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五十六章 幼稚的人类
    人类这一物种已老,可人始终幼稚。

    就比如现在,柳诚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但他还是拨通了陈婉若的手机,响铃结束后,他深吸了口气说道:“婉儿,为了我,不去留学了,行不行?”

    陈婉若是个好姑娘,他很喜欢。

    如果能够真的走到最后,他何尝不乐意呢?

    “我要去留学。”

    陈婉若委屈巴巴的说道:“主要是我妈妈说我去港大那边好点,而且还有些家里的事…”

    “而且,我坚持梦想那么久,就像坚持和在你一起一样久,我不想成为谁的附庸,我也想成为更好的自己。”

    “抱歉,柳诚,我可能不能答应你了。”

    “好吧。”

    柳诚默默的挂了电话,选择已出,何必弄的大家都那么难堪呢?

    自己闲的没事干,打这电话,是找抽吗?

    “电话打完了?”柳依诺扒门缝当然听到了柳诚开口,结果看来是不大好。

    她有些心虚的说道:“我给你切了个果盘,你吃点吧。”

    “打完了,这不是自讨没趣吗?”柳诚将手机扔在了一旁,继续打磨着自己的工具集。

    自己也是闲的。

    不过,他也得到了一个教训,那就是渣男一旦想上岸,那就必输无疑。

    柳依诺略微有些吃惊和意外的说道:“她那么喜欢你啊。”

    “喜欢就要放下自我吗?喜欢就要为别人活着吗?你什么逻辑?”柳诚摇了摇头,心无旁骛的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柳依诺眉头拧成了疙瘩,她以为自己这弟弟一开口,陈婉若必然是有求必应。

    结果事实,却出乎了她的预料。

    她试探的问道:“那你们分手了吗?”

    “应该是吧。”柳诚噼里啪啦的将一个工具代码打完,扔给了沈佳怡,让她好好学习。

    “啊,你们年轻人,现在谈恋爱都这个鬼样子吗?前一秒还爱的死去活来,下一秒就行同路人了吗?呼呼,受不了你们。”柳依诺心虚的离开了柳诚的房间,琢磨了下,又倒了杯水放到了柳诚的桌子上。

    柳诚看着屏幕上运行良好的工具,忽然说道:“咱们卡里还有钱吗?把电脑的钱还给人家,不欠着。”

    “真的要做的这么绝吗?”柳依诺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还好吧。”

    柳诚一脸坦然的说道:“你觉得我哪里不好了吗?好了,姐姐,你去忙你的吧,我这活儿真的很多。”

    陈婉若是一百八十度大反转吗?

    其实不是,陈婉若不是许晴晴那种恋爱脑,为了所谓的爱情可以不顾一切。

    她有她的亲人,她有她的生活,她有她的梦想,她不是谁的附属品,她是她自己。

    在高考前,依旧在准备托福考试的陈婉若,不知道去留学会是什么后果吗?

    她清楚的很,但是她依旧在准备。

    大家都是聪明人,心照不宣的事,是柳诚有些贪心了。

    这通电话,就一点都不高情商,也不符合他这个铁石心肠的渣男的人设。

    哪个渣男不想上岸呢?当然,只要渣男想上岸,其实也就输了。

    如果不是真的喜欢,为什么明知道结果的情况下,还要打这通电话呢?

    只不过他的喜欢,属于那种见一个爱一个,见一个喜欢一个罢了。

    电话铃忽然响起,柳诚拿过一看,居然是陈婉若。

    “喂。”柳诚握着电话,盯着扫描结果,十分满意,这一个漏洞之后,最起码也是三百刀入账。

    “我…我们还是恋人吗?”陈婉若试探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哭腔,这话带着颤抖和一丝迷茫。

    柳诚一个肩膀夹着电话,一边处理着瀑布流一样的数据,分析函数计算和漏洞原理,他听到如此发问,就是连连感慨。

    这恋爱,真™费劲。

    自己一冲动把脸杵到了陈婉若的手边上,被陈婉若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到现在都是呼呼的疼。

    好嘛,他这股火辣劲儿还没过呢,陈婉若又打来一通电话,把脸杵到了自己的手边上,等着自己扯。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这就是谈恋爱时候的冲动吗?

    “你说呢?”

