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三十九章 陈婉若,你矜持点
    “你放开我。”柳诚压低了声音,对着同桌的陈婉若低声说道。

    像往常一样,柳诚回复了陈婉若的纸条,但是由于书山实在是太高了,他选了从下路传递纸条,本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但是陈婉若居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怎么都不肯放开,还满是坏笑。

    “你干吗?上课呢。”柳诚紧张的要死,这可是课堂,搞怪也要有个限度的好不好?

    陈婉若侧了侧头低声说道:“别动啊,再动老师就看到了呢。”

    老师们看不到,难道同学们看不到吗?

    矜持点啊,陈婉若。

    柳诚看了看周围同学忍着笑容,装作认真听课的模样,就是叹气。

    阳光刺眼,他居然感觉到了一些害羞,这里是课堂,手牵着手上课,这是要闹哪样啊,谈恋爱的女人,都是疯子!

    那年青春年少,阳光正好。

    柳诚带着班里的学生回到了宿舍,换上了拖鞋,拿上了洗发水、沐浴露、牙刷、牙杯和换洗的校服,准备带队去洗澡。

    此时的成水一中的澡房,简直是惨不忍睹。

    黝黑的大烟囱,冒着蒸腾的黑烟,一烧水,又会一股股的水气,顺着通风管道与天上的黑烟汇合,黑烟水汽交回,如同巨大的太极笼罩在澡舍的瓦房之上。

    水汽加烟尘,会落到瓦房之上,给大红色的瓦片,涂上了一层灰色。

    像极了恐怖电影里的老房子。

    同学们穿着拖鞋,拿着脸盆,踢踢踏踏的往前走着,穿过操场,看着新建成的女生宿舍,就是一阵忿忿不平。

    凭什么女生宿舍就配有太阳能、风能、电能热水循环顶级卫浴,他们男生就要去老房子里?

    “兄弟们,唱一个!来一首,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怎么样?”柳诚看着长长的队伍,大声问道。

    “诚哥,起个头!”

    “好嘞!”

    柳诚清了清嗓子,大声的喊道:“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一二,唱!”

    猛男高歌猛进,向着澡舍出发,震天的歌声里透着没有顶级卫浴的幽怨。

    即便是到了澡堂子,澡堂KTV依旧在疯狂的叫嚣着。

    一曲歌罢,一曲又起,柳诚甚至听到了五月天的《你不是真的快乐》。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伤、从不肯完全、的愈合~

    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着遗憾一直到老了~

    你值得真正的~快乐~~

    你应该脱下你~穿的保护色~~

    为什么失去了,还要被惩罚呢,

    能不能就让悲伤全部结束在此刻~

    重新开始活着~~~~

    oh~~hei、 oh~~ hei、 oh~~ hei、 oh~~ hei……

    你的伤、我知道、我明了、

    我想要你快乐

    everybody!

    我要你快乐我要你快乐……

    柳诚听着这个男高音的声音居然有一种熟悉感,仔细一听居然是郑涛这家伙的歌声,讲道理唱的真的不错,这家伙自从开始谈恋爱后,整个人都阳光起来。

    “谁拿了我衣服?”郑涛光着膀子,左看看右看看,衣服架上,只剩下了柳诚的衣服,其余同学已经洗完走了。

    “你看我干吗?我拿你衣服做什么?”柳诚眉头紧蹙的说道。

    他洗的仔细,总是最后一个出来。

    郑涛摆着手说道:“不是,诚哥,我没那个意思,你能不能借我衣服穿一穿?旧的也行,他们把我衣服顺走了。”

    “我换洗衣服呢?”柳诚看着自己隔间里的衣服,只有一套现在穿的衣服了。

    他叹了口气,说道:“那什么,你在这等会儿,我让刘宏给你把衣服找出来,送过来。”

    “谢诚哥。”郑涛挠了挠头,有些颓然。

    柳诚套上衣服,离开了一股子浓郁澡堂子味儿的澡舍,回到了宿舍大声的喊着:“刘宏,你个兲犊子给老子出来。”

    “你把郑涛的衣服拿走了?下个班马上就要洗澡了,你让他光着身子待在澡堂子,让别的班的同学,看咱们四班的笑话?还是准备他用脸盆捂着裆,穿过操场,在女同学们的注目下,食堂同学们的尖叫声中,跑回来?”

