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七十六章 反客为主
    渣男的原则就是不负责任,他需要先告诉李曼和自己谈恋爱的后果。

    “我和陈婉若没有彻底分手的时候,对于你的…言不由衷,我没有拒绝你的好意,甚至理所应当,你知道我这样的人,相信你也见过这样的人,他们都是花花公子。”

    “你清楚的知道我是什么人,所以你才会犹豫,你才会在我和陈婉若分手后,和我玩这种恋人未满的游戏。我想你需要想清楚,而不是一冲动就说喜欢。”

    “这完全是在飞蛾扑火,你是个好女孩。”

    李曼能够知难而退吗?

    上辈子,她已经活的够难堪了。

    “我知道。”李曼点了点头,随即又撩动着头发,看着人来人往,沉默了许久才说道:“你…的确挺渣的。”

    “不主动,我们明明已经跨过了朋友的界限,你也不否认我们的关系,看似默认,却从来不主动,不主动联系我,不主动说喜欢,不主动约我出来玩。这是什么?以逸待劳?”

    “不拒绝,对女孩子的好意心知肚明,却不拒绝一切对你的示好,对于付出,你安心享受着,甚至还会故意制造一丝好感,继续让我付出下去。这是什么?欲擒故纵吗?”

    “不承诺,你从来不给我任何的承诺,你也不给陈婉若任何的承诺,不会给陈婉若未来,也不会给我未来。这是什么?隔岸观火吗?”

    “不负责,保持一种暧昧关系,对我的事也漠不关心,甚至到一片涂泽的时候,你会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早跟你说过了,我不确定能不能喜欢你,我也不想伤害你,是我主动扑上去的。这是什么?虚虚实实吗?”

    李曼将柳诚的渣男说的明明白白,甚至发动了一叶知秋的能力,知道柳诚在故意制造好感,在养鱼。

    柳诚的确是蛮喜欢四驱车的,但是那都是十几年前的喜好了,自从买了那一套三十六支的金属原厂喷漆的四驱车之后,就已经索然无味了。

    的确是没人陪他玩,他自己何尝不是玩累了呢?

    他后来把四驱车的马达,放进了一个很奇特的玩具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以后,就只买马达了,速度是真的快。

    他的喜欢,是在演戏,李曼察觉到了,真是一个心细如发的女孩子。

    “所以说。”柳诚满是笑容的说道:“何必勉强自己呢?”

    “你怎么知道我是勉强自己呢?”李曼却转过头来,满眼都是笑意的说道:“这世间有三样东西,是掩藏不住的。”

    柳诚想了想说道:“贫穷、咳嗽,和,我喜欢你?”

    “所以说你是个渣男啊,你看这样的句子你都知道,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应该不知道这句话才对。”李曼眼角都带着笑意。

    “可是正是这样的你,才有吸引力呀。”

    李曼轻声说道:“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不敢和你对视,不敢主动联系你,生怕你看出我的心思来,虽然你完完全全明白。这是掩耳盗铃罢了。”

    “过一段时间,想要极力的掩饰,不敢和你有任何亲密的举动,生怕一个忍不住,变得更加主动,不过,这是我在自欺欺人罢了。”

    “之后,就会失眠,就会痛苦,就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见你,即便是再合理的理由,也不过是想要瞒天过海罢了。”

    “在那之后,感情的阀门已经打开,如同涛涛巨浪一样,不断的冲刷着心里的防线,一步步的放弃那些底线!最终溃不成军。”

    “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李曼越说眼睛越亮,带着期盼目光炯炯的盯着柳诚说道:“你知道吗?”

    柳诚疑惑的问道:“什么?”

    “我打算反客为主。”

    “我要在你说喜欢我之前,说我喜欢你,我要在你抛弃我之前,先抛弃你,就像你心狠手辣的抛弃陈婉若一样,这样,受伤的就是你了。”

    李曼说完带着期盼的眼光看着柳诚,希望他能给一个答案。

    柳诚沉默了片刻:“请问,你的脑子里是带着一本成语词典,还是有一本三十六计?你这一套套的,还挺合理。”

    “你!”李曼气的别过了头,气呼呼的咬着吸管,柳诚的回答完全就是在转移话题,根本没有正面回答。

    柳诚拉住了李曼的手说道:“我也喜欢你。”

    李曼喜笑颜开,这一笑,似是山花烂漫。

    她略带些羞涩的说道:“但是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快,让我享受下恋爱的过程,好吗?”

    “好。”

    李曼虽然理论一套又一套,归根到底,不过是在给自己的白给,找个合理的理由罢了。

    再怎么引经据典,也改变不了白给的事实。

    这个十二年前,如同一张白纸一样的女孩子,她很纯粹,她的感情是真挚的,是不顾一切的。最终也没逃脱世界线的收束,再次爱上了自己。

    他买了很多的东西,足足的装了一个行李箱,这种行为其实很愚蠢,因为到了京城再买也不迟,装进行李箱里,徒增旅行成本罢了。

    但是都是心照不宣的一起出去玩的理由罢了。

    柳诚美滋滋的吹着口哨,坐到了电脑前,打开了显示器,还放了一首音乐,一首《过火》从印象里缓缓传出。

    是否对你承诺了太多~

    还是我原本给的~就不够~

    你始终有千万种理由~

    我一直都跟随你的感受~

    直到所有的梦已破碎~

    才看见你的眼泪~和后悔~

    我是多想再给你机会~

    问问你,究竟爱谁~

    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

    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

    ……

    柳诚哼着歌,日子过得也很快。

    他终于经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完成了自己的主程序,一个在线的web日志检测工具的客户端和服务端,不是太过复杂的东西。

    “沈佳怡,你能找一个网页设计的吗?我们需要重新规划一下我们的网页了。”柳诚给沈佳怡发了个消息。

    沼泽阔步者:【我认识的网页设计师都好贵。】

    “能做好视觉和交互就行了,要简洁,高效,我需要时常更新漏洞库和漏洞分析,我们之前送到各大厂商手里的漏洞也是我们实力的证明,大约就几个页面就可以了。”柳诚简单的诉说了一下一个产品锦鲤的需求。

    沼泽阔步者:【你的要求好简单啊!你能说的具体一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