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十章 品如的衣服
    俩小丫头看的电视剧。

    女主角具恩彩对应的人物叫做林品如。

    女小三爱丽对应的人物叫艾利。

    而那个该被一刀送走、千刀万剐、浸猪笼的男主角郑乔彬,对应国产剧的名字叫洪世贤。

    渣的坦坦荡荡,明明白白洪世贤,贡献了无数经典渣男画面的洪世贤。

    电视剧里对应的这一幕,正是艾利到林品如家中,还穿着林品如的衣服。

    就是那句:【你怎么穿品如的衣服?】的出处。

    陈婉若小声的问道:“姐姐,去了势,就不会出轨了吗?”

    柳依诺笑开了花说道:“那必然呀,你想想,没了世俗的欲望,还怎么出轨呢?你说是吧,诚诚。”

    没有世俗的欲望,除了庙里的,就是宫里的。

    柳诚深吸了一口气:“算你狠,柳依诺!”

    柳依诺站了起来,在电脑前提出了若干的意见之后,说道:“你这一章在这儿断开?哪怕是水一些景物描写,你也不能在这断开呀,你这样断开的话,还怎么吸引读者读下去呢?”

    “你跟我说的,连载网文最重要的数据就是追读,你这种断法儿,还怎么提高追读?”

    “从这里,对没错,女主角倒在血泊之中,下面救治的画面,移到下一章去。”

    柳诚疑惑的说道:“这样行吗?读者不会刀了我吗?”

    “刀了你,谁往下写?”

    柳依诺继续说道:“你这一章不大行,没有转折,读起来平平无奇,你这样,加亿点细节,尤其是歹徒的凶狠和狡诈,这样主角救人,才显得迫切,再带俩小弟,烘托下气氛。”

    柳诚噼里啪啦的打了五百多字,问道:“这样?”

    “嗯,流畅多了,开始下一章吧!”

    “原来是姐姐指导的,姐姐好厉害。”陈婉若也凑了上来,又看了一遍,果然比之前好很多。

    陈婉若有些恋恋不舍的说道:“诚诚,我要走了,你送送我呗。”

    “好。”柳诚保存了文件,穿上了羽绒服,走在大街小巷之上。

    高中的爱情都是青涩的,是互相试探的,是一个难得的愿意倾尽所有去爱的时期。

    陈婉若无疑是一个高中生的爱情,她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和目光,坚定认定了那个人,就勇敢去爱。

    会为一个电话忐忑良久,会为牵手害羞,会为对方的陌生感到手足无措,甚至,共同解除一道题,而非常有成就感。

    日记里,回忆中,都是对方的影子。

    但是柳诚不是,他是个三十多岁,花丛中游荡的成年人,他既不无畏,也没有信念。

    对陈婉若,只有一份高考成绩的责任。

    “我送你个礼物,回去再看。”陈婉若走到了自己的街道口,忽然塞给了柳诚一个盒子,欢呼雀跃的跑回了家中。

    什么东西?

    牙签?

    柳诚有个塞牙的毛病,每次在学校吃饭,都是陈婉若为自己准备牙签。

    柳诚站在马路牙子上,看着牙签,在每一根在中间的位置,都贴着一个红色爱心符号。

    ❤

    很用心,情况愈加糟糕。

    难道这辈子也逃不过被刀的命运吗?

    柳诚站在猎猎寒风之中,猛的打了个哆嗦。

    “回来了。”柳依诺大马金刀的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电视剧,恨得咬牙切齿的时候,一把水果刀削苹果,苹果只剩下苹果核。

    “唉。”柳诚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用力的叹了口气。

    “制造裂痕失败,小丫头片子死心塌地?”柳依诺头也不转,就猜到了结果,热恋中的姑娘,都是盲从的,柳诚越是往外推,只会让小姑娘越陷越深。

    柳诚点了点头。

    柳依诺想了半天,才说道:“你这样,以进为退好了,她不是约你出去玩吗?动作大胆点,还不把她吓跑咯?”

    柳诚摇了摇头,掏出了满盒的爱心牙签:“现在的小姑娘,谈恋爱都这么认真的吗?这什么意思,我真的不懂。”

    柳依诺吃惊的看着满盒的爱心牙签,忿忿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都这么恐怖的?!”

    柳诚撇了撇嘴,动作大胆点,明年就有个小屁孩追着你喊姑姑了。

    要是真的把小白兔吃了,小白兔这辈子赖着自己,自己还怎么彩旗飘飘?

