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六十三章 伯母,我们只是朋友
    “就是-那-本-《飘》。”李曼说话声音逐渐变低,也越来越慢。

    因为柳诚高大的身影已经将她完全笼罩,从书架上拿下了那本有些泛黄的《飘》。

    柳诚又拿下了一本,笑着说道:“看这本吧,《战争与和平》。”

    李曼的家庭条件和他们老柳家大差不差,都是普通家庭,受不了《飘》里面那股浓郁的小布尔乔亚的味道。

    倒是对《战争与和平》、《钢铁是怎样练成的》之中,达瓦里希之间的革命情谊,十分的喜欢。

    “哦,好。”李曼关了电视机,坐在客厅看了一会儿书,一步步的挪到了柳诚的房间里。

    李曼试探的问道:“你能给我放首歌吗?”

    “纯音乐?”

    李曼点了点头,柳诚比她想象的更加了解她,她的喜好、她的习惯、她的一切,都如同了如指掌一般。

    这种感觉让她略微有些呼吸加速。

    李曼看着忙碌着的柳诚,一丝不苟的表情、全神贯注的眼神、专心致志的脸庞,像是散着光,闪在她的心底。

    柳诚伸手半拉住了窗帘,光线太强了。

    “你看什么?”柳诚看着发呆的李曼,自己难道眼角有眼屎不成?

    李曼抱着书,十分确信的说道:“看你好看,像是会发光。”

    “下午的太阳有点毒,拉住窗帘就好了。”

    柳诚沉默下来,继续在键盘上飞舞,他没有主动攻略过李曼,但是李曼显然在自我攻略。

    “诚诚,你别老是窝在家里玩电脑,出门玩玩啊,以前来家里的那个刘宏,多出去走走。”王怀兰忽然回到了家中,推开了柳诚的房门。

    呼呼的空调声和轻音乐还在慢慢响起,窗外是蝉鸣不断,柳诚还真的没听到老妈开门的声音,等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王怀兰一开门看到李曼靠在床头上,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

    老妈面色复杂的说道:“啊,你是?”

    “伯母好,我是李曼,我和诺诺姐是好朋友。”李曼猛地站了起来,慌里慌张的说道,连拖鞋都忘记穿,光着脚踩在了地上。

    王怀兰奇怪的问道:“诺诺不是去京城了吗?”

    柳诚看着一脸慌张的李曼,赶忙说道:“她和姐姐认识,还是因为我。”

    “我们是校友,她到我们学校做励志演讲,我问她借了状元笔记。”

    “啊,你就是李曼啊,我常听诺诺提起你,你们吃过饭了没?我去给你们做。”王怀兰看了看屋里这氛围,客气的问道。

    李曼怯生生的说道:“吃过了,柳诚做的。姐姐拜托我照顾他,他这不是有正事忙吗?伯母,我们只是朋友。”

    “哦,好,坐坐,这小姑娘长得真好看。”王怀兰笑容满面的关上了门,左拳锤了一下右手掌心:“这小丫头长得可真俊。”

    “你姐常提起我吗?”李曼有些拘谨的坐在了凳子上,靠在床上也实在是太自然了些。

    柳诚的双手放回了键盘上,说道:“并没有,那是我妈客气话。”

    “哼!”李曼比了个拳头,柳诚还是不说话的好,每次说话都把人气的人半死。

    “你妈回来了,我是不是现在走啊,哎呀,好难为情,你姐说你爸妈要忙到七点多,八点才会回来的。”李曼略微有些抓狂的说道。

    柳诚调试着自己的Web日志分析工具,开源之后的工具集,源源不断的提供了大量的漏洞攻击特征和指纹信息,柳诚也拿了一些日志包尝试性分析。

    不仅如此还有越来越多的扫描检测工具,在被编入了这个开源的漏洞扫描工具集里。

    “你现在走,不是更说不清了吗?看书吧。”他暂停了调试,访问IP统计、访问URL统计、浏览器统计、爬虫信息统计等功能已经做好了。

    他要设计一个网站风险评估分数,百分制,能够让站长们,一目了然的看出自己的网页,到底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UI设计上,他也同样遵从了红色警报,黄色警告,绿色安全的传统,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制作。

    李曼想了想继续靠在床上看书,点头说道:“好吧。”

