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五十七章 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好
    “不许问!”陈婉若忽然大声的打断了柳诚的话,不让他问下去。

    何必呢?

    柳诚的自行车最终骑到了千佛山的山脚下,可惜他已经腿软到了上不了山了,只好上了观光车。

    陈婉若的心情还算不错,背着一个相机,四处拍照。

    “许个愿吧。”柳诚身上揣着现金,进了香火钱之后,他们得到了一次祈愿的机会。

    他仔细想了想许愿:【祝我十连次次出五星。】

    陈婉若双手合十,喃喃自语着。

    “你许的什么愿望啊?”陈婉若十分好奇的问道。

    柳诚推动了半成的渣男功力,笑着说道:“希望我家婉儿永远漂亮,永远年轻,永远健康。”

    “真的吗?”

    撒谎精撒谎根本脸不红心不跳,伸着手感受着山风阵阵:“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许的什么愿望?”

    陈婉若神秘兮兮的说道:“我不告诉你。不过你可以猜一猜。”

    柳诚看着山间的翠绿,刚刚在才下了一场山雨,空气格外的清新。

    夕阳洒在大地上带着酷暑特有的闷热,刚刚一场山雨,堪堪将地面刚刚打湿,便散了去。

    偶尔起一阵风,竹林仿若碧波涌动,竹叶在互相触碰,发出飒飒的响声,雨后的竹笋吐着新芽,偶尔还会接上一两滴从竹叶滴落的雨珠,青翠欲滴,生机盎然。

    “猜猜嘛,好不好嘛。”陈婉若试探的问道。

    柳诚摇了摇头:“我猜不到啊。”

    陈婉若绕着手指,低声说道:“好吧,那我告诉你吧,我许愿,我们能够天长地久,许愿我们能够朝朝暮暮。”

    誓言会输给谎言,永远会败给再见,有一些承诺,终究会时过境迁。

    “我送你回去。”他又拉起了陈婉若的手,上了出租车,将她送回了家中。

    他看着陈婉若恋恋不舍的模样,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发说道:“到了港大,好好学习,出国留学也多长点心,国外骗子多。”

    这一次他没骗人,国外的骗子绝对不是一般的多。

    一如往常,陈婉若一步三回头的回了家。

    “你亲我一下。”陈婉若依旧如同一个飞机一样,飞了回来,一如既往。

    柳诚在陈婉若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没有太多的纠缠,也没有更进一步的承诺,他们两个都像是不负责任的渣男和渣女一样,享受着恋爱所有的美好,却对未来极其的不负责任。

    这对两个人都不公平,但是他们不愿意分手,他们更不愿意为了对方,妥协自己。

    平等的爱情。

    “是你拉着我的手,说不跟我分开,还跟我拉钩上吊,一百年的,混蛋啊。”

    柳诚靠在出租车的后背上,看了眼陈婉若的背影,略有几分惆怅。

    柳诚买了只烤鸭,回到家中,大声的说道:“姐,我回来了,我的树倒了,有一片森林在迎接我。请为我欢呼,请为…我…喝…彩…,不是,你怎么在这啊。”

    柳诚看到李曼居然坐在自家客厅里,和柳依诺嘻嘻哈哈的看着电视剧,讨论着渣男洪世贤和艾莉的百万种死法。

    韩剧里还叫郑乔彬。

    “我来找诺诺姐玩啊!”李曼理所当然的说道。

    白给。

    柳依诺一看柳诚回来了,赶忙说道:“快快快,赶紧坐,听你这意思,你是分手了?怎么分的?快说说,有没有抱在一起,抱头痛哭,你哭了,还是她哭了?是她甩的你,还是你甩的她?哦,那种恋恋不舍。”

    “哦,这该死的青春的落寞,总是让人痛哭流涕啊!”

    柳诚看着幸灾乐祸的柳依诺,一时间有些恍然,这还是昨天劝自己挽留的柳依诺吗?

    她的眼里,除了幸灾乐祸以外,哪里有,哪怕是,一丁点的惋惜和痛楚?

