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四章 再不走就是付费内容了
    “不是,诚哥!我可是听婉儿说,你还没跟她分手啊,你这,这个李曼算怎么回事啊!”韩泽宇站在超市的楼道间里,借着抽烟的名头,压着声音,十分愤怒的喊道。

    虽然他很愤怒,但是没有当面揭穿。

    因为整件事的根儿,不在柳诚这里,而是死死抓着不松手的陈婉若。

    柳诚弹了根儿泰山,十分确认的说道:“如你所见啊。”

    唉,无趣,少年人,你的勇敢呢?

    “那婉儿呢?!”韩泽宇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用力的锤了一下墙,愤怒的说道:“诚哥!我真是看错你了!”

    韩泽宇愤怒是有理由的,他是陈婉若的表哥,看着柳诚脚踩两条船,怒气冲天。

    之所以没有选择动手,完全是因为他打不过柳诚而已。

    “她自己放不下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柳诚叹气的说道:“你告诉她,只会让她伤心罢了。”

    而已,罢了。

    柳诚当渣男从来都是如此,被发现的时候,坦坦荡荡的承认,渣男四不原则里,可没有不承认这一条,做了就认。

    同样他一直是一个明明白白的铁渣男。

    “哈!”韩泽宇直接被气笑了,举起手又放下,又举了起来。

    “怎么要打我吗?你可打不过啊。”柳诚抬起了左脚前探微曲,重心移到了右脚,蓄势待发。

    “给我根儿烟。”韩泽宇是不会抽烟的,但是他现在脑子乱成了一团麻。

    他只想好好学习,只想好好的超过柳诚,这个在他们学校传奇一样的人物,证明自己。

    结果普通的购物,变成了良心的抉择。

    太难了!

    “你打算怎么办?”韩泽宇用力的咳嗽了两声,满是疑惑。

    柳诚笑着说道:“时间久了,她自然就慢慢放下了,还能怎么办?她什么状态,你不知道?”

    “她那段时间在家没少跟她爸妈折腾,你知道吧。”

    “正因为知道啊,所以才难啊,要不我还在这里跟你废话?!”韩泽宇拍着扶手,喘着粗气,再次评估了实力之后,举着拳头说道:“综合格斗,我一定会好好练的,总有一天,我要揍你一顿。”

    柳诚拍了拍韩泽宇,笑眯眯的说道:“我觉得以你这张脸,跟我学学怎么做渣男,更靠谱些,同流合污嘛。”

    韩泽宇还是有几分小帅气,做个海王徒弟,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跟你不一样,好不!”韩泽宇打开了柳诚的手,忿忿的说道:“谁都跟你一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少年郎啊,等你经历几个之后,自己就明白了。”柳诚以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叹气的说道。

    纯情的少年郎啊。

    “你就不怕被陈婉若或者李曼发现吗?你这是,这是,道德败坏!”韩泽宇踩灭了烟头,狠狠的说道。

    柳诚看着远方,负手说道:“这就是你要学习的地方啊。”

    “淦!”

    “那我就教教你,第一,爱情,使人盲目。你明白吗?”柳诚语重心长的说道:“如果你喜欢上了谁,不要犹豫,谈过就发现,什么叫盲目了。”

    韩泽宇差点被气笑了,将烟头扔进了垃圾桶里,忿恨的说道:“胡说八道。”

    柳诚摇头说道:“你还沉得住气吗?沉不住就先走,别在李曼那漏了陷儿。”

    韩泽宇终究是年轻,他完全无法理解柳诚,哪怕是为了陈婉若不那么伤心,选择隐瞒,但是不代表着他可以表现的那么自然。

    他甚至都做不到当着李曼拆穿柳诚的真面目,一旦拆穿之后,受伤最大的可能是陈婉若。

    他这个表妹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他一清二楚。

    柳诚的面具早就长在了脸上,他调动表情管理大师,稍微调整了下表情,走出了楼道间。

    “韩泽宇有点不舒服,说去医院,好像是水土不服,咱们走吧。”柳诚找到了左顾右盼的李曼,笑着说道。

    李曼眉头紧蹙的说道:“好大的烟味,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烟味可是他重要的保护色之一,他拿出了口香糖。

    李曼小心的挑了几包苏菲夜用,神秘的说道:“这可是军训宝哦!这款最好用哦,吸收最好。”

