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八十四章 爱需要理由吗?
    “给我吹吹头发吧。”陈婉若款款走来,坐到了椅子上。

    柳诚轻轻揉动着陈婉若的秀发,打开了吹风机,轻轻一吹,满屋都是玫瑰柚的香味儿。

    她的发质极好,乌黑柔软泛着一股细细的亮光,像黑夜里萤火虫的微光,波浪似的泄在了脖子和肩膀之上。

    一头看似零乱的头发,看似像一簇蓬松的细草,却是一簇舒卷的流云。

    “诚诚,帮我把头发绑起来吧。”陈婉若抓着柳诚的手,将皮圈套在了他的手上,满是笑容的说道。

    柳诚点头:“好。”

    他撩起了秀发,露出了天鹅颈,熟练的扎了个马尾,笑着说道:“等我一会儿,我去洗澡。”

    他的速度很快,陈婉若坐在椅子上发呆,不停的玩着绞手指的小游戏,似乎她的手指之间有无穷的奥秘一样。

    他从冰箱里取出了甜酒和伏特加,稍微晃动了下,给陈婉若倒了一杯甜酒,给自己倒了半杯甜酒之后,拧开了伏特加,倒上之后,点燃了上层的伏特加,这是一种极为简单的鸡尾酒。

    甜酒有巧克力和牛奶的味道,而伏特加清淡至极,只有酒的味道,冰过之后再点燃,就是冰火甜苦四重天的享受。

    “我要喝你那个!”陈婉若抿了一口自己的甜酒,是很好喝,但是柳诚玩出的花活,她有些好奇的说道。

    柳诚盖灭了伏特加,递了过去,说道:“试试吧。”

    陈婉若拿起了吸管一口饮尽,满脸都是红润,抿着嘴唇说道:“好喝。”

    “婉儿,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柳诚又倒了杯酒。

    他当然知道不应该如此,李曼是个好女孩,但是这迷人的气息,他早已沉迷其中。

    舒缓的音乐依旧在响起,香薰让空气中带有一丝丝的甜美,混合着玫瑰柚的发香和薰衣草的香气,鸡尾酒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烁着迷人的色彩。

    陈婉若欲拒还迎。

    气氛已经到了顶点,柳诚用了三成不到的渣男功力,营造了一个极佳的氛围。

    但是他依旧没有失去理智,十分破坏气氛的问了一个不太适合问的问题。

    柳诚满饮杯中酒,伏特加就像水一样,没有特别的味道。

    但正因为如此,喝酒的人,才会一杯接一杯,杯不停,酒不断。

    他守着最后的理智,给了陈婉若最后一个后悔的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最后后悔的机会,虽然他们已经知道此时,彼此,已经落入了悬崖之中。

    “柳先生,当你想太多的时候,这里,会长皱纹的哦。”陈婉若忽然站了起来,口吐兰气,有牙膏的冬青味儿、甜酒的甜腻、伏特加的纯粹,她踮起脚尖,轻轻的点了一下柳诚的额头。

    她喘着粗气,低声说道:“所以,不要优柔寡断了,为什么,你需要爱上某人的理由呢?”

    “也许是我太幼稚,也许是我太年轻,也许是我太笨拙,所以我无法体会,理智的爱情是什么。”

    “我爱你,仅仅是我爱你。”

    “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理由,你长得好看行不行呢?”

    陈婉若重申了自己颜狗的属性,将事情变得合理了几分。

    柳诚吹熄了香薰,她轻轻的解开了睡带,把柳诚推到了床上。

    ……

    次日清晨柳诚准时被生物钟唤醒,看了一眼睡的昏昏沉沉但十分安宁的陈婉若,她的脸上终于没有了惶恐和不安。

    他吻了下陈婉若的额头,起床跑步、买早餐、洗漱。

    他其实一直在想,是不是陈婉若刀了自己。

    她的爱,是一种求之不得的恨和触手可及的爱的叠加态。

    在留学梦破灭,爱情又变得遥不可及,什么都想要,而又什么都得不到,她是不是也会像现在这样变得不可理喻?

    但是渣男的自己,会让陈婉若走上只有刀了自己的地步吗?那岂不是太小看渣男这个词了?

