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八十九章 所以,爱是什么?
    “我刚下飞机,在余杭。”李曼笑着说道。

    柳诚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推动了五成渣男的功力才稳住了自己的脸色和语气,带着一点点惊喜和一丝丝的笑意说道:“是吗?到机场了吗?我去接你。”

    李曼笑盈盈的说道:“骗你的啦,有没有在外面沾花惹草啊?”

    柳诚依旧没有放松自己紧绷的神情,站在机场的柱子后面,巡视了好久,才轻轻的吐了口浊气说道:“那没有,忙都忙死了,昨天还熬了个通宵。”

    李曼疑惑的问道:“你鼻音好重,是感冒了吗?”

    “嗯,鼻音很重吗?的确是有点感冒了,这边下了一场雨。”柳诚抽了抽鼻子,他感觉鼻子很难受。

    李曼有些不开心的说道:“都怪我,我应该跟你一起去的。”

    “是呀,你该跟我一起来的。”柳诚十分坦然的说道。

    “你来了,然后我们两个人,一起感冒,一起去挂号。”

    “今天忙不忙啊?”

    “一会儿去奇酷签约,三台服务器,一个月六万块哦。”柳诚像是炫耀在沙滩上堆叠城堡的小孩子一样炫耀着自己的成果。

    “阿嚏!”柳诚重重的打了个喷嚏。

    “嗯,我知道了,会注意安全的。”柳诚打了个出租车,前往奇酷的路上,和李曼腻歪了很久。

    无处安放的罪恶感?

    已经扔掉了。

    “阿嚏!”柳诚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十分不适的揉动着鼻尖。

    他发现自己可能是真的感冒了。

    他强打着精神,赶在服务器开启之前,部署完成了自己的日志宝。

    “如此之下就没什么问题了。”柳诚拉开了电脑椅,十分确信的说道:“如果要动什么配置,你一定记得提前跟我说一声,我给你远程调试。”

    “包售后啊。”高文龙的笑容略带着一些憨厚,柳诚点了点头说道:“只要是在持续试用期间,可以随时咨询我。”

    三台web服务器,每一台的作用不同,都需要安装软件,这是一笔每个月6万块的买卖,还有一份按次收费的咨询服务。

    “合同我们集团的法务部已经审过了,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签字吧。”邵明颍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路过技术部的时候,叫上了柳诚。

    她一进办公室就把自己的卡其色高跟鞋脱了下来,换上了平底拖鞋,略微有些痛苦的揉着脚裸。

    “生病了?”邵明颍将签了字的合同放在了茶几上,她现在的动作很不雅,但是她已经顾不上了。

    反正柳诚很年轻,真的有什么,说不上是谁吃亏是占便宜。

    柳诚点了点头,拿起了合同,一式三份,他快速的签了字,咨询合同也翻动着签了字,双方达成了真正的合作。

    “有空吗?一起吃个饭?”邵明颍客套的问着。

    柳诚当然知道是客套,拿着自己的两份合同站了起来,说道:“邵总大忙人,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嗯。”邵明颍没有起身相送。

    她靠在沙发上,摊着身子,奇酷的权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现在是刀刀见血的时候,哪怕是一个每月6万的支出,都要送到集团的法务部过审,他们这个子公司,完全没有决断的能力。

    这让邵明颍相当的疲惫,公司的运营已经让她筋疲力尽了,现在的权斗,更是让她心力交瘁。

    柳诚将合同放到了电脑包里,然后到酒店退了房,结账的时候,才发现,房间里少了一条毛巾。

    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刷卡离开了余杭。

    “阿嚏!”

    柳诚回到了济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路上灯火通明,柳依诺骑着她的粉红色小摩托,等在机场外面。

    “姐,你是不是一直在心里骂我啊,我这一路上打了多少喷嚏了?”柳诚跨坐到了小摩托上,揉着鼻子问道。

    柳依诺十分奇怪的问道:“感冒了,还是水土不服啊?怎么了?”

