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二十章 顶楼的小灶
    柳诚转过头来,居然是李曼,那双狐狸眼,依旧是媚出水来。

    “返校?”柳诚一乐,这都能碰到,难不成这世间真有缘分两个字?他以为是碰巧,可世间,哪里有那么多的巧合呢?

    李曼已经在春风里等了一个多小时。

    李曼扬了扬手中的车票笑着说道:“我去上海,学校在那边有个合作项目,教授交给我了。”

    “你这才大一吧,教授就把活儿派给你去负责了?”柳诚撇了撇嘴,这学霸的人生,可真是彪悍,别人大一还在适应学校,她已经满世界跑项目了。

    “那是你姐姐呀,真漂亮。”李曼笑吟吟的说道:“那天你女朋友在,我没好意思问,现在你跟我解释解释,那天你为什么耍-流-氓了呢?”

    “不是看你长得帅,你要倒霉的知道吗?”

    柳诚眉毛一挑:“我道过歉了。”

    “电话给我。”李曼抬起了手腕,看了看时间说道。

    柳诚摇头:“我没手机,学校不让带。”

    “QQ。”李曼怀疑的看着柳诚,据她了解,柳诚在学校可不是乖孩子,但是看柳诚说话,似乎不像是在作伪。

    柳诚深吸了口气:“笔。”

    李曼掏出了笔愣了下,本来打算掏纸,忽然笑着说道:“没带纸,写我手上。”

    一如既往的大胆。

    “你很漂亮,你这么搭讪,会让对方误会,也很危险的,你知道吗?”柳诚刷刷的写上了自己的账号,还顺便教训了一句。

    李曼扬了扬手,笑眯眯的说道:“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我有预感,拜拜。”

    不自律的人生,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呢?会被命运反复羞辱,却毫无还手之力。

    柳诚曾经就被命运蹂躏过无数次,所以他现在是一个自律的人,无论是作息,还是爱情,他都十分的小心。

    所以他活的很像是一个社畜。

    但却不是,他知道社畜是什么样子的,他过去就是那个模样。

    晚上十点半,整栋大楼,灯火辉煌,明亮如昼。

    空调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不停滴着水,顶灯发着惨白的灯光,将每个职工的脸照的蜡黄。

    工位被隔板圈成了四四方方狭小的空间,鳞次栉比,一个挨着一个,一眼望不到头,像棺材。

    穿着工装的职工们在电脑前正襟危坐,眼神呆滞,直挺挺的就是棺材里的僵尸。

    连续工作了十五个小时的柳诚,需要强打着精神处理文件,调试数据,在各个项目之间反复横跳,挤着眼睛修改代码,因为好几十个人正在等待着他,然后继续手中的工作。

    那边催的越急,他这边就做的越慢,每天加班之时,脑子跟八宝粥一样,咕噜咕噜,稀里糊涂,每批一份文件,调试一个数据,额头青筋就会跳动一下,后脑勺也会跟着发蒙,随即就是一身的冷汗。

    浑身使不出一点的力气,想哭也哭不出来,因为大家都这样,你哭,显得你怯懦。

    拖着疲惫的身体,通勤两个小时回到家中,躺在床上时,甚至连鞋都懒得脱。

    那个模样的柳诚才是个地地道道的社畜。

    他不得不如此,因为房贷还没还完。

    所以,在如此劳累之余,自己依旧在考虑和这个名叫李曼的女人厮守一生,大约可以算是成年人的爱情吧。

    柳诚看着风姿绰约的李曼,这个背影,似乎与十二年后的她慢慢重合,他慢慢的伸出了手,抓住了李曼的背影。

    李曼恰好安检拿行李转过身来,看到了这个动作,露出了绚烂的笑容,挥了挥手。

    “你是柳诚的姐姐吧,你好,我是柳诚的学姐,叫李曼。”李曼找了两个车厢,就找到了柳依诺的位置,经过短暂而友好的沟通,邻座很开心的答应了调换座位,李曼做到了柳依诺的旁边。

    “是。”柳依诺有些戒备的打了个招呼。

    李曼扬了扬手说道:“你看,你弟弟刚在我手背上写的他的联系方式,就在车站外。”

    “他有女朋友。”柳依诺一看字迹,就知道是自己弟弟写的,一拍额头。

    这家伙!到车站送个人,都能撩拨到这么漂亮的小姐姐!

