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十八章 网友见面
    沈佳怡说完,将两条腿放在了电脑上,抱着电脑,对着师父的QQ头像发呆。

    她很犹豫。

    一方面,柳诚一直是个网友,但是她却不知道柳诚到底长什么样,多大了,帅不帅。

    另一方面,她有忧心忡忡,担心见光死,网友见面的幻灭感,毁掉那些在心中的小美好。

    对方长得很丑怎么办?对方起了歹意怎么办?对方是条狗怎么办?

    再一方面,她也怕被日。

    柳诚作为师父是一个很强势的人,他很多指令都是命令语气根本不打商量。沈佳怡很难确信自己在对方命令的口吻下,拒绝对方的要求。

    但是不见面,心里好像猫爪子挠一样,好奇无比。

    所以。更主要的是她有一种恐慌感,她已经经过了邮件确认,要入职阿狸。关于大厂的加班,她也略有耳闻。

    她害怕,自己忙碌起来以后,这若有若无的关系就会彻底断裂。

    就像是,后端与服务端的连接一样,即便是有联系,也只剩下心跳包了而已。

    柳诚仔细的想了想,见个网友而已,又死不了人。

    而且对方又不是大恐龙,更不是乔碧萝,害怕个蛋。

    大恐龙、乔碧萝,一个十二年前的梗,另外一个却是十二年后的梗,却没有任何突兀的、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这一波啊,这一波就是时空合流!

    “好吧,你在京大,我在清泽,骑电动车二十分钟就到了,这样吧,明天下午六点,我们成明购物广场楼下的咖啡厅见。”

    沈佳怡一听,立刻窜了起来,说道:“好耶!”

    “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我会带着一个红色框的眼睛,带一个红白相间的耳机,穿一个拼接连衣裙的假两件,里面是黑色的外面白色的,穿一个小白鞋。师父你不是喜欢中筒袜吗?”

    “不对,师父好像最喜欢白丝,我找找,没有啊,我准备准备。”

    准备啥,准备…

    “正常穿就行了,热死了,裹身上一层。”柳诚叹了口气,阻止了这名宅女滑向本子向的可能。

    他对沈佳怡的目的,完全就是出于美的欣赏和为自己的《网络安全实践》工具书,找个读者。

    沈佳怡坐到了电脑前,笑眯眯的说道:“好吧,师父你真好。”

    “不是训你的时候了,是吧。”

    “嘻嘻。”

    柳诚笑着说道:“我穿一个白色的衬衣,卡其色的休闲裤,拿本《网络安全与管理》,搞得跟地下组织接头一样。”

    “那我们定个接头暗号吧。”

    “幼稚。”

    ……

    柳诚关闭了语音通话。

    这就要见网友了?

    沈佳怡和他录的视频收入不多,但是却是日后员工培训们的资料库,就像清泽校园教务处那一排排的硬盘一样,都是珍贵的视频资料。

    这种视频通常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他只是开个头,通常需要多个专精领域的大触一起录,为后来者提供学习和参考。

    而且受训者也不是每一个都看,除了在读大学生,社畜们哪有那个功夫?

    都是哪里不会,看哪里。

    次日下了大课,柳城来到了咖啡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

    李曼忙着做模型,柳诚当然是先顾着李曼这头儿,但她其实也挺忙。

    他拿着本《网络安全与管理》,这两辈子,见网友,完全是第一次遭,也是满新奇的一种体验。

    居然还有几分忐忑不安和小期待。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个正义之下全是腿的妹子,带着一个黑框大眼睛,突然凑到了柳诚面前说道。

    柳诚笑眯眯的说道:“青春作伴好还乡。”

    沈佳怡摘下了墨镜笑着说道:“男人四十一朵花。”

    “我花开后百花杀。”柳诚稍微打量下沈佳怡,比照片漂亮。

    红白相间的耳机,假两件的连衣裙,再加上巴掌大的脸庞,一双桃花眼,泛着水。

    她于咖啡厅斑驳的光线中,浅浅一笑,勾勒出一个很漂亮的小酒窝,煞是可爱。

    主要这腿,优雅只在平衡之间的美。

    至少能玩两年。

    “喝点什么,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好看的多。”柳诚合上了手中的书,用笔夹住了还没有看完的书,放进了电脑包里。

    沈佳怡有些惊讶,但还是坐下,洋洋得意的说道:“那是,追我的人能从清泽排到京大去!”

