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十一章 你就是备胎一号吗?
    柳依诺踩在雪地上,惊讶的问道:“你这都能看出来?”

    “没什么,是之前说的,最近没提过。”柳依诺笑嘻嘻的说道,这种事从小到大,不要太常见。

    “说说吧。”

    “爹妈说家里要买房子,可能需要扣点生活费,就这事。”

    柳诚哈着冷气,搓着手问道:“五百?”

    “嗯。”柳依诺将自己的脚印踩成了直直的一排,心事重重。

    “所以你问我每个月要五百?”

    “嗯。”

    柳诚看着低着头的姐姐,忽然伸出了爪子,在柳依诺的小脑袋瓜上揉了揉,笑着说道:“七块钱可以补一张户口页,不要为难自己。”

    柳依诺怒目圆瞪,愤怒的喊道:“不许摸我的头!”

    柳诚在万达广场见到了裹着厚重的羽绒服,如同一个大皮球的陈婉若,还扎着一个单马尾,站在雪地里,跺着脚。

    “冷就先进去,在外面傻等着做什么?”柳诚赶紧迎了上去。

    陈婉若转了个圈说道:“没事,不冷。嘿嘿。”

    “你看我今天好看吗?”陈婉若满脸的笑容。

    “你哪天不好看?”

    “有道理耶。”

    看电影、吃午餐、逛街、茶水吧台喝咖啡、滑冰场滑冰、打电动,一趟下来,柳诚气喘吁吁,手里大包小包提了一大堆。

    谈恋爱,原来是如此麻烦。

    “你带身份证了吗?”陈婉若神秘兮兮的挽着柳诚的胳膊问道。

    柳诚想了想才说道:“没有。”

    这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他其实有很多种说辞,如何礼貌的拒绝一个女人的邀请,他可以专门写一篇论文。

    但是他还是选择了最直截了当的方式。

    不爱,别伤害。

    陈婉若与旁人不同,不负责是四不原则中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则。但是把陈婉若吃干抹净说走就走?

    那不是渣男啊,那是人渣。

    陈婉若松开了手,不解的说道:“我不好看吗?还是你喜欢上了别人?”

    柳诚摇头,他只是不想被刀罢了:“你很好看呀,我没有喜欢上别人。”

    柳诚往前了两步一回头,就看到陈婉若两行泪顺着脸颊都滑了下来。

    “你别哭呀,这么多人呢,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柳诚赶忙去哄。

    陈婉若用力的推开了柳诚,带着愤怒和一点点歇斯底里的说道:“你走开,别管我!去找你的狐狸精吧!是六班那个许晴晴吧?我到学校,非生撕了她不可!”

    唉。

    “婉儿,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

    柳诚差点笑场,他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严肃的说道:“婉儿,你看着我的眼睛。”

    “你妈妈本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你家里的条件和我家里云泥之别,我是一个男人,你把你自己的全部给我,我要对你负责,但是我现在有能力,对你负责吗?”

    “若是我冲动,你草率,你妈妈知道后,我们还可能在一起吗?”

    “我,是为了我们的未来考虑!”

    柳诚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

    陈婉若看着真诚的柳诚,止住了啜泣,眼巴巴的问道:“真的吗?”

    柳诚点头:“我骗过你吗?我哪次没有说到做到?”

    “不是许晴晴那个狐狸精?”

    “不是。我不认识她。”柳诚十分肯定的说道,丝毫没有心虚。

    他的确不记得什么六班许晴晴这一号人。

    陈婉若终于擦干净了眼泪,低着头说道:“上个月你还跟着她一起吃饭,被同学们撞见了,这事学校的同学都知道。”

    “都说你们在搞暧昧,我不信,但是…但是…”

    柳诚确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高中的时候,自己已经开始暴露了一定的渣男本质,这种以退为进,逼迫女孩子的招数,实在是个烂裤裆的招数。

    他笑呵呵的说道:“傻丫头,这就是你之前一直不同意那什么,后来同意的理由?”

    “嗯。”陈婉若轻轻的点了点头。

    自己过去就这么谈恋爱的吗?不应该是真心换真情的吗?

