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东宫锦字录 > 第六十四章 京郊
    东宫的将士飞马疾驰,只是今日时机不巧,这几人赶到京郊,已然到了下钥的时辰。

    勒马驻足,对视一眼,几个年轻人面露难色,而后纷纷抬头,看向领头那位男子。

    其中一人压着声音说道:“尽管事关重大,但终究不急一时,若以属下之见……”

    一道锐利目光,隐晦地指着一个方向,这年轻人又道:“不如借宿一晚,明日进城。”

    领头的劲装男子不曾立即回答,反倒看向其他几人:“你们也这样想?”

    众人齐齐颔首。

    主动进言的年轻人再度开口:“我等想要进城,不会没有办法,但以眼下之情形判断,尚且不必惊动旁人。”

    倘若亮明身份,长驱直入……待次日天光破晓,此事就该传遍京城。

    若以太子的名义叫开城门,难免被人扣上擅权之罪,祸及主君。

    何况此举太过招摇,必然将会引人怀疑。

    领头之人目光一顿,沉声说道:“此言有理,但,我们的对手未必耐心。”

    仿佛盛着一道锐芒,他的神色乍似寒光:“莫忘了,京师六卫不似边疆,也与我等大相径庭。禁军将领,多半自世家子弟之中遴选。或许,别人会走到我们前面。”

    几人再次对视,稍有迟疑。

    他们方才犹犹豫豫,也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

    东宫卫率之中,不乏高门贵胄,然而这隐姓埋名、匿迹山野的事,他们却是做不了的。

    明燎派往贺周身边的,都是无亲无族、身世寥落的人。哪怕牺牲荒野之中,也不值得旁人关注。

    山河泱泱千万里,哪里没有可怜人。

    如此固然更为省心,但也并非万全之计。

    比如,他们也循贺周之意,暗中探查刺客的身份。可是此一行中,非但不曾得到多少线索,甚至,他们几乎无法掌握对方的行迹。

    大隐隐于市。

    生于公侯之家,四境八方任意行走,天下何处没有朋友。尽管,此前的密探,算是他们的“同行”,但百年世族的雄厚身家,足够让他们自由来去、随意横行。

    既然一无所得,那他们的栖身之所,必然也就非比寻常。

    既藏身于望族门户,焉知一道消息,已然过得几人之手。

    年轻男子紧紧皱眉,低声说道:“贺将军之行极为隐秘,一路上,我们始终不曾发现异常。以属下之猜测,他们并非尾随而至,应当早已埋伏在横武关之前。”

    其他几人微微颔首,算是应了他的说辞。

    在他们看来,对方必是假设在先,而后设局试探,绝不可能一路跟随。否则,未免小瞧了东宫将士。

    “所以,贺将军一剑斩杀刺客,我们也找到许多附庸,或许已将他们诛杀殆尽。然而正是因此,才不容耽误哪怕半刻。”

    另一人也道:“只要断了消息,就会有人入京回禀。”

    领头的男子目光深深,沉心思忖片刻,断然道:“留下几人宿在附近,观察今夜之动静。倘若一夜平静,明日自行入城,无需停留,也不必再行回禀。”

    他点了几人出来,沉沉看着他们:“倘若事有紧急,也可便宜行事。”

    停了一息,他如同劝诫一般地,缓缓嘱咐道:“记住殿下的话,东宫,不留无志向、无胆魄、无决断之人。”

    被委以重任的,也包括先前那个年轻人。他看着长官,似有犹疑:“将军为何突然……”

    “突然如此郑重?”被他唤作将军的男子微微一笑,“这一路上,你们似乎有些颓唐。”

    众人沉默不语。

    “不必如此。”这位有心教导下属的将军,仿佛对他们无可奈何,索性说出了心里话,“殿下性情严厉,但从来不会迁怒旁人。”

    “属下绝无此意!”

    “我知道。”男子轻叹,“殿下不会轻易动怒,他与聂统领,也不会要求你们,做那些力不能及的事。”

    “此行无甚收获,但恰恰证明了贺将军的猜测,或许为真。”

    锐眸环视众人,他肃容叮嘱道:“记住殿下的话,东宫无需棋子、无需死士。想追随大雍太子,做他麾下良臣,你们该把自己,当做一个有心有骨、有血有肉的人。”

    “别怕殿下失望,他从来不会失望。”

    这男子的声音越发平淡,甚至有些令人错愕的冰冷:“太子殿下的心胸,远非我等能及。有功受赏,有错领罚。在殿下眼中,天生其才皆有其用。”

    “你们畏首畏尾,犹犹豫豫,才会激怒殿下,触怒东宫之中,唯一的忌讳。”

    众人浑身一凛,齐声说道:“属下知晓。”

    男子扬眼一扫,终究心怀不忍,顶着僭越的罪名,说出一句冒犯之言:“别忘了……太子妃。”

    “太子妃犹能博得殿下之信任,你们皆是洒血之人,何必看轻自己。”

    几个年轻人微微一怔,皆生啼笑皆非之感。

    男子分拨得宜,与剩下的人说道:“寻一户人家,借宿一晚。”

    不可露宿荒郊。

    虽然他们不惧风霜,可京畿腹地的山林,绝对不是安全的地方。

    这是大雍的京城。

    这里的每一寸草木,都扎根在天子曾经踏足、并且多番行走的幸地乐土。

    无论为公还是为私,也或许只是习以为常,总之,每一个夜晚,京城周围,都有无数双眼睛。

    行色匆匆、举止神秘——往往意味着见不得人。

    诚然,官道附近的林子,日日驻扎着商队、行人,其中大多不过寻常百姓,但也偶有来历可疑之人。

    身为东宫精锐,他们自有千般姿态,可以混迹于林间地头、躲在疲于路途的队伍之中,装作最寻常的行脚商人。

    只是安全起见,他们仍然决定掩饰身份,借宿京郊一处小村。

    如此一来,便撞上一件意外之事。

    临近要道之所,见惯了八方旅人,此方百姓大多好客。只消给足银钱,非但能够得到遮风避雨的闲舍,主人家也愿意操持食水,安排一顿可口的晚餐。

    可今日,即便许诺丰厚报偿,却也无人愿意留客。

    几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起了戒心。

    这个状况,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