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八十三章 无处安放的罪恶感
    柳诚大学选修过心理学,大约明白这个柴刀警告的原理,无外乎那些埋在记忆之海深处的记忆,在警告着他,如此情况下坦白,也会被刀。

    他因为那些不记得的记忆里,应该有陈婉若回国之后,成为了他鱼塘里的一条鱼。发现自己打算跟李曼那边上岸的时候,刀了自己。

    他可以肯定的是,那句话是陈婉若说的:“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这很符合陈婉若全都要,贪心鬼的心态,大户人家,都是这样。

    “电话响了。”柳诚抓起了电话,示意她小点声,是柳依诺打来的。

    “嗯,陈婉若在这里。”他接通了电话,言简意赅的说明了现在自己的困境。

    陈婉若一把抱起了电话,大声的说道:“姐姐!”

    淦!

    柳依诺猛地跳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手机,得亏李曼已经决定去学校,完成招生办的工作。

    这要是去了余杭,她亲爱的弟弟,岂不是直接原地爆炸,螺旋升天?!

    她愣在原地,这弟弟要是被雷劈的时候,会不会连累到自己?!

    妈的,真是一对狗-男-女-啊!

    “婉儿呀,怎么去余杭了,是旅游碰到的吗?”柳依诺眉头紧蹙的问道。

    ……

    “到了香江那边,一定要注意安全,平时出门的时候,跟着同学一起,知道吗?”柳依诺平复着自己那颗砰砰砰直跳的心脏,说道:“把电话给柳诚,我跟他说几句。”

    “柳诚,你迟早要遭天打雷劈的!”柳依诺压着怒火低声骂了柳诚一句,挂断了电话,她本来是催稿的,这还催什么?

    这几天肯定一丁点的稿子交不出来,时间、精力不被榨干了才怪。

    柳诚面色惨白的说道:“我们吃饭去好不好?我很喜欢吃饱饭的饱腹感,这你是知道的。”

    “而且我现在饿了。”

    “好吧。”陈婉若撅着嘴,站在了化妆镜前,梳理着自己的头发,今天虽然睡得很香,但她还是要用化妆掩盖自己的憔悴。

    她又变成了那个青春靓丽无敌美少女的陈婉若,一如既往的自信,一如既往的迷人。

    她挎着柳诚的胳膊,故意紧了紧说道:“走吧。”

    她的“男朋友”喜欢什么,她心知肚明。

    柳诚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看电影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

    陈婉若选的电影是《飞屋环游记》,和李曼的品味出奇的一致。

    他这次没有动手动脚。

    渣男养鱼,四处PUA的时候,并不是想象的那样,乐在其中,不可自拔,也会有一些无处安放的罪恶感。

    当然他承认那很快乐,比如现在,他不动手动脚,陈婉若却对他动手动脚,主动的抓着他的手,死死的不松开。

    像极了当初上课的时候,牵着手上课的模样。

    老卡尔又写下了那句:【现在开始你自己的冒险吧!】

    他走出电影院的时候,看着满天的星辰忽然开口说道:“婉儿啊,你知道的,我在骗你。”

    噗,又是一刀。

    柳诚面不改色,习惯了。

    就是有一点疼罢了。

    “我和…”

    陈婉若却看着别处,似乎是没有听到柳诚的话,指着一家门店说道:“我想买衣服,我们走吧。”

    他坦白的施法,没有被柴刀警告打断,而是被陈婉若强行岔开了话题。

    是真的没听到,还是装聋作哑,不愿意提起这件事呢。

    “都市丽人?”柳诚略显有些尴尬,这地方,不陪着女朋友,男人不会进去。

    他示意陈婉若自己进去挑衣服,然后拨通了李曼的电话,李曼对爱情要求有细节。

    “嗯,我刚忙完,出来吃个夜宵,对呀,好多事,你准备睡了吗?这么早,才不到十点啊,哦,你要睡美容觉?嗯。”柳诚抓着电话用着平日里的语气,笑眯眯的和李曼说着每天的日常。

    “在等我的晚安吗?”柳诚笑着说道:“晚安。”

    女人买衣服都很慢,尤其还是这种衣服,柳诚有足够的耐心,可是他一个电话打完,陈婉若依旧在店里。

    “叮咚。”

    陈婉若:【你进来。】

    柳诚对于逛都市丽人是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尴尬,他刚才只是处于礼貌等在门外而已。

    他对挑这种衣服是有些经验的,随即的拿了几款,就让有些选择困难症的陈婉若,没有了选择的难题。

    “我要进去换衣服,你要不要进来看看啊。”陈婉若拿着两三套试着问道。

    柳诚撇了撇嘴,示意服务员还在。着小妮子,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陈婉若转过头来问道:“你好,我这个太大了,扣不上后面的钩扣,能不能让我男朋友帮我一下。”

    服务员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几款,略微呆滞的说道:“那是前扣,不需要从后面钩扣,你们要干什么?”

