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七十四章 男人的快乐
    柳诚没有马上回答,直到打完了一段代码,才平静的说道:“嗯。”

    李曼哈哈的笑了起来,随即掩着嘴角轻笑起来,打开了手里的《钢铁是怎样练成的》,慢慢翻动着。

    李曼有一项很神奇的能力,叫做一叶知秋,从一片树叶的凋落,知道秋天的到来。

    她有一次玩蚂蚁森林的时候,随意的收了点能量,猛地抬起头,十分确定的说XX婚内出轨了,这是柳诚的朋友之一,也是他们俩公共的好友。

    柳诚就很奇怪,问李曼为何这么说,她却说不出什么原因来,好像是那天对方的能量比较多。

    他清楚的记得他那位同事当天的能量是280g,去看了电影。

    他的那个朋友后来真的离婚了,立刻就再婚了。

    自此以后,柳诚就再也没用过蚂蚁森林了,甚至连蚂蚁森林的主程序支付宝,都再没打开过一次。

    这次真的是朋友。

    最开始柳诚以为李曼是对数字敏感,毕竟是搞金融的,但是很快柳诚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李曼这种接近于“预言家”的能力,查杀渣男出轨的事,完全是可以算是一种异能了。

    柳诚有一次在聚会上,提到了一个鱼塘里的鱼的名字,他作为表情管理大师,从来没有因为表情管理,出现过纰漏。

    他十分确信只是单纯提到了对方的名字。

    但是李曼回到家就确定了对方是鱼塘里的鱼。

    经过了辩解、争吵、确认、互相妥协之后,柳诚问她是怎么发现的。

    她的原话是:“你提到她的名字时候,声音里有一种压抑的、紧绷的愉快,隐约的笑意像五龙潭里的鲤鱼,一闪即逝。”

    柳诚将这种近乎于直觉的第六感,命名为了一叶知秋,又名渣男克星。

    拥有如此的能力,还要和渣男生活在一起,并且试探着结婚,想来李曼当时生活的也很辛苦吧。

    李曼靠着似乎是有些不舒服,趴在了床上,认真的翻阅着。

    柳诚回头看了一眼,问道:“你不累吗?压着腰挺着臀,虽然曲线很美,但是看书就是看书。”

    李曼这个动作显然是故意的,看起来很轻松,但是这个姿势很累,也很费劲。

    “过来!”李曼忽然放下了书,站了起来,脸色严肃,冷峻到了杀手模样,语气森严的说道。

    柳诚一脸莫名其妙转过头来,问道:“怎么了?”

    “你过来,我有事要对你说。”李曼连目光都冷了几分,那股子冷峻模样,实在是让人摸不清楚头脑。

    柳诚仔细盘算了下自己,除了做生产队的驴,也没干过什么坏事,他走了过去,满脸的问号。

    “低下头,附耳过来。”

    他疑惑的问道:“什么事啊。”

    李曼用手捂着,像是要说悄悄话一样,低声说道:“你上当了,略略略…”

    她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赵柳依诺玩去了。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柳诚,他眨着眼睛,笑着摇了摇头。

    这丫头。

    柳诚拿起了手机看了看,陈婉若没有联系过自己。

    这就对了嘛,搞的那么伤感作甚?

    “诺诺姐,柳诚送给我一个礼物,就是一对石膏娃娃,我想送给他个礼物,你觉得什么好?”李曼迈着小碎步,来到了客厅,低声问着柳依诺。

    柳依诺想了想说道:“以前的话,你可以给他买高达,但是他似乎对高达不感冒,我上次回家送给他的,他到现在都没拆,也不知道是忘了,还是不喜欢这些了。”

    “不过上次,我给他买键盘的时候,他那双眼睛,简直了,凶巴巴的盯着键盘,生怕别人抢了去,买给他的,也不知道凶给谁看,跟个小狼狗似的。”

    李曼一脸为难的说道:“我都把那个高达拆了组装好了,他都没发现架子上多了一个高达啊。”

    “我想到一个,还是以前的时候了,他之前很喜欢迷你四驱车。但是最后一个四驱车,还是上高一的时候买的了。后来…也不知道现在他喜欢不喜欢了。”柳依诺仔细想了想,才发现他弟弟现在走禁欲系的路线,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好像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

    李曼比划了一下问道:“是那种小小的吗?这么大?”