    他打开了Word,开始自己的漏洞分析报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一些。

    陈婉若一听这冷冰冰的话,直接哭出声来:“柳诚,以前你也是这样,我不答应你那个什么,你就去找许晴晴聊天,还和她吃饭,还让我看见。”

    “现在也这样,我不答应你不去留学,你就要和我分手。你,你…我…”

    柳诚看了眼一脸八卦的柳依诺,指了指门口,示意她出去,别八卦了。

    不是柳依诺冲进来,给他打了一针鸡血,他也不至于低情商到把脸伸出去给人打的地步。

    “明天再说,好不好?你想清楚,我们再谈,我明天去找你。”柳诚叹气的看着电脑屏幕上沈佳怡的夺命连环call,就是一阵头大。

    给彼此一个冷静的时间,然后当面把话说清楚。

    冲动之下的沟通是绝对无效的。

    柳诚看着冗长的代码,是码字不香吗?

    还是代码不够机械?游戏不好玩了?学习不够快乐吗?

    为什么要搞对象,谈恋爱呢?

    “谈恋爱的人都是神经病啊,这也太麻烦了。有眼缘,就直接上床,不就完事了?整这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

    柳诚接通了沈佳怡的通话请求,耐着性子回答了很多沈佳怡的问题,有的很基础,有的很深奥。

    次日的清晨,柳诚把自己捯饬的干干净净,来到了客厅,十分严肃的做到了沙发上,看着柳宏辉。

    昨天陈长林来到家中,还专门开了两瓶好酒,喝的醉醺醺的,当然不适合谈正事,他一大早就正襟危坐,等待着柳宏辉的训示。

    柳宏辉看着一脸淡然的儿子,恍惚之间忽然觉得自己的儿子或许真的长大了,他有些犹豫的说道:“你们,还是分手的好。”

    “是爸没本事。”

    哈?

    不是,狗还不嫌家贫呢,这好好的说事,接受训示的档口,这是玩的哪一出儿?苦肉计吗?

    这一天天上演三十六计的家,真的是凶险的很。

    他当然不相信柳宏辉这句是在表达中老年人一事无成的落寞,每年过年来家里磕头的学生,有的孩子都上初中了。

    成功的定义不仅仅是钞票有多厚,也可以是桃李满天下,他觉得柳宏辉这个当爹的,在教学这块蛮成功的。

    “陈长林是打算移民的,所以他女儿能够到港大,并且顺利的留学,是他们家移民的第一步,他们的集团也在慢慢转型,钢铁行业现在看起来如日中天,尤其是房地产的风口刚吹起来,但是他也在布局轻资产投资了。”

    柳宏辉说的比较乱,但是柳诚却是听懂了大部分逻辑,不就是向海外转移资产吗?至于说的这么弯弯绕绕吗?

    “明白了。”

    柳诚点了点头,说道:“没事,爹,不要担心,你儿子能挣钱就行了。”

    他说完,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家门,大声的喊道:“我出门去了!”

    柳宏辉提着鸡毛掸子,可惜儿子大了,的确是有点追不上了:“小犊子!有本事你别回家!”

    柳依诺端着一盘葡萄,把葡萄籽吐到了垃圾桶里。

    她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幕,柳诚用自己的作死,来巩固了他爹日益衰弱的权威形象。

    柳诚骑着自行车,风驰电掣如同一个少年郎,赶到了陈婉若的家门前,还玩了个漂移,将车停稳。

    陈婉若一直等在窗前,看到了柳诚的身影,匆匆的跑下了楼,眼角都带着笑说道:“诚诚,我今天漂亮吗?”

    柳诚上下打量了一番,点头说道:“我家婉儿,哪天不漂亮了?想去哪里玩?”

    同样的话,再次说出口是却是别样的味道。

    “千佛山。”陈婉若稍微思考了一下,才笑盈盈的说道。

    “到那六十里地呢,坐车去吧。”柳诚说着就准备锁住自己的自行车。

    陈婉若却用力的摇了摇头:“我就要你载着我去。”

    “哈?你准备累死我啊。”柳诚眉头紧蹙,虽然他每天跑步锻炼身体,体力极好,但是骑行那么远,少说得俩小时,而且还是上山。

    陈婉若绞着手指头说道:“我们就走走停停,累了就歇一歇,走到哪里算哪里。”

    原来是这样,小丫头压根就不是想去千佛山,只是想让两个人单独在一起而已,他点头说道:“那行吧。”

    “我重不重啊?”陈婉若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两顶遮阳帽,扣在了柳诚的头上,笑眯眯的问道。

    柳诚摇了摇头:“载着你,就像是载着阳光。”

    “你真好。”陈婉若也不嫌热,环抱住了柳诚的腰。

    “别闹。婉儿,你想好要不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