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快穿女主她不讲武德 > 第206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68
    马秀珠赶到家,和周青青把剩下的所有东西全都打包了一遍。

    最终,他们的东西装了整整三大行李箱,两个行李袋和三个编织袋。

    现金和金条,全被马秀珠装在了随行手提箱里。

    期间,陈坚打过电话来问监控,马秀珠理直气壮,说下午跳闸,可能线路坏了,“你晚点找人来修吧!”

    三人在忐忑中等了五分钟,接应的车和人终于都到了。

    而此时的陶然,人在疗养院。

    陶然挺乐呵,马秀珠的选择,出乎了她的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自己以身犯险的目的,可不就是为了逼迫马秀珠在四面楚歌的境遇中做出错误选择吗?

    她没来杀人抢劫,却也依旧走上了另一条犯罪道路。

    当然,现在的自己更安全,但也难免有些遗憾。对方没有杀人伤人,罪名也要小得多啊!

    无论如何,陶然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钟叔的意思,是要去抓马秀珠个现行,但陶然不想。

    她要给对方时间。

    等对方“既成事实”了,她再出击才能让对方栽跟头。否则,对方最多也就是个“未遂”,做和没做,那惩罚结果可是千差万别。

    所以,她和钟叔乖乖按着对方的意思去了疗养院。

    在那里,他们自然没见到人,就那么被个电话一直吊着,威胁着。

    对方说,她但凡今天敢离开,敢报警,敢不听话,就有办法让老太太活不过明天。

    对方还挺谨慎,每回打来的电话号码都不一样。

    陶然一查,都是网络电话。

    三点半的时候,陶然安排的人观察到马秀珠离开了。不过那时候,警告她的电话还在继续,她便索性安心留在了疗养院,叮嘱钟叔安排人好好盯住马秀珠……

    另一边,刚和前夫接应上,马秀珠就一阵腻歪。

    因他第一时间就拿了她的手机,进行了一番让人目瞪口呆的熟练骚操作。

    他竟是用她的名字一口气在各种贷款平台申请起了贷款。

    马秀珠信用良好,在几十分钟里,竟然有十几个平台都给下了款。

    周父哈哈大笑,揽过前妻就在她脸上吧唧一口。

    “你疯了,这个时候,还有这心思!”马秀珠心惊肉跳。

    “你以后要改头换面了,还要现在的名字和信用做什么!还不如趁现在,能捞多捞多少!反正你名字以后不用了,这钱也不用还,管他多少利息,都等于是白送的。多好!”

    “你够了!你这是在冒险。现在应该赶紧把手机卡扔了。”

    “不急。你继女还在疗养院,没那么快去警局。而且他们赶去警局也要至少半小时,警局发现你们离开,至少还得一个小时之后,等他们开始行动时候,咱们都已经出省了。

    跨省的追捕,还得要审批,没那么快的。等他们全部弄下来,至少要明早了。别急,有我在呢!乖啊!”

    男人操作熟练,还在一笔又一笔,下载各种平台,妄图尽可能多的套钱。

    那个瞬间,马秀珠突然后悔,开始质疑起了自己的决定。

    她做对了吗?

    她似乎忘了,这个男人有多混,有多爱钱……当自己隐姓埋名,便等同于把未来全都搭回这个男人身上了。自己会不会冲动了?

    男人看出了她所想:“你难道还有别的选择?你们自己和那个陈怡斗法输了,就得认命!现在这样,我们一家四口团聚,不也挺好?放心,有了钱,咱们以后都是好日子!”

    经过银行时,马秀珠只得硬着头皮去跟男人把刚刚撸到的十几笔贷款全给提了出来。

    好几张银行卡今天都限额了,钱又通过手机转到了男人那儿。男人很快把钱都弄了出来,这一口气,又弄到了二十万。

    他们在一个私人修车厂换了辆车,也不走高速,直接走省道一路往南去了。

    几人的手机卡全都扔了,也不怕会被定位,一个小时后,他们就出了省……

    陶然回家后就报了警,钟叔打电话通知陈坚尽快返回。

    他们都惊叹,没想到马秀珠能做到这一步。

    家里但凡值点钱的,几乎都被薅走了。

    陶然心里有些乐。

    连书房里的几幅名画都被拿走了。

    马秀珠带走之物的总价越大,她的罪名自然也越大。

    私奔?转移夫妻共有财产?

    不,马秀珠拿走的东西,不少都与她没关系,所以盗窃罪也是板上钉钉!

    她和前夫勾结盗窃,带着私生子逃跑,陈坚还能告她个骗婚吧?

    嗯,除了周青青,马秀珠也完了!

    当晚,陈坚赶回,陶然把周青青的那份录音提交给了警方。

    面对警方这份录音的来源,陈坚直言是他出差前不放心女儿,所以给女儿的定位保护。只是没想到,真会出事,真会派上用场。

    之后陈坚亲自开始清点所有丢失之物。

    他简直头皮发麻。

    家里公司几十万的现金,那也就算了。

    车被卖了,这让他差点气疯。

    殊不知,另一边,马秀珠也气疯了。

    他们一路往南,已经平安走了三百公里。

    到了一个小县城,马秀珠想着,趁对方还没开始抓捕,想把老太太那枚传家宝先出手。毕竟,这玩意儿吊了她多年的胃口了。

    他们找了家玉器店去鉴定,对方拿着手电照了半天,最后告诉马秀珠:最多三千。

    “多少?”

    “三千!”

    “不可能!这可是老玉,传家宝!”

    “只值这个价!”

    马秀珠不相信,让陈坚这般郑重,上了锁的宝贝玉,只值这么点价钱。

    她换了个地方,可对方只开出了两千八的价。

    她不信邪,又找到家当铺。那人看了半天:“一千五!”

    马秀珠觉得,一定是这小地方的人孤陋寡闻。

    汽车再行,一路来到了个中型城市。

    找地方一瞧,这次对方给出了个高价:“三千八,最多了。”

    念想了多年的东西,竟然是个废物!马秀珠崩溃了。

    “陈坚!你个骗子!老太婆,也是骗子!你们全家都是骗子!拿个破玉吊着我,说什么价值不菲,说什么珍宝一样的存在,其实都是骗我!”

    她哪里知道,这是老太太送给陈坚和陈怡妈妈的结婚礼物,陈坚之所以没有给她,一是珍视和妻子的回忆所以一直留在身边,更是因为这玉不值钱。

    而老太太之所以说家里有不传她的玉镯传家宝,则是因为其总觉得马秀珠不是好东西,所以在两人的一次口角后故意刺激她瞎说的。

    一个误会,却压在马秀珠心头多年。

    她一直以为,祖上风光的老太太家里的传家宝,至少也能卖个几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