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九十章 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柳诚砸了咂嘴,讲出了自己纵横三十余年总结出的经验:“爱、感情,就是对一个人付出的总和。”

    柳依诺的表情十分的精彩,她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弟弟,她真的是第一次认识到这样的弟弟,把感情分析的这么透彻。

    那恋爱还有意思吗?

    “当陈婉若停止她的付出之后,她才可以慢慢的解除沉没成本的束缚,慢慢的走出舒适区,适应认知失调,最后停止付出的时候,逐渐形成新的路径依赖,她自然就走出来了。”

    柳依诺一脸惊骇的说道:“这理论知识也太丰富了,你这都搁哪里学的?!”

    “不是,你等会儿,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爱会消失,对吗?”

    柳诚点头说道:“是的,爱是会消失的。”

    柳依诺忽然坐直了身子,将自己手中的鳄鱼抱枕猛地砸在了柳诚身上,笑着说道:“差点被你忽悠过去了,什么爱、感情,是对一个人付出的总和。”

    “老娘对你付出了十八年了,哈!”

    “小时候爹妈把我鸡蛋给你,稍微大点,我的玩具都是你的了,上学了,你有自行车,我天天地奔,上中学给你买四驱车,我上大学还给你带高达。”

    “时间、精力、金钱,老娘哪一样付出的少?”

    “哦,这就是什么富兰克林效应、路径依赖、认知失调、沉没成本了?”

    “糊弄谁呢!”

    柳诚接住了抱枕,莫名其妙的看着柳依诺,拍着桌子说道:“你这个想法是不对的,你是我亲姐姐!我们之间是亲情,和这个完全是两码事!”

    柳依诺一脸不屑的看着柳诚:“别给我来这套!老娘在学校是通济辩论队的冠军选手,你这是完全的诡辩!出尔反尔!明目张胆的悔棋啊。”

    “你刚才还说,爱、感情,是对一个人付出的总和,现在就跟我说两码事?”

    “再说了,我和你又没啥血缘关系,我可是有登记证的人,别乱攀亲戚。”

    柳诚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她的嘴皮子这么厉害,感情还是辩论赛的冠军选手:“失敬失敬,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再您跟前儿班门弄斧了,您赢了,成不成?”

    这有什么好辩论的?

    他讲的是陈婉若,柳依诺这是扶弟魔的心理疾病,套到他这套理论里,十分适用。

    柳依诺得理不饶人,不依不饶的说道:“按照你的说法,感情是对一个人付出的总和。”

    “我粗略的算了算,这个世界上,论对你柳诚付出的总和,老娘说天下第二,没人敢说天下第一吧。”

    “从你两岁起,爸妈工作忙,从小到大什么作业不是我辅导你的?这是不是精力成本?”

    “从小到大你玩的玩具,是不是都是我的?是不是金钱成本?”

    “时间成本就不用说了,打我记事起,我不是在带弟弟,就是在带弟弟的路上!”

    “来,让姐姐抱抱!妈耶,这张俊俏的小脸,早就想掐掐看,是不是嫩出水了!”

    柳依诺直接伸爪子,一只手要抓住了柳诚的耳朵,另外一只手,就要挎住了他的脖子,看样子真的打算动手掐。

    柳诚一蹦三尺远,围着茶几,躲着柳依诺的魔爪:“滚啊!你这个色胚!男的女的,你都不放过是吧!”

    “你过来!”

    “我傻呀!”

    “你过来不过来!”

    “打死不过去!”

