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九章 我好喜欢你
    “我姐出门,我这刚打开电脑,你们坐。”

    柳诚十分自然的走到了电脑前,保存关机,拿起电脑桌旁的茶叶,给两位来客倒了水。

    “喝水。”

    行云流水,丝毫没有任何的谎话被揭穿后的尴尬,也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迟滞感与违和感。

    不亏是我。

    “诚哥,人送到了,我先走了,我妈还让我买对联呢。”刘宏丝毫没有停留喝水的意思。

    水一共倒了两杯,诚哥一杯,嫂子一杯,压根就没他的事。

    虽然做了究极工具人,但是刘宏却是十分的兴奋,可以跑去网吧打游戏呀!

    女人,哪里有游戏好玩。

    柳诚看着小脸冻的红扑扑的陈婉若,说道:“有地暖,把羽绒服脱了吧。”

    他挂衣服的时候想了想,才说道:“婉儿,你怎么和刘宏一起来的?你妈让你出来吗?”

    “我妈和刘宏他妈妈认识,我和刘宏出来,我妈不会多心。”陈婉若端着水杯,暖着手,小心的打量着男朋友的家。

    并不大,两室一厅,能大到哪里去?

    也很破旧,父母攒了半辈子的钱,不舍得花,房间里的装修还是十多年前的。

    黑皮沙发,没有沙发罩,全玻璃茶几,也是餐桌,电视也是大块头电视机,放在一个柜子上。

    很拥挤,因为姐姐的房间是后来做的隔断,虽然并不是很大,却是占了半个客厅。

    “叔叔阿姨上班去了吗?”陈婉若的眼神看着水杯,试图打破沉默的尴尬。

    柳诚满脸笑意说道:“嗯,明天才放假,中午就我和姐姐在,你要不要留下吃饭?”

    “不行的,我中午必须得回家,否则我妈下次就不让我出来玩了。”陈婉若急切的说道。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叫做尴尬的气氛,而柳诚作为资深海王,对于如何活络气氛是极其内行的。

    别说陈婉若这种小姑娘,就是穿越到古时的秦淮河畔,他也能在花魁那儿混个面首,吃软饭,完全没问题,主要是活儿好。

    但是他并不打算打破这种尴尬,陷入情爱的小姑娘,总是要面对现实,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时,这种强烈的现实差距,才能够让陈婉若清醒一下。

    陈婉若脸颊上爬上了一些腮红,轻声说道:“大年三十,我爸妈回家扫墓,你记得来找我呀!他们晚上才回来,万达影院的电影票,我买好了。”

    嘶,失算了呀。

    陈婉若进门后,眼睛估计一直对焦在他身上,搞不好还自带背景虚化!

    这小丫头,想的不是巨大的贫富差距,而是处于女孩子的矜持,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个年纪的爱情,似乎就是如此,不需要太多的物质,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一切。

    不过,没关系。

    “你记得带身份证。”陈婉若如同蚊子飞一样轻声说道。

    “什么电影?”柳诚心不在焉的问道。

    陈婉若也放开了说道:“《非诚勿扰》葛优演的,网上都说可好看了。”

    “你妈找我谈过了,不希望我们在一起,跟你说过吗?”柳诚突然递出去了一刀。

    陈婉若气呼呼的说道:“谈过了,怎么没谈过,你都不知道她说话有多难听,我都听不下去。”

    “我仔细想过她的话了,我们还能年轻,有的时间,就有的是未来,我对你有信心。”

    坏菜。

    柳诚连陈婉若的名字都忘记了,对于这段感情,其实他也忘得差不离了,最近一直在回忆着点点滴滴,适应着自己恋人的身份。

    但是分手的原因,总归还记得,其实就是青春散场,对彼此的未来,都没有信心。

    哪怕坚持了一年的异地恋,到学校后,陈婉若也已经变了样儿,柳诚也变了样儿,大家最后好聚好散。

    有信心不是好事呀!

