的体内暗藏着许多病痛,完全是依靠真气强行压制,如今即使不运转真气,病痛也没有再发作过,而且期门穴的凝滞感荡然无存,每一次运转周天,都会有不一样的体会,那是精气神交融,逐渐蜕变的迹象。

    “恩师诚不欺我,自在逍遥经的确有神妙之效。”

    蓝冲河欣喜的同时,诵念经书越来越勤奋,心神强大,意味着不需要太多睡眠,就能保持精神充沛。

    他从每天诵书九个时辰到到十一个时辰,再之后,两天才休息一个时辰,还包括吃喝拉撒。

    作为第九阶位的武者,对饮食的需求并不大,真气足以供应大部分消耗,而且蓝冲河长期居住在庭院外,不与人交手,又有星光的滋养,三五天不吃不喝,也没有任何影响。

    这日。

    他正在诵念经书,同时运转真气,忽然感觉周身一颤,体内真气比往日活跃了许多,仿佛一股滚烫的热油,在丹田、筋脉、周身穴位中爆炸。

    蓬!

    一声闷响。

    周身筋脉再次贯通,直至每一处毛孔,筋脉比往日又粗壮了几分,且真气越发凝练,运转之间多了几分灵动。

    “第十阶位?我突破到第十阶了?”

    蓝冲河心中激动不已。

    最后三阶,犹如三座大山,拦住了世间武者,每突破一阶,都要耗费漫长时间,短则十年,长则三十年。

    世俗凡人的寿元才多少?根本等不到破境那一天,所以许多武者都前往各处险境乃至妖魔域寻求机缘,一千个武者,只有一个能活着归来。

    活着的那一个,便得了机缘。

    如北庭公,东庭公,哪一个不是从妖魔域走出来的,即便是宁君,年轻时也曾三次进出神魔战场,九死一生中踏入先天境。

    而蓝冲河,却只是依靠一本典籍,便踏入了第十阶位,他甚至有种感觉,只要继续修炼下去,最多十年,便能问鼎武道十二阶,尝试着破开先天瓶颈。

    哐当!

    木门开启,青色身影踏步走出。

    看到青年现身,蓝冲河连忙躬身跪拜,“弟子拜谢恩师,若非恩师传授功法,弟子至今仍徘徊于第九阶,找不到上进之路。”

    “你既已突破,便去外面走一走,一来纾解心中苦闷,二来收几个弟子,壮大门楣,日后或许用得上。”

    顾修云拂袖离去。

    没过多久,木门再次开启,出来的却是顾月跟杜玲玉。

    “月姑娘。”

    蓝冲河躬身行礼,极为恭敬。

    眼前的素衣女子样貌很年轻,只有十七八岁左右,周身没有丝毫真气波动,但蓝冲河知道,顾月的实力远在他之上。

    四个月前,他在习练武功时,掌劲无意中刮过了正急乎乎跑过来的杜玲玉。

    那一刻,蓝冲河只能竭力收回掌劲,但第九阶位的武者何等可怕,掌劲如同十丈狂龙,别说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便是二流武者,也会五脏俱碎,当场死去。

    千钧一发之际,顾月竟然出现在杜玲玉身前,只是随手一扫,便将蓝冲河的掌劲彻底震散,真气余威甚至让蓝冲河气血翻腾,痛苦了两三日。

    顾月的可怕,让蓝冲河心胆俱寒,他终于明白,高丘城最可怕的不是顾修云,而是顾月,这个看似娇小的柔弱女子。

    “蓝大叔。”

    杜玲玉眨着圆滚滚的眼睛,“月姐姐带我去外面玩耍,你去吗?”

    “你们去吧!”

    蓝冲河连忙挥手,年纪尚小的杜玲玉只能从外表分辨年龄,根本不知道,她口中的月姐姐,年纪远比蓝冲河大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