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四十八章 离家出走
    “密码是我的生日,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柳诚站了起来,土豪牌发动,砸钱成功。

    柳宏辉收起了银行卡,十分确定的摇了摇头:“坐下,不可以。”

    “哈?你都拿了钱了。”柳诚指着被收起来的银行卡,哪有这样的,收钱不办事?

    柳宏辉坐直了身子,说道:“把钱的来历交待清楚,说明白,去上海,你就别想了。”

    柳诚看了看沙发,再看看王怀兰,慢慢的坐下,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并且还出示了微软发来的邮件和汇款信息,表示自己这笔钱来历十分正当。

    还有一份微软的荣誉证书,不过还有HO平台的通知,为他发放了1.1w点声望。

    柳宏辉和王怀兰对视一眼,彼此都露出了放心的神情,这么一大笔钱,忽然出现在了高三毕业的儿子手中,的确是看起来有些奇怪。

    但是柳宏辉不是什么顽固不化,不了解时代的人,虽然他们思想上有些守旧,但是能够赚到钱,说明有那个能力。

    “上海不能让你去的。”柳宏辉稍微犹豫了下,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性格,但是想了想还是解释道:“你和陈婉若不合适,他们家门楣高,咱们家攀不起。”

    “把身份证留下。”柳宏辉敲了敲桌子,防止柳诚趁他们不注意溜走。

    柳诚表情千变万化,尝试和父母沟通:“我们就去上海玩两天,散散心,高考结束了,出去旅旅游,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而且我去上海也是有正事!那边有个安全大会,我受邀参加,不去不行的。”

    “什么大会,我看是传销吧,拿出来!”柳宏辉一听大会这俩字,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在他们眼里,带会的多半都是传销。

    “不给。”

    沟通无效,触发了家庭灾难预警。

    王怀兰叹了口气,站起来,拿出了鸡毛掸子,又细又长的鸡毛掸子,一看就很好发力,柳诚当然不会选择擀面杖,他选择了逃跑,一拉行李箱,就跑了出去。

    离家出走。

    还真让陈婉若说中了。

    “怎么样了?”柳诚拨通了陈婉若的电话,问她是否已经出门。

    陈婉若撇着嘴,委屈巴巴的说道:“我妈把我身份证收了,不让我出门。”

    这是两位家长串通好的吗?收身份证不能登机这种事,也能干得出来?

    “那怎么办?我已经离家出走了。”柳诚看着手边的行李箱,忽然笑了,自己这身体年轻了,心态也年轻了不少,如此幼稚的把戏也玩了出来。

    陈婉若猛地瞪大了眼睛,柳伯父可不好相处,这三年来,她也是多多少少能够听到柳诚的抱怨。

    “我知道身份证藏在哪里,可是我没钱。”陈婉若有些犹豫的说道。

    柳诚深吸了口气说道:“没事啊,我有啊,你忘了?我发财了啊,走,我们出发!”

    “好。”陈婉若仿若是下定了决心,从卧室的抽屉里拿出了身份证,在社会人司机大哥的注视下,离开了陈家,上了柳诚的出租车。

    司机大哥并没有阻拦陈婉若出门,但还是给韩景芝拨通了电话,将小姐出门的事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陈婉若上了车不停的拍着胸口说道:“好刺激!”

    柳诚一路上一直看着身后,一辆奥迪A6一直跟在出租车的身后,柳诚和陈婉若赶到机场的时候,司机大哥也来到了机场。

    “韩董事的电话。”司机大哥拦不住他家小姐,但是拦住了柳诚,十分客气的递上了电话。

    柳诚安抚住了趋于暴走的陈婉若,调整了下嗓音说道:“喂,伯母。”

    “我是韩景芝,去上海可以,但是我的女儿,怎么去的,要怎么回来,你不要动什么歪心思,你要知道,陈长林就这么一个闺女。”韩景芝十分平静的说道。

    威胁,但是柳诚这次却没有感觉到羞辱,能把女儿放心的交给自己出门,何尝不是一种信任呢?

    柳诚点了点头,笑的十分灿烂的说道:“我知道了,伯母。”

    “我妈让我们去上海了?”陈婉若有些疑惑的问道。

    柳诚点了点头。

    “好耶!”