    再说,真的太小了,不好下手。

    他笑着打岔说道:“什么是情,什么是爱?男男女女的,不健康。”

    武林外传在重播,这是里面的一句尬出天际的老梗。

    柳依诺拿出一根牙签,看着那红心,用力的插在苹果上,恨的牙痒痒:“老娘从上海回来,是专门吃狗粮的吗?你们在学校撒完,回到家还撒,有完没完了!滚!”

    “谈什么恋爱,赶紧去搞钱去!不务正业。”

    柳诚嗤笑一声:“上个大学,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到底谁更不务正业?”

    姐弟之间的互相伤害从来没有停止。

    柳诚在包里摸了半天,拿出了一张银行卡,笑嘻嘻的说道:“我今天出门办了银行卡,是准备专门用来存放稿费的,主副卡两张,一人一张。”

    柳依诺一蹦三尺高的说道:“我要主卡。”

    柳诚一搓两张卡片说道:“那你告诉我,你给我买高达和键盘的钱,哪里来的,我就给你。”

    2008年的大学生们,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不到一千的模样,一把键盘吃掉了姐姐将近两个月的生活费,柳诚很疑惑这笔钱的来源。

    柳依诺眯着眼看着两张卡,如同招财猫一般。

    “我可是学霸,哪里是你这种学渣可以想象的?均分87,国家励志奖学金,5000块。你不要跟爸妈说哟。”

    柳诚点头,很合理。

    自己的周围充斥着学霸,只有自己是个学渣。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他眉头一皱问道:“均分87?等会儿,那你不是应该申请国家奖学金吗?那个8000块呢。”

    均分87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柳诚当年均分时常在60分之间徘徊,那还是导师不愿意他挂科拿不到毕业证,赏他的。

    “大四有个学长,需要国家奖镀金,我就让给他了。不过多出来的3000块,也是我的哟。”柳依诺从两张卡中间选了一张,笑嘻嘻的说道。

    “男朋友?”

    “不是主卡呀!主卡给我,我就告诉你。”

    柳诚继续噼里啪啦的码字,主卡当然他拿着,至于是不是男朋友,他没啥兴趣。

    柳依诺歪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没一会儿就愤愤不平的说道:“诚诚,诚诚,你快看呀,这女的好惨呀,她要结婚,她妈妈拿着户口页不给她,开口就要二十万给弟弟买房子。”

    柳诚头也没回的说道:“拿着身份证到派出所,7块钱补一页。”

    嗯?

    柳依诺再看了看电视,又看看自己的弟弟,又看了看电视,啪的一声就关了。

    大年三十,如期而至,王怀兰裹着围裙,在炸鱼。

    柳依诺和柳宏辉看着电视包饺子,柳诚在电脑前,双手飞舞着干自己的活儿,家里虽然拥挤了些,但是充满了温馨。

    柳诚很贪恋这种氛围。

    虽然在父母姐姐眼里,很平常,但是柳成作为学渣,也配过年?

    每年的这个时候,柳诚都会因为期末考试考砸了,被他爹关在屋里,看万家灯火,听欢声笑语,话好生凄凉。

    王怀兰在厨房大声的说道:“孩子二伯伯家,去年结的婚,今年就生了龙凤胎,姐弟俩呀,儿女双全。”

    柳宏辉捏了一个饺子放在案板上,笑着说道:“挺好,准备压岁钱了没?第一年就包一百吧。”

    “我能不准备?”

    【为什么龙凤胎,都是姐弟俩,而不是兄妹俩呢?】

    柳诚敲了一行字,自己都笑了,人这脑子,的确是随时随地,都在收集信息,他删掉这行字,保存好了文件。

    “爸,我出门一趟,婉儿约了我看电影。”柳诚照了照镜子,依旧是那么帅。

    柳宏辉拍了拍手,从口袋里掏了三百块钱,说道:“身上带点钱,出门不要女孩子付钱。”

    “今天你到万达影院看电影的时候,再看下后面的住房,现在四千多一平,我和你妈商量了,要给你买房,你先去看看。”

    柳诚接过了三百块钱,又看了一眼柳依诺,之前,柳依诺不让他说奖学金的事,后来又说二十万,看来不是无的放矢,空穴来风呀。

    买房子好呀。

    他换好了鞋:“柳依诺,我买点东西,你跟我去买,一会儿拿回来。”

    “说吧,咱爹妈又给下什么债了?”柳诚深吸了一口气,JN冬天的空气,十分的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