    她今天出门,还专门画了个淡妆,就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成熟些,结果她的师父,是个十八岁的少年。

    着实惊讶到了她。

    沈佳怡放下了耳机,想了想说道:“我要一杯卡布奇诺。”

    柳诚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毕竟那个可以五五开的男人,还没有给阿姨倒卡布奇诺,现在的卡布奇诺,还是很多女孩子喜欢的饮品。

    “干卡还是湿卡?”柳诚将电脑包拉好放在了桌子上,笑眯眯的说道。

    沈佳怡瞪着眼睛问道:“有什么区别吗?”

    “没什么。”柳诚示意服务员点单:“我要一杯干卡,给这位来杯湿卡。”

    “到底是什么啊。”沈佳怡好奇的问道。

    柳诚无奈的解释道:“干卡咖啡多,是最苦的咖啡之一,湿卡牛奶多,你平时喝的都是湿卡,一般咖啡店都是湿卡。”

    “好吧,我现在相信你是师父了,果然什么都都懂一点的师父啊。”

    “你知道吗?师父,除了年龄以外,你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

    “有亿点点帅气,还有点痞子气,板着脸,总是很严肃,不言苟笑。说话做事一板一眼,却不失圆滑。”

    “就像现在这样。”

    沈佳怡又好好的打量下柳诚的模样,感慨的说道:“师父你真的好年轻啊,你真的是大一的学生吗?我一直以为是你儿子要高考呢!”

    沈佳怡说完又吐了吐舌头,笑盈盈的打量着柳诚。

    柳诚点头:“是,你要看我学生证吗?”

    “可是你为什么这么厉害啊。”沈佳怡想到了自己手头的功夫,略微有些不满的说道。

    柳诚敲了敲桌子说道:“人无大小,达者为先。”

    “每次说话都是暮气沉沉,谁能通过声音听出你的大小来!”沈佳怡支着脑袋,打量着柳诚,伸出手来问道:“师父,我能掐掐你吗?看你是不是真的。”

    “咋地,我还能是充气的不成?”柳诚打掉了沈佳怡伸出来的爪子。

    声音是有欺骗性的,比如之前柳诚在B站学舞蹈和瑜伽的时候,就看到了很多男性声优,用女声拍视频,点击量很高。

    柳诚说话方式、语气、用语都透着一种半腐朽的味道,自然会让人误会,但是柳诚从来没有欺骗过沈佳怡自己的身份。

    柳诚点完了咖啡,又不停的看着手里的策划案,日志宝销售不利,他一直在思考解决方案。

    “你一直盯着我看什么?”他放下了手头的工作。

    沈佳怡抿了一口咖啡,十分确认的说道:“好看,虽然比我想象的年龄小了些。”

    “但是好看就是好看嘛。”

    柳诚点头,平静的说道:“一般一般。”

    自己拥有颜杀神技这种事,别人夸习惯了,他自己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这种事还需要说出来吗?人尽皆知的事实。

    难不成写一本《因为我长得太好看,以至于被迫做了海王的三两事》?

    “师父,我给你带了个礼物哦。”沈佳怡小心翼翼的从双肩包里掏出一个盒子。

    哎呦,还带了礼物,有心了。

    不枉费自己培养了这么个徒弟,知道疼师父。

    等下?!

    为什么感觉这么熟悉?为什么会有一种即时感呢?

    就好像是自己刚跟宿舍同学说过的那样:见面先带个礼物?!

    这不就是自己教王柯然他们的路数吗?

    见面带点小礼物,那个天然存在的界限,不断的去触碰?!

    自己一不小心成为了沈佳怡的攻略对象吗?

    他眉头紧皱的看着沈佳怡庆幸的小眼神。

    乖乖,徒弟你这孝心可不能变质啊!

    “什么礼物啊?”

    “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