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七十二章 盗梦空间
    柳诚满头黑线,老板,你这样是做不成生意的!你晓得吗?

    老板的生意应该是不错的,这对娃娃显然不是过去的那对儿了,这是新摆放到货架上的玩偶。

    “多少钱?”柳诚没有过多的解释。

    老板犹豫了下说道:“五十,不过今天我老婆生日,给你打个折,收你二十好了。”

    二十…

    柳诚掏出了钱,取走了那对陈婉若想买却没买到的玩偶,李曼一个,柳诚一个。

    他们漫步在澄澈的龙居泉水之侧,说着过往,说着未来。

    “之前老板说这对玩偶多少钱?”李曼拿着小娃娃笑眯眯的问道。

    柳诚撒了个谎:“五十。”

    “骗我。”

    “两百。”

    李曼不好骗,柳诚清楚的知道李曼有多聪明,简单的几句对话。

    “好了,我回去了。”李曼转过头来,拉住了柳诚的手,笑盈盈的说道:“你要记得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柳诚点了点头,他擅长营造恋爱的陷阱,陈婉若就曾经深陷在这种陷阱中,不可自拔。

    “那我走了。”李曼乘坐了回家的公交车,看着窗外的柳诚,满脸的笑容。

    在确认了柳诚和陈婉若彻底分手之后,李曼变得矜持起来,不再随时跑到他家里蹭饭,即便是过来,也是打着找柳依诺的旗号,也不再随意的进出柳诚的卧室。

    聊不完的天、煲不完的电话粥、复读机式的对话、凑在一起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

    李曼见到柳诚的时候,始终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笑。

    “我们真是两个猪一样的人,还怕对方被别人抢走。”

    “你才是猪!”李曼笑眯眯在自家的床上滚来滚去,笑盈盈的说道。

    柳诚第一次知道李曼还有这么幼稚的时候:“你才是猪。”

    “你是猪!”

    如此如同复读机一样,重复了很多次之后,两个人就这种完全没营养的话,都可以聊上好久,每次柳诚都先败下阵来。

    李曼现在感觉,就像是每个细胞都在冒着泡泡。

    “好了,早点睡吧,睡子午觉对皮肤好,明天我们再聊。”他抬头看了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

    李曼呼了口气说道:“可是已经今天了啊。”

    “是吗?哦,也对。那么就今天再聊。”柳诚看了看表,的确是今天了。

    李曼嗯哼了两声才说道:“那你不要睡过头了哦,还有叫我起床跑步。”

    “我定好闹钟了。快睡吧。”柳诚看了看桌上的闹钟,闹铃的小黄针指着五点钟。

    李曼晃着脑袋,一手握着电话,另一只手无意识地在夏凉被上画圈圈,挂着一脸傻笑,天马行空的问道:“你会到我的梦里来吗?”

    “当然,十分乐意。我也会梦到你的。”柳诚打开了免提,黏人的小妖精,为了煲电话粥,甚至连子午觉都能耽误。

    李曼撅着嘴,嘟嘟囔囔:“那好吧,晚安。”

    “晚安。”

    “再见。”

    “再见。”

    李曼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赶忙说道:“你不要睡过头了啊。”

    “这个刚才已经聊过了。”柳诚直接笑出声来,但是一想到姐姐和父母都睡了,赶紧捂住了嘴。

    李曼当然听到了小声,气呼呼的说道:“晚安。”

    “晚安。”

    “再见。”

    “再见。”

    李曼急匆匆的说道:“要有个好梦。”

    “啊…这个刚才也聊过了,这样下去,我们永远都挂不了电话了。”柳诚也是满脸的笑意。

    李曼一下又一下的戳着自己的抱枕,满脸的憨笑:“有可能诶。”

    “这样,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挂电话,好不好?一、二、三!”

    柳诚颇为无奈的说道:“你先挂电话。”

    “你先挂,你先挂。”李曼却是抱着抱枕,满床打滚不断的重复着自己的话。

    “柳诚,我们就这样好不好?我想听着你的声音,这样我才能睡得着,你不知道我最近总是失眠。”

    柳诚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笑眯眯的说道:“我给你唱个歌吧。”

    “如果能够让我再来一次,我希望我能早一些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哪里有彩虹告诉我~~能不能把我的愿望还给~我~~

    为什么天这么安静~所有的云都跑到我这里~

    有没有口罩一个给~我~~释怀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

    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

    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你的声音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

    “再唱一个…”李曼抱着抱枕,看着床头灯下的石膏娃娃,轻轻的戳了一下它的额头,满是期盼的说道。

    柳诚想了想说道:“好吧,给你唱一首《花海》吧。”