    陈婉若她只想拥有而已,她很好骗。

    不是柳诚招数有多么的高明,而是陈婉若会自己骗自己。

    “起床了。”柳诚拍了拍熟睡中的陈婉若。

    陈婉若揉着眼睛,看着一脸宠溺的柳诚,用力的摇了摇头,抱紧了被子,带着期许的眼神,撒娇的说道:“让我再睡会儿,好不好嘛,困死了。”

    “好。”柳诚和陈婉若在一起的时候,脸上从来都是笑容:“拿你没办法啊。”

    “可是我肚子饿了,你喂我吃饭。”陈婉若抱着被子,提出了自己的小要求。

    “好,但是吃饭前要先刷牙。”柳诚揉了揉陈婉若的头发。

    陈婉若的表情瞬间垮掉,看着被窝,又看着卫生间,只好撩起了被子。

    “啊!”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着寸缕,猛地盖上了被子,满是羞意的说道:“把头转过去。”

    啥都看了,这反而害羞起来?

    昨天怎么没看到这种矜持呢?

    “你帮我把睡衣拿来,好不好?”陈婉若伸着胳膊,最终放弃了努力,糯糯的求助的说道。

    等到陈婉若起床之后,他拉开了窗帘,带上了电脑包说道:“我今天还要去奇酷,那边是日志宝运营的第一天,我得盯着点,虽然是第一款产品,但其实也是技术测试,虽然我对自己信心十足,但是事实就是,还是需要调试。”

    “嗯,我知道你是来工作的嘛。”陈婉若换上了一个小白裙,却没穿鞋,在床边踢来踢去。

    “你呢,怎么安排?”柳诚想了想说道:“我联系了旅行社,你可以跟团去玩,如果不想跟团的话,我电脑上有旅行攻略,你可以看看,西湖那边可以逛一天。”

    陈婉若摇了摇头说道:“你是生产队的驴,我可没那么好的精神头,你走了我看会儿电视,再睡会儿,要不晚上就没力气了。”

    初为人妇就这么口无遮拦了吗?

    “楼下有游泳池,也有SPA,你要是闲得无聊,可以四处转转。”柳诚换了个建议。

    陈婉若摇了摇头:“我哪里都不想去!你中午要回来陪我吃饭,知道吗?”

    “嗯,奇酷又不管饭。”柳诚点了点头,背上了背包,离开了酒店。

    他先给柳依诺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李曼的情况,知道她并没有改变行程,才打给了李曼。

    “嗯,早上起来当然跑步了。”

    “我现在在去奇酷的路上,好,我知道的,今天有雨,我带伞了,嗯,不用担心我,照顾好你自己。”柳诚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用平时的语气和李曼打着电话,说着在余杭的见闻。

    他穿过了竹林,走到了奇酷的楼下:“我到奇酷了,先不说了。”

    呼,他打完了电话,揉了揉脑阔,调动了表情管理大师,管理好自己的表情,踏入了奇酷的独栋办公楼。

    他还没走到技术部,就听到了高文龙在高声的咆哮着!

    “快快快,布置牺牲主机,保护主服务器,过滤掉不必要的服务和端口,降到最低的80个端口,反向路由器,检查访客来源,将虚假IP立刻屏蔽!动作快些!”

    “主页面还有响应吗?”

    一个程序员面色抽搐的说道:“高工,登陆认证已经崩溃了。”

    “论坛、评论区无法响应。”

    “用户动态快崩了。”

    ……

    程序员在机房和技术部来回穿梭着,但是很快高文龙就不再呼喊,而是呆坐在工位上。

    所有人都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看着只能访问的静态化首页,其余的全部失去了响应。

    柳诚满是回忆的看着这一幕,满满的都是既视感。

    “准备重启服务器吧。”

    高文龙最先振奋起来,拍了拍手,鼓励着大家:“这样的攻击已经很多次了,对方得手之后,短时间内不会再来,运营部和客服部那边的总监马上过来,大家打起精神来。”

    高文龙也是强作镇定,但是他那股由骨子里发散出来的无力感,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颓然和落寞都写到了脸上,眼睛也无法掩盖那种由内而外的疲惫感。

    整个技术部的程序员们,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刚刚打了一场败仗,对方得胜乃还,他们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整个办公室里,有一种绝望的气息在蔓延,他们只能看着黑客攻击他们的机房和服务器,能做的只有等待。

    “艹!这个月第几次了?十五次还是十六次!”一个程序员忽然愤怒锤了一下键盘,站了起来,茫然失措之后,又颓然的坐到了工位上,他们甚至不知道是谁在搞他们。

    “发生了什么?”柳诚耸了耸电脑包,一脸奇怪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