    刘宏十分惊喜的说道:“哇,这个主意好啊!捂裆派嘛!”

    “别打岔,说正事。”

    “我没拿呀。”刘宏小胖脸满是疑惑。

    刘宏这家伙滑溜的很,但是有一点,在自己这儿倒是从不撒谎,做就做了,没做就是没做,这点担当还是有的。

    柳诚点头说道:“真没拿?找个人给郑涛送件衣服去,真的光着身子跑回来,丢的是咱四班的人。”

    “这事查一查,别就这么含含糊糊的过去了。”

    “得了。”刘宏捞起了两件自己的衣服,就往着澡堂子去了,他长的胖,个头也大,郑涛一个小个子,穿他的衣服绰绰有余。

    “谢谢诚哥。”郑涛回到宿舍,先给柳诚道了谢,才回到了自己个宿舍。

    刘宏溜达了两个圈,拿着三身衣服说道:“诚哥你的,查清楚了,他那个女朋友王琳琪,之前咱们班有男生追过她,结果她倒追郑涛,好嘛,这男生就想出了这等损招,真的损啊。”

    这就是青春吗?柳诚收下了衣物。

    柳诚记得,今年的高考作文的题目就是夕阳下的奔跑是逝去的青春,含笑奔跑的少年。

    郑涛要是体验一把捂裆派,也是为高考累计素材了。

    柳诚回到了班里的时候,班里的女孩子都香喷喷的回到了教室里,高档顶级卫浴当然包括了吹风机,个顶个,飘着各种洗发水的香味,甩在班里,整个班里笼罩在了花香和果香包围,香气四溢。

    “今天换了个香味儿?”柳诚轻轻嗅了嗅,嗅到了一股快要成熟的葡萄和薰衣草田混合的香气,是一种非常舒缓和解压的清新淡香。

    陈婉若点了点头,干干净净白里透着红的的脸颊上,阳光洒在鼻尖上,带着光。

    “我学了个魔术耶!”陈婉若神秘兮兮的说道。

    有魔术?

    有几个记吃不记打的学生,好奇的探出了脑袋,疑惑的看着说话的两个人,柳诚的魔术以手速为主,属于鬼手范围。

    “伸出手来。”陈婉若伸出了自己葱白的手,笑嘻嘻的拉起了柳诚的手。

    柳诚的手掌很大,他高一时候打篮球,已经可以单手抓球了,陈婉若的手很小,放在一起,却显得十分的协调。

    她有些不满意的说道:“稍微张开一点,对,五指散开。”

    陈婉若轻轻将自己的手,伸进了柳诚的手掌缝隙之中,然后十指交叉,双手紧握。

    “你是我的了。”

    “切!!”

    几个想看魔术的同学,直接发出了自己不甘的吼声,这是魔术吗?这分明是找着理由在牵手啊!

    “你们俩要不要这样啊!还有同学单身呢,我们就是想看个魔术啊!至于嘛!”

    “哎呀,真是越想越气啊,真的好想告诉老师,他们俩不正常啊!谁来灭了他们俩啊!”

    “科学研究表明:正在**的苍蝇,更容易被拍死。”

    “1914年6月28日,萨拉热窝,斐迪南大公及妻子霍恩贝格女公爵苏菲,被刺杀,成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但是你们知道奥匈帝国的太子斐迪南大公,为什么要到萨拉热窝吗?”

    “为什么?”

    “他们的婚姻是贵庶通婚,苏菲的出身比较卑微,而当时检阅萨拉热窝部队,是苏菲少数可以陪同斐迪南大公,一起出席的场合。第一次大战的真正导火索,其实是秀恩爱。”

    “哦!原来如此!”几个人不停的鼓掌,这么博学的含沙射影、阴阳怪气,不愧是成水一中的高三学生。

    陈婉若才不管他们那些,牵着柳诚的手,不肯松开,满脸的喜气洋洋。

    张志雄走进了办公室,贴了一张通知,语气严肃的说道:“第三次模拟考试定在了五月中旬,也就是说,三模之后,就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冲刺高考了!同学们,再加把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