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中式陪读 > 第二二五章 到底是说什么正经事
    高飞装作若无其事已经装得够辛苦了,高罗玉这一把刀子直插他的心间,这赤果果的打击搁谁谁守得住啊?

    “你过来!别走!我今天不掐死你我跟你姓!”高飞虎着脸说,走上去一把就抓住高罗玉的衣襟,就见高罗玉的脚不停地原地踏步跑着,这个时候才想起逃跑,明显是跑不了的。

    高飞掐住高罗玉的喉咙,稍微还用了点儿力气,把高罗玉掐得直咳嗽。

    胡欢欢一把拉下高飞的手,大声说:“你干嘛呀?他不停地咳嗽你没听见吗?还来真的你!太歹毒了!”

    高罗玉捂着被高飞掐过的喉咙,别的倒是没什么,喉结还真给他弄疼了。

    “高飞,你看胡欢欢都急了,别整天开玩笑!力量把握不好会影响观众情绪的知道吗?”高罗玉赶紧替高飞打圆场,说完高飞,又转过来笑眯眯地对胡欢欢说:“胡欢欢,他老这样的,我们就是开玩笑而已,你还当真了啊!”

    “早晚掐死你!”高飞指着高罗玉,愤愤地说。

    胡欢欢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说:“你刚才怎么不一秒掐死他?你不是说不掐死他就跟他姓吗?现在你要改姓……高…了?无聊!”

    发现被捉弄,胡欢欢立马阴起脸来,她忘了找高飞有正事了,满脸黑线地转身就走。

    高罗玉看着胡欢欢转身,马上就大声地埋怨起高飞来:“你看你,好端端的一件事搞砸了吧?弄得我现在都听不到胡欢欢跟你要说什么正经事了!”

    高罗玉一提醒,胡欢欢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恍然大悟转过身,又大踏步走到高飞面前,说:“扫把星,周五有没有兴趣坐我家车回去?当还你上次载我的人情!”

    “啊!好啊!求之不得呢!”高飞立马喜笑颜开,咧着嘴露出他的小虎牙,一副天上下馅饼雨的表情。

    “胡欢欢,我上次可是牺牲了自己的权利,把位子让给你了,要不要顺带捎上我啊?”高罗玉赶紧下单,他也想坐一坐豪车。

    胡欢欢点点头:“可以,你们五个人都可以坐!”

    “余正不敢坐别人家车,只有四个人!”高罗玉连忙解释道,又看了一眼高飞说:“高飞,上次叶汶虎不是说也想给他爸省油吗?跟他说一声,我们都坐胡欢欢家车回去!”

    高飞咬牙切齿地问:“你也不知道胡来小姐家车坐不坐得下,就自作主张!深井冰吧!”

    胡欢欢耸耸肩:“我家车大,刚好坐得下!那就这么说了啊!”

    “明白明白,说好了!”高飞连忙做了个OK的手势答道。

    胡欢欢一扭屁股就走了,高罗玉嬉皮笑脸地说:“哎呀,可以坐一回豪车喽!”

    高飞猛地踢了高罗玉一脚,骂道:“就你能!好好的二人世界被你这个猪队友给搅和了!”

    “啊?二人世界?那谁开车?你会开车吗?”高罗玉疑惑不解地问。

    高飞挠了挠头,冲着高罗玉大喊:“烦死了!滚蛋!”,说完头也不回,径直往楼上走去。

    剩下高罗玉一脸蒙蔽地看着,喃喃自语:“本来就是嘛!不是还有司机吗?怎么就是二人世界了?真是想不通!”

    回到宿舍,高飞就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了兄弟们。

    叶汶虎第一个出场:“车大?那也不好坐四个人吧?要不,你猴精猴精的不占地方,你就委屈点,坐胡欢欢腿上吧?”

    高飞点点头:“明人不说暗话,我也想啊!你去帮我说说,成功的话,我把下一次的奖金全捐给你!”

    叶帅扭头一笑,说:“万一你下次又坐到二十墙头了怎么办?让叶汶虎倒贴?”

    “帅哥,你就是太理性了,我下次考不进前十,还有下下次呢,再考不上,还有下下下次啊!难不成以后我就进不了前十了?”高飞不服气地说。

    高罗玉又来抢戏了:“高飞,你是说只要叶汶虎帮你办成了,你下一次进了前十,就把奖金分文不动地给他?”

    “对!”,高飞斩钉截铁地表了态,以他对这事的难度评估,再加两倍都不亏。

    叶汶虎翻了翻白眼:“让我去跟胡欢欢说,那不是当场毙命吗?就算你答应给我一百万,那也得我有命花吧?我妈可是给我算过命,轻轻松松就能活九十九的!”

    叶帅沉思半晌,扭头对高飞说:“我妈上次说过,这次要跟你妈一起开我家车来接我们,现在怎么跟她说呢?”

    高飞想了想,还没说话,马上高罗玉又来给自己加戏了:“这还不简单,就说叶汶虎爸爸开车来,然后邀请我们坐他家的车,多么合情合理啊!”

    “这个理由很充分,不过说句实话,真要坐我家车的话,估计要有一个坐后备箱里!”叶汶虎打趣道。

    见叶帅还在犹豫不决,高飞赶紧推波助澜:“帅哥,你别只说叶汶虎家车,就说我们班前三的叶汶虎,那样就没什么问题了!相信我没错的!”

    “那我说说看,明天再说,现在很晚了。”叶帅若有所思地说。

    高飞比叶帅滑头多了,他索性就把活儿都揽到自己身上,直接拿起手机说:“帅哥,你不用发了,我来给我妈留言!”

    其实也不是叶帅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他只是不齿于玩心机。只见高飞打开手机就发了个信息给老妈:亲爱的妈妈,跟你说件事,我们班常驻第三名的叶汶虎您记得吗?他爸爸一再邀请我们这周坐他家车回去,考虑到礼节问题,所以我已经答应了!因为你们从小教育我要懂礼貌的!您明天早上跟石家慧阿姨说一下啊!千万千万记得!手机只有百分之一的电量了,不用回复!————你的孝顺儿子高飞是也!

    高飞一边编辑一边小声读着,惹得旁边几个睡不着的都跟着笑起来。

    “你们笑啥呀?这是他撒的很一般的谎了!小学的时候他还骗他妈说一个人贩子把他拉到火车站,还好他急中生智,借口上厕所才逃出来呢!”高罗玉兴致勃勃地说。

    叶汶虎睁大眼睛看着高罗玉:“不会吧?他真这么说过?”

    高罗玉连忙答:“这话从一个小学生嘴里编出来确实没人信,但他妈信的很呢!边哭边笑,说是老天保佑呢!”

    “那次是因为啥来着?”高飞歪着头拼命回忆起来。

    “咱俩跟隔壁班大头约架呗,咱俩二对三完胜!”高罗玉骄傲地摇头晃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