    “宁可真是我亲姐姐。”

    “别,我不配。”

    柳依诺眼中充斥着八卦两个字:“快说说,怎么分手的?”

    李曼有些惊讶,嘴角却带着笑意,狐狸眼眨呀眨,像是会说话。

    柳诚大概说了下,他们骑着自行车到千佛山,坐观光车在山路上有说有笑小,在佛前许下了自己各自的愿望,到最后的离别。

    “切!”

    “还吻别!呕!”

    柳依诺和李曼听到了两个人关于分手的经过,同时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声音。

    像极了那些想要看魔术的同学和那个卖长沙大香肠的小商贩,此时的柳诚和陈婉若,绝对是人间之屑。

    这是分手?这分明是在撒!狗!粮!

    柳依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愤怒的说道:“就没见过分手这个分法,什么都不说,就分手了?对感情没有任何的交待,连个句号,都没有。”

    “等到寂寞了,然后再打个电话,一起出去散步、一起去看风景、一起去逛街、一起做所有情侣该做的事。而且还互相也不耽误?”

    “渣男!”李曼和柳依诺异口同声的说道。

    很快李曼就发现了不对劲,疑惑的说道:“这陈婉若也是怪啊,她在干什么啊,她不也是渣女吗?这不谈了,就不谈了,连个分手也懒得说吗?就这样占着你弟弟,没问题吗?”

    互不负责的爱情?

    柳依诺也是眉头紧蹙的说道:“所以说,到底是渣男还是渣女?”

    “都很渣!”

    两个人互相点了点头,伸出手,用力击掌,拍出响声。

    你们俩这么默契,为什么不干脆结婚呢?

    橘势大好啊。

    “爱情嘛,只要开心就好了。”柳诚摇头坐下吃了一块橘子。

    柳依诺嫌弃的说道:“你看着这男的是郑乔彬,彻头彻尾,渣男一个,快看快看,郑乔彬搂着申爱丽说的这句台词,两个人在一起,只要开心就行了,这语气、这神态、这表情,他们是不是太像了!”

    “曼曼妹妹啊,你要认清楚形势,千万不要被他外表的阳光与灿烂所迷惑,当初我就跟你说,他弄了七个备胎,你还不信。”

    李曼深以为然的点了头说道:“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模一样!”

    “两个姐姐,您们且忙着,我去干活了。生产队的驴也要上工了。”柳诚无奈的摇了摇头。

    柳依诺一个人的战斗力已经很强了,这再加上一个李曼,他有些接不住。

    “这就是你的房间吗?这么多的高达啊,这个没拆封吗?”李曼跟着柳诚走进了他的屋子里,看着摆了一墙的高达,有些惊讶。

    柳诚皱着眉说道:“你这么随随便便的,进一个男人的房间好吗?”

    “你类似的莫须有的规矩礼节有很多吗?这么多穷讲究。”李曼来到了床边的电脑桌上,台式机、笔记本电脑,键盘,无数的资料夹。

    李曼本来伸出手要拿资料夹,又猛地缩回去笑眯眯的说道:“我能看看吗?”

    这很不礼貌,李曼不是这样的人,但是她总觉得和柳诚相处起来,太过自然了,自然到她自己都忘了他和柳诚也就见了五面而已。

    当然看似只有五面,可是出现在她的记忆里,岂止是五面呢?

    李曼不知道多少次,会忍不住的想起这个人,会想和他聊天,会因为他一句话而欣喜若狂,也会因为他的回答太过简单,在脑海里浮想联翩,她有时候会想,这既不是暧昧,也不是感情,只是她自己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感人桥段而已。

    大概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吧。

    “不是什么机密的东西,想看就看看吧。”柳诚倒是无所谓,拿起了自己写的几份漏洞报告,递给了李曼,他有活儿要干,他很希望李曼能够安静点。

    李曼稍微翻动了两页,眼神越来越惊讶的说道:“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她看不懂技术,但是她看得懂柳诚这数份漏洞报告的数字。

    “HackerOne发来的漏洞测试项目你都拒绝了?”李曼翻动着这一份账单类的账目,有些奇怪的问道。

    柳诚点了点头:“不挣钱的活儿,懒得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