    陈婉若一蹦三尺高,别提有多高兴了,这算是他们在一起后,韩景芝态度变化的第一次。

    一路上陈婉若,都像一只飞出了牢笼的小鸟一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就连天上的云彩像什么,都能喋喋不休的唠叨半天。

    “姐姐!”陈婉若看到了柳依诺,把行李箱扔给了柳诚,飞速的跑向了姐姐,扑到了柳依诺的怀里。

    柳依诺用力的戳了戳,低声说道:“哎呀呀,又大了啊。我侄子有口福啊。”

    陈婉若羞红了脸,嗔怪的说道:“姐姐。”

    “逗你玩呢,你呀,想要嫁给我弟弟,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哦。”柳依诺刮了刮陈婉若的鼻子,笑嘻嘻的说道。

    现实就是现实。

    陈家要的是上门女婿,柳宏辉不可能让孙子姓陈,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是两个家庭的事,柳诚对此心知肚明。

    柳依诺依旧是风华正茂,上一辈子,她被困在了名叫家庭的泥潭里,无法挣扎,芳华退散。

    虽然名叫家庭,但更像是个牢笼。

    陈婉若洋洋得意的说道:“谁说要嫁给他啦。”

    她嘴上说的不乐意,身体却腻歪在柳诚身上,不愿意松手,脸上的笑容在夕阳之下,无比的灿烂和美好,一丝丝的纯真之中,还带着几许的害羞。

    这一副柳家人的模样,还说不想嫁吗?

    “我想游江。”陈婉若指着被染成金黄的黄浦江撒娇的说道。

    柳诚看着黄浦江面上被海风吹皱的水面,皱着眉头:“水太大了,游泳不合适啊。”

    陈婉若笑的前俯后仰的说道:“我要坐船啊!”

    “我还以为你要问你和我妈掉水里,先救谁的问题呢。”柳诚点头笑道。

    陈婉若古灵精怪的问道:“我有那么无聊吗?”

    “没有吗?”柳诚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啊呀!吃我一记排山倒海!”

    “葵花点穴手!”

    “嘿!”

    “哈!”

    柳依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看着一对璧人如同两个小傻子一样打打闹闹,如果时间可以停留在此刻,该多好,她撩动着秀发,看着黄浦江,满是笑意。

    “啊,外滩我来了!”陈婉若兴奋奔向了外滩。

    夕阳西下,阳光穿透天边的火烧云,将东方明珠塔、金茂大厦、中心大厦的倒影,洒在了浦江之上,影影绰绰。

    只不过陈婉若多么兴奋的奔向了外滩,就多么失落的走了回来,现在外滩的滩头上,人太多了,都是人挤人,高考结束,滩上的人比砂砾还要多。

    情侣、夫妻带着孩子、老人、学生、外国人,人来人往,形形色色,外滩上,人满为患。

    “我定了浦江夜游的船位,一个人就要108块呢,我们先去酒店,把行李放下,然后带上相机,乘坐游轮游江!”

    “自金陵东路码头,经过六铺码头、老码头、南浦大桥、滨江大道、东昌路码头,再回到金陵东路码头下船,航程一共一个小时哦。”

    黄浦江两岸,高耸的大楼此起彼伏,隔两岸江堤如画,新旧建筑相交,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和夕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俯视着蜿蜒的黄浦江,百舸如梭,连绵入海。

    南浦大桥和杨浦大桥,如两条巨龙,腾飞在黄浦江上,东方明珠塔,恰如二龙戏珠的一副巨画。

    滨江大道上,是陆家嘴的草地,绿草如茵,鲜花盛开,如同花园。

    船行至黄浦江、长江的入海口,正赶上涨潮的时候,吴淞口的三夹水奇观,缓缓出现。

    “哇!这里的水是黄、绿、青三个颜色啊!快来看啊!姐姐!你给我和诚诚拍个照好不好?”

    “来,笑一个。”柳依诺捧着相机,笑眯眯的说道,将两个嬉笑的年轻人,留在了相框之上。

    柳依诺看着如同一只小鸟一样飞来飞去,在甲板上左右腾挪,兴奋的拍照的陈婉若,总觉得这样的女孩子,自己的傻弟弟不知道珍惜,又算怎么回事?

    柳依诺稍微有些犹豫的问道:“你还打算和她分手吗?多好一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