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二十四章 沼泽阔步者与生产队的驴
    “我是不是很笨呀。”陈婉若有些灰心丧气的说道。

    哪怕是换了厨子,食堂中午饭菜变得还算不错,但是小丫头,依旧是味同嚼蜡。

    柳诚摇头安慰的说道:“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又是班长,又是学习委员,做了这些,做不了那些,如果觉得压力大,就跟老师说,不要再做班长了。”

    陈婉若依旧用筷子戳着鸡腿,撅着嘴说道:“那倒不是,就刚当班长是有些手忙脚乱,但是我已经习惯了呀,这次没考好,哎呀,还是我太笨了。就是我太笨了嘛。”

    柳诚略有些宠溺的看着陈婉若,将自己碗里的鸡腿放到了陈婉若的饭盆里,轻言轻语的说道:“这次考试的卷子也有点难,更何况是我们第一次综合性的考试,发挥失常也不意外,你不用太过担心。”

    陈婉若灰心丧气的说道:“你进步好大呀,可是我该怎么办呀,回家我妈又要唠叨我了,成绩怎么这样,我给你的资料你填了没?你是不是在学校,一天到晚就知道谈恋爱、隔壁的谁谁谁考了多少分之类的,吧嗒吧嗒个没完。”

    “哎呀,好烦呀。”

    柳诚在书包里掏摸了半天说道:“我姐给你买了阿胶枸杞怀姜糖膏,你每个天喝一点,亲戚来的时候,不会那么痛。”

    “姐姐买的?”陈婉若略有些惊喜的拿过了糖膏,笑嘻嘻的说道:“姐姐对我真好。”

    其实是柳诚拜托柳依诺买的,他假托柳依诺,完全是不想陈婉若越陷越深。

    柳诚看着陈婉若欢呼雀跃的模样,笑眯眯的说道:“这次没考好,也和痛经有关,你别不当回事,姐姐说每天都要喝,暖宫的,我算了算日子,高考那几天,你亲戚可能会来。”

    “知道了,知道了。”陈婉若美滋滋的说道。

    柳诚回到家,歪在了电脑椅前,打开了电脑。

    “滴滴滴滴滴滴。”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愿无岁月可回头,且以深情共余生。】

    咏叹调,许晴晴。

    【这次我总分582分哟,可是你比我多了快一百分。我不会放弃的!】

    柳诚看了眼QQ状态,得亏是隐身上线,要不然这还不的狂轰乱炸?

    【我不会。】

    【白皙光滑大长腿·jpg】

    这次的骗子终于是诚意十足,柳诚看着这大长腿,啧啧称奇,有一说一,这腿,能玩一年。

    【你是沼泽阔步者吗?】

    柳诚噼里啪啦的调侃了一句,关掉了对话框。

    【我和你姐姐相处的很融洽哟,我要回北京了。】

    李曼也发来了一张照片,是她和柳依诺的合照,这女人真的是认准了,就会不顾一切的主儿,连姐姐都勾搭上了。

    柳诚没有回复,上一世都没走到一起去,这一辈子,就只能看缘分了。

    他反而是打开了柳依诺的聊天框:“姐!你能不能矜持点!别看到个漂亮姑娘就生扑!那个李曼对你弟弟心怀不轨呀!”

    柳依诺在线,立刻回复了:【流口水,你不知道那妹子有多正吗?哎呀呀,那双勾人的眼,抛个媚眼,能把人魂儿给勾没了。】

    【立刻改稿子,昨天你的稿子我审过了,水平太差了,具体修改内容我发给你,什么跟什么呀,逻辑混乱,水稿两章。】

    “我刚回家,生产队的驴也要歇一歇的不是吗?”