    柳诚眼看着姑娘终于不哭了,才长舒了一口气:“好了,好了,不要想太多,走吧,我送你回家,家里什么都有,我给你做晚饭,把你爸妈的那份儿也做出来。”

    “年夜饭都是在外面吃。”陈婉若小心的说道。

    柳诚无所谓的说道:“好吧,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想那么多呀。”陈婉若有些急切。

    “嘿,诚诚!陈婉若,你们也来玩吗?”一个姑娘忽然拍了拍柳诚的肩膀,大大方方的打了个招呼。

    “你是…”柳诚满脸问号,看年龄,应该是同学。

    一股不亚于室外的寒冷,从两个方向将柳诚包围。

    “吃干抹净不认账了,是吧!”

    何出此言?

    “我,六班许晴晴!你!”对方双眼冒火光,瞪着柳诚,眼看着就要到了爆种的边缘。

    柳诚一乐,陈婉若这嘴是开过光的吗?说曹操,邹夫人就到了。

    这对他来说,完全是个小场面。

    “你天天在学校穿着校服,扎着学生头,这在外面猛的看到,这羊皮靴一踩,变化这么大,当然是认不出了。你也来玩?”

    “啊?哦,我也来玩。”许晴晴眨着眼睛,好像很合理。

    陈婉若冷冰冰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吃干抹净,你们……”

    柳诚虽然有些记忆模糊,但还是记得自己第一次是和谁同枕共眠,再说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许晴晴,完全是个雏儿,哪里有什么吃干抹净的事?

    “也就是一起吃个饭,想什么呢?”他底气十足。

    陈婉若依旧是一脸狐疑的问道:“你说的吃饭,正经吗?”

    柳诚打着哈哈:“正经,不信你问她。”

    “也就吃了两次饭。”许晴晴将两次咬的很重。

    “那你好好玩,我们逛完了,准备回家。”柳诚对此人一点印象没有,自然是无所谓,拉着陈婉若就要离开。

    许晴晴长得不错,但是比陈婉若就差了一些,尤其是气质上,陈婉若身上有种婉约的气质,许晴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备胎的味道。

    看着小情侣逛街,还要强行上来打招呼,不是备胎是什么?

    柳诚将陈婉若送回家以后,再次回到了济南万达广场,他是来找许晴晴的,啊,不对,是为了大型商场的后面是住宅区,尚未开建,此时只是圈地,建好的只有一个销售处,只有两三个销售人员在值班。

    炒房团此时还未炒到济南来,咨询的人并不多,而且马上就要过年了,便更加冷清。

    柳诚走进了销售处,问销售人员拿了一份资料,证明自己来过。

    搞钱,在08年末,炒房是一个最佳的选择,而且是一个最稳定的投资方案。

    他详细的了解了一下政策之后,带着资料离开了销售处。

    此时的他,没钱。

    “一个键盘半平米,啧啧,再过几年,连个马桶位都买不到。”柳诚乐呵呵的看着手中的资料,爹妈的这个决定是很英明的。

    一个靓丽的女孩子,忽然从侧面抱住了他的胳膊:“诚诚!你是来找我的吗?”

    这称呼不对呀。

    “许晴晴,你还没走吗?”柳诚眉头紧锁。

    许晴晴脸上带着一丝害羞说道:“我刚出门,就看到你回来了,自然跟过来了,你不是来找我的吗?”

    柳诚玩味儿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许晴晴,确定不是自己的菜,笑着说道:“没有,你想多了。”

    “你和陈婉若和好了吗?”许晴晴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柳诚点了点头:“嗯。”

    说完,骑上自行车,扬长而去。

    柳诚回到家中,脱羽绒服的时候,才发现口袋里多了一个粉红色的明信片,他正要打开。

    “我来看看,这是什么?!”柳依诺一下子就把卡片夺了过去。

    柳诚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属猫的吗?什么都好奇。

    柳依诺打开了粉红色的明信片,用咏叹调大声的说道:

    “2008年,我们在一起,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2009年,我们在一起,要走过,春夏秋冬的每一天,直到时间尽头。”

    “刚刚走过的365个昼夜,就像是365个台阶,我们跌倒,我们爬起,我们酸楚,我们喜悦。”

    “岁月在年轮上刻下了同心圆,而你在我心里留下了永远。”

    柳依诺夸张的说道:“呕!你们这小年轻谈个恋爱,这也太夸张了吧!赞美这炙热、纯洁、美好的爱情吧。”

    “等会儿……爱你的许晴晴?”

    柳依诺眉头紧蹙的看着署名。

    “妈!开个家庭会议吧!”

    她怒吼了一嗓子,请出了鸡毛掸子和擀面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