    “买个大水壶吧,军训很辛苦。”柳诚买了保温杯,很大个那种,夏秋交际的时候军训,补水最好的法子,不是敷面膜。

    而是拽着大大的水壶,吨吨吨的灌满。

    “这个防晒霜最好用。”李曼转过身子,笑眯眯的说道。

    “去年八字班因为奥运的关系,都被拉倒了军训基地,你们军训在学校,不会那么累。”李曼走在前面,不停的往购物车里扔着想到的物品,每买一样,就会在她那个红色的小本本上,划上一下。

    有备而来。

    “八字班是什么?”柳诚推着购物车,挠了挠头,东西实在太多了,待会回去,有些麻烦。

    陈婉若数着自己要买的物品:“就是08年入学就是八字班,以此类推,你们是九字班。”

    “那直接叫08级,09级,不好吗?别人不都这么叫吗?”

    “传统吧,大家都这么叫啊。”

    柳诚点了点头,很容易理解传统两个字。

    他当年毕业第一年是在企鹅工作,第一个项目就是QQ游戏大厅,当时用的IDE是VS2006,用的版本控制工具,叫 ClearCase,IBM开发的。

    超级难用。

    结果2020年的时候,他再次与企鹅的游戏大厅合作的时候,依旧用的VS2006,06年的版本,用了十四年之久,依旧没换。

    越大的企业,越古老的学校,调头越难,沉疴旧患就越多。

    当时QQ游戏大厅的负责人讲,他们的游戏大厅几十万行代码,就是一堆有BUG堆积而成的屎山。

    有些bug是动不得的,它维持着整个屎山的平衡。

    没了山就塌了。

    ……

    柳诚怀疑人生的看着手里的两个大包,一个军训至于这么费劲儿吗?

    “我还要去药店,买爽身粉、冰贴、藿香正气水和金嗓子喉片,你等我一下啊,我去去就来。”李曼手里抱着一个可爱的鳄鱼抱枕,向着超市外的药店而去。

    自己当年军训,有这么麻烦吗?

    柳诚仔细回忆了下,别说什么爽身粉、冰贴这些,就连军训宝,他都没带,晒得有点黑。

    当时大家都黑,谁也不会说谁。

    他将李曼买的的瓶瓶罐罐分别安置好,新生报到有三天的时间,女生宿舍,可以随便进。

    他笑着说道:“好了,我都帮你把东西归置好了,你这个小鳄鱼的抱枕放哪里?”

    “把嘎米放到床头就可以了。”李曼挽着秀发,笑着说道。

    “嘎米?”

    李曼解释道:“就是动画片小马宝莉粉红小马碧琪的宠物啊,就是这种小鳄鱼。”

    这么大了,还看这么幼稚的动画片。

    柳诚将小鳄鱼,不对,应该是嘎米,放到了床头里。

    “我给你个好东西。”李曼神秘兮兮的拿出了一张明星的照片,递给了他。

    柳诚看了半天也没认出是谁来,若是把日语爱情片的小姐姐拿给他,他多数都认识,可是这个国内男明星,柳诚就不擅长了。

    毕竟这些男明星们,都没他帅。

    “这是雨神萧敬腾啊!”李曼笑眯眯的说道:“军训的时候,记得戴在身上。”

    军训的时候,最盼望的事是什么?

    自然是下雨。

    柳诚翻动着照片,这丫头搞封建迷信都这么有趣。

    “那我走了。”

    “就这么走了吗?”李曼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柳诚主动抱住了李曼,他往前推了两步,让她靠在墙上,这样她不容易摔倒。

    “呼,呼,呼。”李曼两个手环抱着柳诚的颈部,满脸红润的问道:“太快了,太快了。”

    “这不是你要的吗?要是不要,我走了。”

    李曼将手收紧:“不许走。”

    “那你到底是快一点,还是慢一点啊,你这个女人,好难琢磨。”柳诚头抵着头轻声问道。

    爱情使人盲动啊。

    他忽然站直了身子:“再不走就是付费内容了。”

    他不是禁欲系,更不是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而是李曼宿舍的两个同学回到了宿舍,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你们好,我是李曼的男朋友柳诚。”柳诚再一次介绍了自己的身份,确定自己的地位。

    “你好。”

    李曼舍友回到了宿舍,他再留在这里也不合适,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宿舍。

    “可以啊,曼曼同学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从哪里钓到的大帅哥啊!”宿舍其余三个人立刻围了上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李曼洋洋得意的说道:“也没有很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