    反正总有一天也要白给掉,也不怕柳诚爸妈看到。

    王怀兰切了个水果拼盘,送进了房间里,依旧是满脸的笑。

    ……

    “那姑娘是咱们济南人吗?住在哪里啊?家里是做什么的?”王怀兰十分好奇低声的问道,还专门把柳宏辉从机构早早的叫了回来。

    李曼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满脸羞红的说道:“伯父伯母,那我就先走了。”

    “吃了饭再走呗。”

    “不了,伯母,回去晚了,我妈要唠叨我的。”

    “好,下次还来玩啊,诚诚,快去送送,快去啊!”王怀兰乐呵呵的说道。

    天空蔚蓝,也没个尽头,太阳就像过年时候的商贩,张灯结彩、拒不收摊,要一直亮到晚上十点,当每个人的皮肤都吸饱了阳光,暮色才一层一层薄纱似的,逐渐收拢。

    天空泾渭分明的分成了蔚蓝和火烧云的红火。

    大明湖的湖面碎金闪烁,像是流动着的奢华无度的黄金一样璀璨。

    白云被风卷动时,河水忽静忽动,光影穿梭。

    “呼,紧张死了。”李曼伸着手,似乎是要抓住着转瞬即逝的清风,不远处的柳枝打散了水面的金黄,也打散了李曼的倒影。

    柳诚靠在汉白大理石做成的竹子上,看着被风打散头发的李曼,笑着说道:“那你还敢来我家蹭饭吗?”

    “敢呀,怎么不敢,反正伯父伯母都认识我了。”李曼用手挡着夕阳,打在地上一个个手影,玩的不亦乐乎。

    柳诚像她靠近了两步问道:“也不怕我吗?”

    “怕。”李曼点了点头,歪着头问道:“可是越怕就越想靠近啊。”

    柳诚招了一辆出租车,笑着说道:“早点回去吧。”

    “你什么时候和陈婉若正式分手,我可是在你这里排了队了,可不许别人插队。”李曼再上车之前,笑着说道。

    柳诚看着夕阳下渐行渐远的出租车,溜溜达达的回到了家中。

    “她爸在林业局就是个普通的副科,过几年可能会当科长,不过可能会干到退休,她妈在林坛初中教英语,她还有个哥哥,在国外留学,不过是是公费生,明年还是后年,就回来了。”

    “李曼在清泽读的是金融系证券投资专业,目前单身,性格很乖巧。”

    柳诚坐在沙发上,如数家妻般,介绍了下李曼的家庭条件。这些他都门清儿。

    柳宏辉点了点头:“不错。”

    “不错什么不错,这边一个陈婉若,那边一个李曼,我跟你说,你儿子这样,都是跟你学的,你年轻那会儿,就这样!”王怀兰虽然在抱怨,但也是满脸的笑容。

    本来以为陈婉若的事,他们在棒打鸳鸯,但儿子这么快就找回来一个新的。

    他们也不由得升起了一股,生子当如此的感觉。

    “我哪样啊,我那时候也没怎么样嘛。”柳宏辉用力的咳嗽了两声:“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干什么!”

    “敢做不敢说了是吧,那个姜丽,过年的时候,你还给她发短信,当我不知道吗?”王怀兰咬牙切齿的说道。

    柳诚站了起来,老一辈儿的爱情故事,他一个小辈儿听不合适。

    李曼第二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穿着一个带着茉莉花的连衣裙,手还提了一条鲤鱼,如同进自己家一样,拿着备用钥匙开了门,开始在厨房张罗。

    柳诚摸了摸鼻尖,他现在记性很好,昨天李曼来的时候,穿的牛仔裤,今天却换成了连衣裙,这算是一个可以更进一步的信号吗?

    他走了过去,李曼整个人忽然绷直了身子,愣愣的转过来,低头说道:“能不能等你彻底分手之后?我都这样了,我不想做小三,你给我留一丝丝的自尊,好不好。”

    柳诚拿过了围裙说道:“看电视去吧,我来做饭,我没有试探你的意思。”

    王怀兰从主卧走出来,手里还拿着织衣框,笑眯眯的说道:“哎呀,李曼来了呀,快来坐,和伯母聊聊天,我都不知道我们家诚诚,还会做饭呢。”

    哈啊?!

    李曼才瞪大了眼睛,原来王怀兰在家,完全是她自己误会了。

    柳诚摇头系上了围裙,看了看菜,确定了这次是糖醋鲤鱼,这难不倒柳诚,他可是跟着李曼学了不少的厨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