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三章 成年人的恋爱陷阱
    “以前你在学校的时候,即便是不上晚自习,晚自习放学,你都会送我回宿舍的,昨天你就没送。”陈婉若诺诺的说道。

    就这?!

    多大点事儿呀。

    他还以为陈婉若又看上了哪个包。

    即使是三十一岁的灵魂,他依旧无法理解,女人为什么会喜欢包,又贵又不实用,3090它不香吗?

    这个年纪的恋爱,原来如此容易满足啊。

    柳诚本身就是个渣男,拔掉无情的事情,他干过。

    但那些逢场作戏,互相慰藉的事,到底是自己占了便宜还是吃亏,都是说不清楚的事。

    陈婉若此时,沉浸在热恋之中,若是此时直截了当的分手,这丫头指不定会情绪低落多久,若是影响了高考,会影响陈婉若的一辈子。

    他并不想背负一个人的一生的责任,原来的陈婉若,考上了重点大学,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年轻人谈恋爱是什么样子的?

    夜间无人的课堂里,纠缠在一起的抵死缠绵?

    不对,那是本子里的剧情。

    洗碗、午间零食、发卡发圈、晚上护花使者、路灯下互相试探的暧昧、收拾课桌椅、课间取水的情侣杯、偶尔的甜言蜜语、时不时的小纸条……

    柳诚做了一份不太详尽的规划,陈婉若陷入了成年人的恋爱陷阱之中,不可自拔。

    “这个就不用了吧,不了解呀。”柳诚有些迷茫的看着学校超市架子上,一排日用和夜用。

    算着日子,陈婉若的天葵将至,作为贴心男友,他站在架子前,比较踌躇。

    “你看什么呢!”超市的阿姨看着发呆的柳诚奋力大吼了一声,柳诚落荒而逃。

    陈婉若喜笑颜开,笑弯了眼。

    “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小丫头满是幸福的挎着柳诚的胳膊,一蹦一跳,虽然生理期到了,她的心情却是极好。

    柳诚瞥了眼,这么大的正义,当初是怎么舍得分的手?

    柳诚笑着说道:“回去早点睡觉,明天就是期末考试也是分班考试,睡之前喝杯牛奶,记得热一下,你肠胃不好,明天要好好考试,我们约定过的。”

    “那我走了,你也要早些睡觉。”陈婉若一步三回头,走进了女生宿舍。

    柳诚看着陈婉若的背影,只希望在说分手的时候,她不要太难过。

    刘宏一张胖脸忽然出现,他贼眉鼠眼的左看右看,尤其是超市门前的摄像头,神秘兮兮的将他诚哥拉到了角落里,低声说道:“诚哥,手机。”

    “两天语数英理综,四门,选择题填空题的答案,会在开考后,一个小时内,发到这个手机上,记得调成静音。”

    柳诚把玩着手中的诺基亚E71,全键盘设计,手感不错,他摇头说道:“又从你爹那拿的吧,老爷子知道了,非得打断你的腿。”

    刘宏笑嘻嘻的说道:“这不是怕耽误了大哥和大嫂双宿双飞吗?平日小测,嫂子帮着自然没事,可是期末考试,嫂子爱莫能助呀,拿着,保险点儿。”

    “郑涛那鬼儿子,和你一个考场,你小心点,别被他看到了,要不他告了你,事情就麻烦了。”

    兄弟,路走宽了。

    柳诚收起了手机,点头说道:“行了,你也好好学习吧,别到时候高考没考好,还得复读。”

    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高三的学子的假期,一个月才会有一次,这次还赶上了期末考试。

    柳诚在陈婉若的贴身指导下,在外挂的支持下,进步极为神速,各科小测成绩,都如同坐了火箭一样。

    虽然不敢说名列前茅,但是至少能够保住名次,不会被末尾淘汰给淘汰掉。

    数学老师对他格外的关注,每次提问,柳诚都能有较好的表现。

    他对末尾淘汰有种埋在社畜基因里的恐惧。

    考试在猎猎寒风里如期而至,柳诚走进了考场里,的确看到了他们的班长,坐在前面,时不时眼神向后瞟。

    这小情敌,还挺有韧性。

    柳诚招了招手打了个招呼,露出了陈婉若送给自己的手套,拿着情侣杯,喝了口水,趁着考试开始前,还去五谷轮回了一番,颇为巴适。

    考试考到了一半,郑涛猛地站了起来说道:“老师,他有手机,我看到了,他刚才用了。”

    儿砸!老子就在这里等着你呢!

    柳诚入考场的时候,其实没拿手机。

    分班考试,无疑是分开贴身情侣柳诚和陈婉若的绝佳机会!

    全校高三学生集体排名,优秀班后两百名和平行班前两百名互换,整个年纪,共计一千四百多名学生。

    那留在优秀班的最后一名,比平行班的第二百零一名考的还要差,这不是不公平吗?

    哪里有什么绝对的公平,什么时候都没有。

    其实很多人,都和刘宏一样,只是单纯的认为,柳诚是因为陈婉若生气,才改过自新,从头做人。

    而平日里的小测都是陈婉若在帮助睡神,渡过难关。

    郑涛也是这么想,所以,他得知柳诚有手机之后,等到开考一个小时,立刻举报!