    ……

    柳依诺终于玩累了,靠在沙发上,还别说,柳诚这套关于感情的歪理,其实还是适用范围还是蛮广的。

    “这就是你渣了陈婉若,也渣了李曼的原因?我滴个乖乖,玩弄人心的高手啊。”柳依诺掰着指头认真的盘算了下,这家伙,是个高手。

    柳诚十分确信的摇了摇头说道:“摆脱认知失调的痛苦是恒定的,但是,时间越短,她单位时间内,感觉到的痛苦就越剧烈,但是将时间线拉长,她单位时间内感受的痛苦就越少。”

    “我是为了帮她更加轻松的走出这一段的阴影。”

    “让她走出来的方法,就是爱情休克疗法。”柳诚相信自己可以处理好。

    至少不会被李曼发现。

    柳依诺拍着桌子狂笑不已,指着柳诚,渣就渣吧,还玩出了这么多的花样,说的还头头是道:“渣男!理由找的蛮多的。”

    ……

    “妈,都说了,不用带了,被子搬来搬去的多麻烦,我到京城再买就行了,那个大个京城,还没我购置生活用品的地方?”柳诚看着就要往袋子里塞被子和褥子的王怀兰,赶忙劝道。

    王怀兰摇头说道:“外面卖的被子多不暖和啊!你这是出门在外,那些褥子薄薄的一层,能躺的舒服了?从家里带去,省的买了,虽说你现在能赚钱了,但是还是要省着点花,知道了吗?”

    “老话说得好,风水轮流转,此一时彼一时,你现在有钱……”

    “知道了,知道了。”柳诚赶紧打断了老妈的施法,笑着说道:“不用担心了,我都这么大个人了,放心了,不用收拾了,我要带的都装到行李箱了,安心吧。”

    王怀兰又从衣柜里翻出了一件羽绒服说道:“那这件羽绒服给你装进去了啊,我跟你说,京城不比济南,冬天可冷了!”

    柳依诺咬着个苹果,乐呵呵的看着这一幕,她去大学报道的时候,王怀兰可没这么上心,她自己打包了几件衣物,直接就奔火车站去了。

    走的时候,柳诚这个没良心的,和陈婉若去惠景山骑行,她自己一个人走的。

    柳诚用眼神求助着柳依诺,要是再这么装下去,他五个行李箱都不够,照他的想法,带上电脑几件换洗衣服,轻装上阵就行了,何必这么麻烦。

    前世出了那么多趟差,早就对出门没什么恐惧感了。

    柳依诺对付王怀兰还是有一手的,稍微劝了两句,就让儿子自己收拾了。

    “我跟你说的事,你想好了没?”柳诚收拾好了两三件衣服,问起了昨日没商量好的事。

    他到京城是上学的,公司他忙不过来。

    柳依诺有些犹豫的说道:“有几家还不错的公司,我大概率校招可以入职,待遇还是不错的。”

    “行,我一个人也忙得过来。”柳诚点了点头,姐姐也做了一辈子的扶弟魔了,她应该享受下自己的人生才对。

    谁为谁活着,对于双方都是一种极其沉重的负担。

    当然,说不失望那是假的。

    他是在校大学生,肯定有些事来不及处理,柳依诺肯帮忙当然顺趟些,不帮忙,他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自然会打理好一切,左右不过是辛苦一二罢了。

    “你很失望呀。”柳依诺满是好奇的说道。

    柳诚拉住了行李箱的拉链,打着哈哈说道:“倒是没有,只是一天看不到姐姐的风华正茂,就觉得遗憾呢。”

    “嘴还挺甜,求人办事的时候,不是那张噎死人的嘴了?”柳依诺一听,笑出了声:“我先回学校,你军训完了,就去京城找你。”

    “真的?”

    柳依诺潇洒的转了个身,收拾自己的行李:“嗯。”

    两个人拖着行李箱,再次来到了机场,只不过一个往北,一个往南。

    柳依诺笑眯眯的说道:“上次你送我是去火车站,这次是飞机场啊,啧啧。”

    “来了京城给你配个车。”柳诚十分阔气的说道。

    “我就喜欢爷们你这个阔起劲儿!”柳依诺伸开了双手说道:“到了京城,别拿出你校园的混子脾气,听到了没?少惹事。”

    “知道了,姐。”柳诚抱住了柳依诺,笑着说道:“姐,赶紧找个男朋友吧,不行女朋友也行。”

    “啊!”柳诚爆发出了一阵惨叫,柳依诺拧着他的腰肉,疼的他龇牙咧嘴。

    柳依诺抬着头笑了下,挥了挥手:“走了。”

    柳诚拉着行李箱上了飞机。

    京城,小爷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