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三十三章 伯母,你听我解释
    柳诚看着满脸羞红的陈婉若,再看看纸条,确信了这丫头,这次是来真的了。

    这次该找什么理由呢?

    我要好好学习?

    学习已经很好了。

    一起困觉,影响好好学习?

    完全不影响。

    我为我们未来考虑?

    正因为未来不确定,现在才应该确定。

    十八岁,真是一个奇怪的年龄段,有的早早的步入社会,经受社会的拷打;有的已经考入了大学,青春正好;有的在高三题海里畅游,不知何时才能上岸;有的依旧要遵守家里的门禁时间。

    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

    柳诚属于最后一种,不按时回家,要被打一顿。

    “晚上十点以后回家,从鸡毛掸子、擀面杖里选一个。你伯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柳诚想了想回复了一句,陪可以,过夜真不行。

    【嗯~\(^o^)/~】

    还真是可爱呢。

    第二天是放假的日子,柳诚把自己的衣服搓洗干净,扔到洗衣机里甩干,晾晒之后,又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门。

    衣贵洁,不贵华。

    柳诚骑着自行车穿行在马路上,街道两旁布满了围栏,那是新圈好的地,不用几年,就是一栋栋高楼大厦平地而起。

    “叮咚。”

    陈婉若满是欣喜的打开了门,她穿着一件戴帽子的卫衣,身前有一只很可爱的小恐龙,当然这只恐龙的眼睛格外的大。

    她下半身穿着宽松的阔脱裤,穿着一双粉嘟嘟的拖鞋,踢踏踢踏的迎了柳诚进门。

    “我今天准备特别特别好玩的事情!你一定会惊喜的!”陈婉若神秘兮兮的说道。

    黑丝还是白丝?还是准备什么套装?

    陈婉若等柳诚换上脱鞋之后,急切的说道:“你先闭上眼睛!”

    小丫头原来喜欢这个风格呀!

    “噔噔噔!”陈婉若领着柳诚来到了客厅,说道:“睁开眼吧!”

    “是什么呀。”柳诚眨着眼看着电视前的黑盒子说道:“电视游戏机?你说的特别特别好玩的事,就是这个吗?”

    “啊,对呀。”

    陈婉若理所应当的说道:“你不是最喜欢打游戏吗?这个游戏机里装了好多的游戏!我们来玩吧!”

    柳诚点了点头,09年初,wii游戏机,在国内是的确是满罕见的,不是贵,是这样玩意儿它进不来,买到的都是海淘。

    而且游戏多数都是日文和英文版本,并没有官中。

    幸好柳诚和陈婉若的英文都不算太差,玩游戏的话,日常对话还是能够看得懂的。

    “塞尔达传说:黄昏公主?”柳诚看着手中的光碟和一个册子,上面是主要的故事梗概和可公开信息。

    “当黑暗感染大地,传说之书打开了新的一页。凄凉的嚎声,响彻在风中。眼前烟波浩淼,耳边泣泣悲鸣,谁能将夜空划破,寻找还未到的黎明时刻。”

    陈婉若读者小册子上的英文,顺便还翻译成了中文,翻译的内容,颇有一些雅信达。

    与旷野之息不同,黄昏公主虽然是同一个IP,但是走的风格却是写实的风格,线性任务。

    开放世界的概念,在这个年代并不是一个流行的词汇。

    “不是说好了,这个林克要化身为狼,穿越在两个世界,拯救两个世界同时,救出自己的爱人吗?”陈婉若抱着一些零食兴致勃勃的看着柳诚玩游戏。

    赶羊、训鹰、捅马蜂窝、救孩子、钓鱼、表演弹弓技术、赶羊,前面任务流程很长,都是些增加代入感的小事件,柳诚玩了一半,将游戏手柄交给了陈婉若,去了卫生间。

    没多久,陈婉若就自己兴致勃勃玩起来了,柳诚看着这一幕,走进了厨房,准备午饭。

    “快帮帮我,森林神殿的迷宫好复杂呀,绕来绕去,我都被绕晕了。”柳诚洗了洗手,开始为陈婉若通关森林神殿。

    游戏不是不好玩,而是这个时代的画面实在是太差了些,导致他玩起来,完全没有沉浸感。

    柳诚玩着玩着,耳朵一动,听到了房门外有车停入了车库之中。

    “你家阿姨,今天没在吗?”柳诚放下了游戏手柄,意识到事情大概不太妙。

    陈婉若摇了摇头:“王姨今天回去了,我今天告诉她不要来啊,快给我,我要往后面玩。”

    “那就是你妈或者你爸回来了。”

    柳诚看着陈婉若说道:“现在我是躲起来,还是躲起来,还是就坐在这陪你玩游戏?”