    柳依诺点了点头。

    “反正也不贵,我上次路过那个双钻的时候,一辆四驱车才十八块,我现在就去。”李曼跳了起来,就出门去了,没过半个小时,又回来了,还带了一辆四驱车。

    李曼拿着一个盒子,疑惑的问道:“这个咋样?叫什么旋风冲锋。”

    “你又不送我,你问问他呗。”柳依诺摇了摇头,努了努嘴,示意李曼去屋里试试。

    柳诚没有码字,也没有在爬虫,更没有在镶嵌代码,他刚刚在复盘几个录好的视频,提出了几个修改意见,正在和沈佳怡对剧本上的缺点。

    “噔噔噔!”李曼将四驱车放到了桌上,有些期待的看着柳诚。

    柳诚下意识的拿起了车盒,左看看右看看,笑着问道:“哪来的?做工还挺精致啊,你看这个导向轮,全金属三层垫片,你看这个凤尾,全碳纤维的,还有铝帽。啧啧,还是中径刻字胎,很识货嘛。”

    “你喜欢啊?”李曼长长的松了口气,手放在身后,笑着问道。

    柳诚点头说道:“我们把它装起来吧。”

    他花了几分钟就将迷你四驱车装好,贴上了贴画,马达吱吱吱的转了起来。

    他左右看看,从家里找了几个纸箱,再加上胶带,废了半个多小时,才做好了跑道,把四驱车放了进去。

    他很想大喊一声,旋风冲锋龙卷风,但是这个年纪又有点不合适。

    他笑眯眯的看着小车在劣质跑道上,飞速的跑过一圈又一圈。

    “你真的喜欢这个啊。”李曼看着小车在跑道上飞驰,惊讶的说道。

    柳诚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对呀,我曾经有一套三十六个迷你四驱车,有火凤凰、飓风音速、影蜘蛛、魔鬼司令,高二学习成绩下降,都被我爹给砸了。”

    说到这里,柳诚的表情就有些无奈,虽然他工作之后,自己补了一整套原厂金属喷漆的高端迷你四驱车,可惜最后都在柜子里锁着,发了霉也没玩过一次。

    因为没人跟他玩了。

    男人的快乐,其实真的没多么的复杂,很简单。

    比如现在,他就很开心。

    具体是因为李曼,还是因为四驱车?

    或许,全都有吧。

    李曼看着柳诚的笑容,吐了吐舌头,看了看姐姐,挑了挑眉。

    “没电了。”柳诚拿起了迷你四驱车,将简陋的跑道收了起来,将四驱车郑重的放到了架子上,满架子的高达都落了灰。

    从此以后,李曼来看柳诚的时候,时不时会带一款新的迷你四驱车,但是一直到柳诚做完日志分析工具的那天,都没有收集齐三十六辆车。

    四驱兄弟此时已经不是如日中天的时候,除了比较大众化的几个车型,其他的在市场上已经很少见了。

    “找不到了啊。”李曼在万能购物平台上,都没有找到其他的车型,她很尽心的做了亚克力透明罩,将车都罩上,防止落灰。

    柳诚摇头笑道:“找不到就不找了,没什么。”

    李曼喜欢什么来着?

    衣服、口红、包包、彩妆,上一世的她都比较喜欢,但是她对各种色号其实都很迷,除了死亡芭比粉之外,都可以接受。

    彩妆柳诚不太懂,每次都是买各种圣诞、新年套装,她其实对这类的东西,也很少弄,麻烦的要死,平素也不太喜欢化妆。

    至于包,包治百病。

    “柳诚,我们去买开学准备的东西吧,要买好多好多。”李曼笑眯眯的说道,拉着在干活的柳诚,不想让他干活。

    “好。”柳诚的字典里没有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