    柳诚不由想到了优衣库的试衣间,将陈婉若推进了试衣间,以他的眼光和手感,这几件完全适合陈婉若而且不会大,也不会小。

    “那几件结一下账吧。”柳诚拿出了卡,又闪电般缩了回去,掏出了钱包拿出了现金,才松了口气,一直没有发动渣男功力,差一点点就落下了把柄。

    他十分礼貌的说道:“现金结账。”

    “请先生有会员卡吗?”服务员在收银台十分自然的说道:“如果没有的话,我们这里现在在做活动,普通会员卡20元以上商品可以打九折,金卡会员用户20元以上商品可以打8.8折,同时积分还可以在我们……”

    柳诚立刻摇头说道:“不,不需要,谢谢。”

    他没有任何一张所谓的会员卡,餐饮、美发、珠宝首饰、旅行社、酒店、专卖店等等,他从来不办这些东西,这些卡都是罪证。

    “好吧。”服务员自然而然的说道。

    柳诚一点都不急,陈婉若十分开心的在商场里,买了几件衣物。

    “我们买点酒吧,好不好?”陈婉若抿着嘴唇,小心的说道:“我有一点点害怕。”

    柳诚笑了笑,这就到了他最擅长的领域,他找了找,拿了一瓶百利甜酒。

    这酒与其说是酒,还不如说是融化后的冰激凌,添加了一点点威士忌之外,有浓郁的香草、巧克力和牛奶的味道,但是酒精浓度不算低。

    给女孩子喝这种酒,一般都是不安好心,喝着喝着就喝多了。

    “如果去留学,21岁前不能买酒的,每个州的情况不同,你一定了解清楚。即便是甜酒也不可以,知道了吗?”他善意的提醒了一下陈婉若。

    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规定,出门在外毕竟不比在家里。

    陈婉若疑惑的说道:“好,知道了。除了跟你在一起,我不会和别人喝酒。”

    他又拿起了一瓶伏特加,看着品牌,一时间有些感慨,这是一款远不如灰雁知名,却比灰雁更加纯粹的伏特加,名叫:极北苔原。

    伏特加的酒味并不浓郁,喝习惯了就跟喝水一样,喝着喝着就喝醉了。

    他又买了几包零食和口香糖,犹豫间,从货架上挑了一个拦精灵。

    “好了。”柳诚拉着陈婉若,走向了柜台,安心结账。

    回到酒店,他将两瓶酒放到了酒店的小冰箱里,打开了床头昏黄的灯光,点了香薰,拉住了窗帘,打开了电脑,放了点音乐,他将声音稍微放大了一些。

    女人洗澡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柳诚对此知之甚详,他开始在键盘上飞舞,写了一章稿子,发给了柳依诺。

    一生之敌:【哎呦,哎呦,这是谁呀,这个时间点了,还在码字的驴,婉儿呢?】

    码字的驴?

    “洗澡。”柳诚看着这一如既往的调侃语气,回复了一句。

    一生之敌:【你不怕出门被车撞死,喝水让水给呛死吗?】

    “一切都拜托姐姐了。”柳诚回复了一句,他要拜托的事,以他们姐弟的默契,完全不需要明说。

    柳依诺的问题其实核心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罪恶感。

    很多人都觉得男人在四处沾花惹草的时候,是完全没有任何的罪恶感的,这完全错了。

    有些是逢场作戏不得不那般,有些是不懂应该如何拒绝对方,更有可能是为了追求刺激,原因很多,但是事后,却是那无处安放的罪恶感。

    会不会遭报应?

    大部分都不会。

    如何拒绝陈婉若?他试着拒绝,哪怕是柴刀了他两次,他依旧想要把实话说出来,但是陈婉若压根不想听,索性,他不想那么多。

    无处安放的罪恶感啊。

    既然无处安放,丢掉就好。

    人嘛,开心就好。

    “我好了。”陈婉若裹着睡衣,怯生生的出现在了卫生间水汽弥漫的门前,打开门之后,纯白色的水汽笼罩着有些懵懂的陈婉若,平添了几分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