    “坐在这陪我玩游戏吧,回来就回来呗。”陈婉若拿过了手柄,满不在乎的说道。

    柳诚看了看插在刀架上的诸多刀类,擦了擦额头的汗,到门口提上了自己的鞋,问道:“哪个是你的房间?”

    毕竟自己是特么的馋人家女儿的身子呀,这家伙一刀下去,焉有命在?

    柳诚听到开门声,重重的松了口气:“辛亏自己手熟,记得拿鞋。”

    “今天本来打算飞广州去,你爸爸在那边有个投资要谈,可是公司临时有事,只能推迟到明天了。王姨呢?还没来吗?”韩景芝走到了沙发前。

    陈婉若撅着嘴气呼呼的说道:“我没让她来。”

    “怎么了,你这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回来打扰你和你小男朋友约会了?可我看你在这里玩游戏,也没去约会呀。”韩景芝调笑了两句。

    柳诚看着窗户上的防盗网,陷入了沉思,他打算翻窗逃走。

    防盗网拦住了他。

    有种一年前,确切的说是十一年后,被困在有夫之妇家里一样,进退不得。

    韩景芝靠在沙发上,伸着懒腰说道:“你那个小男朋友,真的把去清泽自招考的推荐信给你了?啧啧,还真是看错了他呀。”

    “你看错他的地方还多着呢!”陈婉若还是气鼓鼓的说道。

    韩景芝看着陈婉若叛逆的样子就来气,絮絮叨叨的说道:“我都跟你说了,你们俩不合适。我们先不说家庭方面的差距,你之前一直在备考托福,到时候要去国外留学的,这一走就是几年,未来也大不一样。”

    “我不玩了,回房间了!”陈婉若放下了游戏手柄,故意将拖鞋踩得很重,回到了房间。

    韩景芝也是气的直摇头:“跟你这小孩子,也说不通。”

    “你待会儿支走你妈妈,冰箱里没鸡蛋了,让你妈妈出门买,我正好走。”柳诚压低了声音,还将门锁上,才松了口气。

    天知道,当年枕边人突然说我老公回来了,他当时心情多么的糟糕。

    柳诚算是一个有一定职业操守的渣男,他和曹操不太一样,他不好人妻那一口。

    结果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被抓了一次,自然是事事小心。

    “你怕什么呀,我让你来的,真是的!”陈婉若赌气的说道:“大白天的,一起玩游戏怎么了?又没干什么。她还能吃了你不成?”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小丫头,你不懂的,吃是吃不掉,可是真的会被砍的。

    “婉儿呀,家里没有鸡蛋了,我给你切了个果盘,你赶快写-作-业……”韩景芝推门而入,看到了柳诚差点把手里的果盘给摔到地上。

    门不是锁了吗?

    柳诚和韩景芝面面相觑。

    “伯母你听我解释,别拿刀,别拿刀啊!”柳诚一看韩景芝奔着厨房去了就是惊骇不已,大声的、义正言辞的、严肃的说道:“伯母你爱护婉儿,我也爱护婉儿,我们难道不是站一边的吗?!”

    韩景芝愣了愣神,随即用更快的速度抽出刀来!

    “妈!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这个小兲蛋,我女儿才多大啊,趁着她爸妈不在,你这是想做什么?要不要脸啊!你给我过来!我告诉你,想都别想!婉儿你别护着他!让我砍了他!疯了他了!”

    “说趁着我们不在,你来几次了?”

    “没,伯母,伯母!把刀放下,好好说话行吗?这大白天的,我能干什么呀!”

    “大白天的,不对,白天不来,你是不是晚上来?好呀,你居然敢!”

    ……

    柳诚就知道会发展成这样,陈婉若还让自己坐在沙发上,那样只会死得更快。

    尤其是陈婉若还故意把家里的王姨给支走了,这就更说不清了。

    “还真砍呀!”

    刀风阵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