    静止了~所有的花开~遥远了~清晰了爱~

    天郁闷~爱却很喜欢~那时候我不懂这叫爱~

    你喜欢~站在那窗台~你好久~都没再来~

    ……

    “你知道吗?柳诚,这首歌的每一个韵脚都是ai哟。”李曼痴痴的笑着说道:“我还要听一个。”

    柳诚恍惚之间,想到了当初陈婉若告诉自己,《不能说的秘密》里,每一个韵脚都是an。这首《花海》的韵脚是ai。

    一时间他有些怅然若失,与陈婉若的一幕又一幕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如同底片在自己面前不断的闪过,他用力的晃着脑袋,但是这一个个场景,却是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怎么了?”李曼听到电话那边反应,疑惑的问道。

    柳诚十分自然的说道:“我在找伴奏啊,我再唱一个。就唱一个《倒带》吧。”

    我受够了~等待~你所谓的安排~

    到底多久~到底多久~才来~

    总是要我乖~慢慢计划将来·

    我想依赖~而你却都不在~

    应该开心的地带~你给的全是空白~

    一个人假日发呆~找不到人陪我看海~

    ……

    李曼满脸都是幸福的看着手机,轻声说道:“这首歌的韵脚好像也是ai,你是特意找的吗?”

    “而且你好像唱错了,第二句,不应该是:说的未来,到底多久才来,总是要来不及,才知道我可爱吗?”

    “嗯,我忘词了。”

    “你说周董和蔡依林的双J组合能够走到永远吗?”李曼满是憧憬的问道。

    双J组合?好有年代感的词。

    柳诚这才想起来,现在流传着周董和蔡依林热恋的消息,而且似乎大家都对这对恋情抱有极其乐观的态度,以为这对天王和天后会永远走下去。

    当然柳诚却是知道答案,周董儿女双全,生活幸福,只不过不是和蔡依林罢了。

    “好了,早点睡吧。”柳诚笑着说道。

    李曼抱着手机,几首歌唱完,她已经有些困了,笑着说道:“好。”

    ……

    柳诚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猛地坐直了身子,看着周围,有些迷茫,这是他十二年后的家。

    难道重生的八个月都是梦吗?

    那这场梦时间也太长了些吧。

    幸好自己在梦里也没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手上的功夫还没废掉。

    “醒了?”李曼伸了个懒腰,打开了自动窗帘,阳光洒在了主卧之内。

    十二年后的李曼和十二年前的李曼,几无区别,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只是多了一股成熟的风情。

    她坐起了身子,从衣柜里摘下了睡衣披上,看着柳诚笑着说道:“你去洗漱,我去做早饭,熬上粥,我来洗漱,快点。”

    “哦,好。”柳诚嘴角抽搐的点了点头。

    李曼婀娜的去了厨房,将早饭做好。

    李曼洗脸刷牙,坐到了餐厅之内,抱怨的说道:“虽然说公司草创期间,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拼命啊,昨天夜里陈伯伯把你送回来的时候,你都走不动道了。不能喝酒就少喝点,还有少加点班。”

    “总不能把公司当家吧,还把你年轻时候的行军床,搬到公司去了。”

    行军床柳诚知道,当年刚转正的时候,阿狸的AI战略安全实验室正在起步,他们几个元老真的是把公司当家对待,把行军床搬到了公司。

    后来…后来的事情,不提也罢,省的尴尬。

    公司草创?

    他眨了眨眼,十分的不解,一段记忆,似乎是从记忆之海最深处的淤泥之中,翻涌而出。

    十二年后的他,已经离职了,并且开始创业。

    依旧是人工智能安全类的项目,公司的项目刚刚上马,他把公司再次当成了家。

    “那个陈伯伯,是陈长林吗?”柳诚有些颤抖的问道。

    李曼一脸奇怪的说道:“除了他,还能有谁?你还认识别的什么靠谱的投资人吗?”

    随即,李曼的声音越来越远,整个世界的色调越来越亮,李曼的身影,也缓缓变得越来越亮直至消失不见,最后成为了一片死寂的白,柳诚迷茫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又回来了吗?还是…

    “醒醒?”柳依诺拍了拍柳诚的脸,问道:“死了没?”

    “哈?”柳诚猛地一缩身子,完全的清醒了过来。

    他看着眼前的柳依诺,确定自己的确是重生了,他姐姐十二年后,被生活折磨成了黄脸婆,哪里有现在这么嫩出水的模样?

    而且也不会问自己死没死的问题。

    刚才他十二年后的家的情景,是梦。

    确切的说是一段他丢失掉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