    李曼放好了行礼说道:“我知道,我主动找他要的。”

    柳依诺看着李曼,仔细想了想,不能让如此人间尤物,就如此落入渣男之手,她低声说道:“他的联系人有一列备胎,里面有七个女孩子。”

    “霍,还是个渣男哟。”李曼拿出了手机,添加了柳诚的好友。

    柳依诺一看这个样子,做出了最后的努力:“别爱他,没结果。”

    “了解一下而已,姐姐别想太多哟。”李曼依旧是那个灿烂的笑容。

    火车发动,两个人有说有笑,气氛十分的热络。

    成水一中也迎来了再次开学的日子,而这一次,所有的高三学子,要在学校住一个月的时间。

    “诚哥,学校食堂的饭太难吃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刘宏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正要去吃饭的柳诚和陈婉若都是一脸懵,这家伙又在玩什么花活?

    “食堂不是你家大舅子开的吗?你这么挖他们墙角好吗?”柳诚来到教学楼顶层的时候,简直是惊呆了。

    这里居然有个小食堂!

    他当了这么久的诚哥,居然完全不知道。

    刘宏笑眯眯的说道:“早就不是了,诚哥,这里可是秘密哦,这位,王奎,他爹是五星级大酒店的厨子,从小受他爹的熏陶,手艺极好。”

    “这小灶也是四五天前才开始试营业,这不是口味都确定好了,才带诚哥来的吗?”

    柳诚看着炒好的几个小菜,还有蒸好的大米饭,不住的点头,这家伙弄的还挺像个样儿的,连凉棚都搭起来了。

    他拍了拍刘宏的肚皮说道:“怪不得这么胖呢。”

    “诚哥,嫂子。”

    “诚哥好。”

    “好。”

    五个人坐在了废弃桌椅堆好的餐桌前,刘宏从桌子底下,掏出了一罐啤酒,笑呵呵的说道:“今天诚哥第一次来,开瓶啤酒,待会儿下去了,都漱漱嘴,别被人闻出来。”

    “来!”他们举着塑料杯,将少半杯啤酒喝下,陈婉若抓着小塑料杯,满脸的羞红,别人叫她嫂子习惯了,她也慢慢的不再介意这个称呼了。

    “尝尝这个,糖醋黄河鲤鱼!知道这是什么吗?剞刀纹,诶,没五年的功夫,没这个刀工!”厨师王奎和刘宏的体型差不了太多,乐呵呵的将鲤鱼端上了餐桌。

    “敬主厨一杯!”刘宏乐呵呵的起哄,大家举起了手中的塑料杯,又喝了少半杯啤酒,一瓶啤酒已经见底了。

    刘宏哈哈大笑的说道:“吃饭吃饭!吃饭咯!”

    柳诚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皮,站在顶楼的围栏前,看着偌大的校园里,人来人往。

    这么有趣的事,自己当初为什么就天天钻网吧砍蜘蛛呢?

    陈婉若也来到了围栏前,伸了个懒腰,忽然环抱住了柳诚,笑嘻嘻的说道:“我的生命里有你,真好。”

    “怎么了?”柳诚转过身来,但是陈婉若依旧不肯松手。

    陈婉若理所当然的说道:“我是个乖宝宝呀,好学生,老师眼里的标兵,同学眼里,我就是老师的眼睛,老师的手,班里的所有坏事,被发现,他们第一个怀疑我!”

    “你不知道,他们都在背后里怎么磨牙呢,其实都是那个郑涛告的,不是我。”

    “如果不是你,他们可不会叫我。”

    陈婉若伸了伸手,指着收拾锅碗瓢盆的人,眼睛眯成了月牙。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陈婉若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柳诚的胸口,有些犹豫的说道:“我感觉得到,你心里没有我了。”

    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很准。

    正如李曼能够发现柳诚很熟悉她,陈婉若已经怀疑柳诚的心里,其实没有她。

    柳诚对女人问自己爱不爱她,其实有一套很完整的回答,可以让女孩子十分满意。

    但是任何的欺骗和谎言,都需要一百个欺骗与谎言去弥补,习惯了谎言之后,生活充满了欺骗。

    最后在某一个谎言终于撑不住的时候,轰然倒塌,背后就是血淋淋的事实。

    柳诚想了想说道:“你这样问我,其实不仅是对我的怀疑,也是对你自己的怀疑。即是对我的不尊重,也是对你自己的不尊重。”

    “我爱你,就像三月的轻风,六月的细雨,九月的落叶,十二月的寒雪,每时每刻。”

    这话有点耳熟,是谁说的来着?

    能糊弄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吧,至少要在高考之前,不让小妮子心里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