    “你眼睛在后面长着吗?”柳诚撇了郑涛一眼。

    这小小年纪,哪来的这么大的怨气?他们之间有这么大的梁子吗?

    “老师,还有很多同学看见了。”郑涛大声的说道。

    一个坐在柳诚旁边,小个头的男生,也站了起来,唯唯诺诺的说道:“老师,我也看到了,柳诚带着手机。”

    柳诚眯着眼,看着那个小个头的男生,这人名叫孙和奇,这是同宿舍的人,知道他有手机也不足为奇。

    怪不得郑涛信誓旦旦的举报自己。

    昨天晚上,他拿着手机,上了半天的网解闷。

    “站起来。”监考老师将信将疑的说道,孙和奇,就在柳诚的旁边,这举报,就有效力多了。

    柳诚站了起来,趁着老师不注意的时候,靠在了孙和奇的桌上,将一张纸条,压在了试卷下面。

    “在他身上!”孙和奇看到桌兜里没有,立刻指证的说道。

    柳诚摊开了手举了起来说道:“老师,真的要搜身吗?”

    “你自己把口袋掏出来,这个举报的同学,你自己拍着找找。”老师有些为难,他要是搜身,一旦学生家长举报,最少也是一个校内通报。

    孙和奇拍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就要伸进衣服里面去找。

    柳诚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左手抓住了孙和奇的手,用力的一撇,右手猛地探出,抓住孙和奇的脖子,就将其贯到了桌子上,愤怒的喊道:“你脑子缺根儿弦吗?手机带入考场作弊,放进衣服里面,掏出来用,当老师瞎吗?”

    “啊?!”柳诚的手再用力。

    “这位同学,这位同学!”老师倒是见过学生打架,但哪有一上来,就掐着脖子致人死地,下手如此狠辣?他赶忙示意柳诚松开手。

    柳诚用力的一推,将孙和奇推到在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

    “我没看见!是郑涛让我这么说的!别打我!”孙和奇本来个头就小,这一吓,直接闭着眼乱喊。

    柳诚却拿起了两张纸条,满是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

    “两份答案。”

    【趁老师打水,把这个塞给柳诚。把这一行撕掉。】

    柳诚将上面的字大声的念了出来。

    监考老师也没废话,直接请来了校务处,校务处的人叫出去几个学生,就把事情查明白了。

    郑涛以考试答案为报酬,伙同孙和奇,诬陷柳诚携带手机入考场,经过金属探测仪检查,柳诚并未携带手机入场,传递答案的同学为人证,两份答案为物证,试卷为书证。

    人、物、书证俱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行为极其恶劣,最后的处罚结果是,郑涛记过一次,孙和奇警告一次。

    决定出手,就不要小打小闹,要一下子把事实坐实。

    考试完,张志雄开了次班会,撤掉了郑涛的班委,骂了近半个多小时,并且打了家长电话,要让两个处分的学生家长提前到校。

    只要郑涛不站起来举报,这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得亏是高三,否者郑涛的行为不吃一记劝退,也要吃一记留校察看。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啊。”柳诚眯着眼,都是有身份证的成年人,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无论在哪里,以眼还眼,以牙还牙,都是生存的不二法门。

    “诚诚,你没事吧。”陈婉若满是担心的说道。

    柳诚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叠词听多了,他也习以为常了些。

    “咱们四班的成绩出来了!”临近下课的时候,张志雄拿着一张成绩表,贴到了墙上,说道:“郑…陈婉若,你来读一下成绩单。”

    成水一中的考试是边考边批,一般第二天上午成绩就会公布,然后各班主任齐聚教务处,抽选分班名单,各任课老师还要分试卷,制作家长会的档案袋。

    山东是个考试大省,也就仅次于旁边的河北,成水一中,又是JN市最好的高中。

    “第一名,陈婉若,132,143,141,281,总分:697,年级排名:第四。”

    四门分别是语数英理综,柳诚远没想到这次陈婉若能考到全班第一,年级前十去。

    陈婉若忽然声音大了许多,大声的说道:“第十七名,柳诚,117,132,102,287,总分:618,年级排名172名。”

    陈婉若还故意停顿了一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履行了承诺的柳诚,脸上都是欣喜。

    一个社畜,听到排名的第一想法是什么?

    不够高。

    “第十八名,刘宏…”

    “第二十一名,郑涛…”

    “第六十三名,孙和奇…”

    【如果高考我们还是如此成绩,可以报考通济大学。】

    【我的成绩还需要再好点。】

    【你那么聪明,要对自己有信心。我对你有信心。ヾ(≥O≤)嗷~】

    【你姐姐今年回来吗?我听说她就在通济读工商管理呢。】

    【回来,她原来想读中文系,被老爹否了。】

    【伯父很不好相处吗?】

    ……

    一张张纸条通过书山,再次来到了柳诚的面前。

    【大年三十,我父母开车回老家扫墓,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柳诚没有回复这张纸条,这种邀请,他见的太多了。

    男人实现了自己的承诺,女人也要兑现自己的承诺,这很公平。

    她是个孩子,可是柳诚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