    柳诚打开了邮箱,开始按照意见修改,昨天考试,他写的的确是不咋地,不怪柳依诺要求高。

    他看了半天,索性全部删掉,用了半个多小时,重新写了两章,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重新发给了柳依诺。

    【成绩咋样?】

    “年级前一百。”柳诚将老师发在学生群里的成绩单,发给了柳依诺。

    【不错,不过陈婉若这丫头,成绩退步这么多的吗?】

    “你没事打个电话,哄哄她,为这事生闷气呢。”柳诚打开了自己的作者后台。

    第一轮的推荐PK顺利通过,一个主打幻想的黑科技流派,在09年的这个时间,已经不是那么难以让人接受,收藏过千,他打开了稿费,看到了稿费结算,居然有五百多块,纯粹的打赏收入。

    一个新人作者,有打赏已经很不错了。

    “这个月稿费到了,算三月份给你的工资。”柳诚笑呵呵的说道。

    【写这东西能挣钱,我是万万没想到的。干活吧,生产队的驴。】

    柳依诺将柳诚的备注名,从人生死敌,改成了生产队的驴。

    她嘴角带着笑意,审完了柳诚的稿子,昨日的稿子水平的确差,但是今天这两章,的确很不错,她顺手改了改,存到了U盘里。

    她没电脑,在图书馆的机房里。

    “依依!”一个姑娘风风火火的闯进了机房,歪在了柳依诺的旁边,看着电脑上的文档。

    柳依诺笑着说道:“袁珂怡,你来了。”

    袁珂怡看了看,她对这类型不感兴趣:“又在摆弄你那个小说呢?我跟你讲,你把这个放到咱们年级大群里,以你的号召力,随便说一下,这点击量不就蹭蹭蹭的上来了?”

    “然后再找那个李纯浩,他不是学生会会长吗?通知下去,给你推广下,还用费这个劲儿?眼巴巴的瞅着这个点击量发愁吗?”

    柳依诺眉头一蹙,打开了生产队的驴的聊天框:“要不要我在年级大群里给你推书?这样成绩能好看点。”

    生产队的驴:【不用。】

    “这是谁呀,你润笔的文就是他写的吗?”袁珂怡看着这个昵称,差点笑出来。

    柳依诺看着回复笑着说道:“我弟弟。”

    “哎哟哟,有情况呀!”袁珂怡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闺蜜,这雷打不动的到机房来,已经引起了她的怀疑,现在终于被她抓到了。

    “可惜了,李纯浩从大一追到你大三,这眼瞅着咱们都要实习去了,看来是没机会了。”

    柳依诺摇头:“李纯浩本来就没什么机会啊,我也没给他过机会。”

    她盯着电脑屏幕上的不用两个字,眉开眼笑。

    她很喜欢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的那句话: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的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

    自己这个弟弟,不想给自己太多的压力,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情。

    袁珂怡看柳依诺终于忙完了,笑嘻嘻的说道:“走吧,你不是还有舞蹈助教吗?咱们一起去。”

    “嗯,我打个电话。”

    “喂,婉儿,是我,诚诚跟我说了,你这次没考好,不要灰心,知道吗?一次两次的考试成绩,代表不了什么,你一定要相信,你自己是最棒的!”

    “什么?怀姜糖膏?啊,啊,是我买的,一定记得要每天吃,暖宫的。嗯嗯,不用谢。”

    柳依诺如约打了个电话给陈婉若,只不过让她意外的是,他弟弟连这么点期望,都不给陈婉若。

    “可怜的小丫头呀,碰到这么个负心人。”柳依诺摇摇头,只能可怜陈婉若命苦。

    “阿嚏!阿嚏!”

    坐在电脑前的柳诚连续打了几个喷嚏,继续奋笔疾书着,边写边说道:“姐,中午弄了硬菜…”

    他说完才想起来,柳依诺已经去了魔都。

    他摇头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傍到大款了没有。”

    【你最近好多情话,都是从哪里学的?】陈婉若发来的消息。

    柳诚看着这亮起的粉红的头像,一时间有些愣住,在他的时间线里,这个头像,已经有十多年未曾亮起。

    自从分手后,十余年来,他们从未联系过。但是这个粉红色的头像,看起来却格外的熟悉。

    泉水干涸,两个鱼儿困顿在陆地上相互依偎求存,不如彼此不曾相识,各自畅游在自己的江湖之中。

    【诚诚你不在吗?还是在写小说?】

    【在不在。】

    柳诚满是笑意的回复道:“不在。”

    他不一样了,陈婉若何尝不是,不一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