    “嗯,我给你看看,我最近在干的事。”柳诚哪里会轻易认输,直接递出去第二刀。

    他打开了电脑,将自己在家做的事,讲了一遍,如同在炫耀一样,尤其是着重强调了欺骗、不务正业。

    网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尤其是这个年代,是和网络游戏并列的毒瘤。

    都是需要被关掉,关掉,一定要被关掉,否则小孩哪有光明的未来的影响孩子未来之物。

    但是仔细想想,古代没有这些,不读书的家伙们,就不斗蛐蛐、看金瓶梅、逛青楼了吗?

    尤其是陈婉若这种好孩子,对这件事应该反对。

    然后借机呛呛两句,未来呀,梦想呀,关系自然而然,变得疏远。

    完美的计划,反其道,而行之。

    道不同,不相为谋,自然而言,大家都走远了。

    陈婉若坐在电脑前,看了半天,一直翻动着柳诚的初稿,直到看到最后,眼巴巴的问道:“后面的呢?没有了吗?”

    嗯?

    “你要当作家了吗?写的好流畅呀,但是后面这两千字,不如前面那四五万字写得好。”陈婉若捧着水杯,眼神里充满了幸福。

    “你也不要怪我妈,她也是希望我好,为了我的幸福呀,不过我们还是高三学生,还是以学业为主,你这些不要耽误学业,知道吗?”

    “其实我之前,一直心里打鼓,你是不是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任何的规划,是不是打算过一天算一天,是不是像我妈说的那样,你就是个不学无术的败类。”

    陈婉若说完,就赶紧掩住了嘴,她不小心说出了妈妈说的话。

    但是她立刻鼓足了勇气继续说道:“但是我现在知道,你不是!你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不愧是我男人!”

    陈婉若忽然环抱住了柳诚的脖子,在他脸上啄了一口。

    “么。”

    “我好喜欢你。”

    “快快,接着往下写。”

    柳诚坐在电脑前,愣愣的摸了摸自己脸颊,这一口,有些突然。

    他以为的第二刀,非但没有捅伤对手,反而是让陈婉若更加死心塌地。

    怎么会这样?

    不应该呀。

    自己反其道而行之,陈婉若也反其道而行之,到底谁在第五层?

    他一边打字,一边思考着哪里出了问题,他灵光一闪,知道了为什么会如此。

    其实很简单,柳诚在高中就是个坏痞,翻墙出去上通宵的主儿,在学校别人喊一声诚哥,能好到哪里去?

    陈婉若这种好学生,乖宝宝,还有个喋喋不休强势的妈,对于坏,有着一种天然的向往,那是叛逆的本能。

    在传统的价值观里,他的确是在做坏事,但是在陈婉若眼中,这就是吸引力。

    “婉儿来了呀。”柳依诺推门就看到了电脑前的陈婉若,别提多高兴。

    柳依诺放下了手中的年货,来回搬了两次,才放下说道:“诚诚干活呢,咱们别理他,你看会儿电视吧,妻子的诱惑,需要点播,别弄错了。”

    “好呀好呀。”

    “姐姐,上海好不好呀,我和诚诚约好了要去通济大学呢。”陈婉若说完还看了一眼依旧在忙碌的柳诚,害羞了低下了头。

    “哎哟哟,小丫头,这就打探起来了?上海呀,很大很大,说好,也不好,说不好,其实蛮好的。”

    陈婉若乖巧的坐在沙发上,没一会儿俩小妮子,就开始讨论起了电视剧。

    陈婉若气呼呼的说道:“这个郑乔彬,真是个兲蛋!渣男!他之前强行把恩彩占有了,现在反过头来,又出轨爱丽,要是我,一刀捅死他!”

    柳依诺搭腔:“可不是嘛,不过这个爱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还穿恩彩的衣服,狗男女,都该拖出去千刀万剐!”

    陈婉若忽然放低声音说道:“古代对奸夫Y妇,会浸猪笼,拿竹条编成猪笼,把人放进去扔到河里去,不得好死!”

    “你不知道古代呀还有……”

    ……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又是刀子,又是笼子的?

    码字中的柳诚很敏锐的感觉到了危险的消息,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妻子的诱惑,没几个场景,他就明白了。

    他们看得这部韩剧,后来中国改编后的名字叫《回家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