    “没什么,大约是着凉了吧。”柳诚含含糊糊的回答着,他总不能说是因为那什么腰酸背痛,外邪入体吧。

    柳依诺扣上头盔,一拧油门:“先去医院。”

    柳诚抓着柳依诺的腰,看着仪表盘上的数字,大声的喊道:“超速了,拍到要罚款的,慢一点。”

    “没事,这边没有摄像头。”柳依诺的摩托车速度变得更快了些,柳诚坐在后面,只有担惊受怕,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速度将近七十迈!

    他下了摩托车,更觉得头晕目眩,也不知道是晕车还是因为生病,他吞了吞喉头,天知道这一路是怎么飞过来的。

    “姐,明天去挑个车吧,你不是考了驾照了吗?我实在是扛不住你这个摩托。”

    “先看病。”

    ……

    “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柳依诺煮着饭,十分不满的皱了皱眉头说道。

    柳诚想到了柴刀警告,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又不知道怎么拒绝她啊,当时情况满特殊的。”

    柳依诺一脸嫌弃的说道:“所以啊,这就是你做渣男的理由,不知道怎么拒绝,索性就不拒绝。”

    饭已经烧好了,但是父母依旧没有回来。

    “哦?”柳依诺抱着恐龙抱枕,疑惑的问道:“爹妈怎么还没回来啊,我要告诉他们,让他们好好的批评教育下你。”

    “我们老柳家没有你这样的人!”

    “你知道爱的本质是什么吗?”柳诚放下了水杯,拿起了笔记本,写了一个名词:“富兰克林效应。”

    “托尔斯泰曾经在《战争与和平》一书中写道:我们并不因为别人对我们的好,而爱他们。而是因为自己对他们的好,而爱他们。”

    “其实这就是一种心理学现象,名叫富兰克林效应,富兰克林就是那个美利坚的雷电掌控者,在做宾尼法尼亚州议员的时候,有一个政敌,很难对付。”

    “为此富兰克林就借了这个政敌一本书,他还书的时候,他附加了一个纸条,对他的政敌道谢,他们开始沟通,最后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这份友谊一直维持了一生。”

    “让别人喜欢你的最好方法,不是去帮助他们,而是让他们来帮助你。这就是富兰克林效应。”

    柳依诺点了点头,她明白柳诚说的这个道理,有些疑虑的问道:“但是这和我们讨论的话题,爱是什么,有什么关系呢?”

    柳诚满是回忆的说道:“一旦陷入了富兰克林效应,人们做了某种选择,就好比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并让你轻易走不出去,这在心理学和经济学中有一个共同的名词,叫做路径依赖。”

    “是一种十分普遍的现象。当习惯了去付出之后,人们就会不自觉的说服自己,然后越陷越深。直到陷入认知失调。”

    柳依诺抱紧了自己的抱枕,眉头紧蹙的问道:“认知失调?”

    柳诚把玩着手中的水杯:“认知失调是指一个人的行为,与自己先前对自我的认知产生分歧,从一个认知推断出另一个对立的认知时,产生的不舒适感、不愉快的情绪。”

    “更加通俗的意思,就是在走出舒适区是那种不适感。”

    “现在陈婉若,就是陷入了这种认知失调,她在这条路上走的太远了,想要走出来,就会产生不适感,而这种不适感,最大的障碍,就是沉没成本。”

    柳依诺当然懂什么叫做沉没成本,经济学和商业决策制定中都需要用到沉没成本这个词语。

    柳诚放下了水杯,继续说道:“什么是沉没成本呢,就是为走这条路所付出的、已经不可收回的支出,如时间、金钱、精力等称为沉没成本,成本是为了得到某物而付出代价的总和。”

    “陈婉若为此付出了三年的时间、付出了几乎这辈子最大的勇气、付出了她的所有精力和心血,来浇灌这段感情。”

    “所以,她要走出这段阴影,它的沉没成本越大,产生的认知失调就会越严重,就会不断的抛弃自己的底线,最终,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陈婉若陷入了“富兰克林效应”的圈套,付出了无数的成本,然后又染上了“路径依赖”的惯性,接着又踩到了“认知失调”的陷阱,最后还有一个“沉没成本”拽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陈婉若的心理。

    “所以呢,爱到底是什么?”柳依诺抱着自己的恐龙抱枕,有些好奇自己的弟弟又有什么歪理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