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二十章 尊严,只在剑锋之上
    柳诚打开了紫荆华庭1703的大门,柳依诺先他一步,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这里,并没有让柳诚帮忙。

    柳依诺购车的时候,故意买SUV的理由,就有一条,不麻烦别人。

    她正在打扫卫生,就看到了一双发着光的大长腿,迈进了房门。

    这是谁?

    “还蛮大的嘛。”沈佳怡探头探脑的看来看去,立刻发现了在会议室打扫卫生的柳依诺,刷的站直,十分礼貌的说道:“姐姐好,我是沈佳怡。”

    “好。”柳依诺眉头紧蹙的点头,将最后的垃圾倒进了装修的盒子里。

    柳诚将自己的电脑包放到了前台,指着沈佳怡说道:“沈佳怡,我那个徒弟。”

    柳依诺对着柳诚说道:“去把垃圾倒掉,回来的时候,买三支拖把,楼上一只,楼下两支,再买点空气清新剂和洁厕灵,我给你写好了单子,在前台。”

    指纹打卡机和一个白底红纸的科威信息,出现前台的墙上。

    “嗯。”柳诚点头,离开了紫荆华庭1703,将沈佳怡交给了柳依诺。

    “你喜欢柳诚?”柳依诺直奔主题的问道。

    沈佳怡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道:“我喜欢他的技术。我好奇他到底长什么样,也好奇他的技术边界到底在哪里。”

    沈佳怡并不掩饰自己对柳诚的好奇和喜欢,但是仅仅止步于技术而已。

    聊几句骚话,还是在网上。

    如果这就是喜欢,那这世间的爱情简直太廉价了。

    沈佳怡如是想着,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孝心已经趋于变质了!

    好奇,是一个女人沦陷的开始,柳依诺叹了口气,当初李曼不就是对柳诚开始好奇?

    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和始于才华,陷于颜值,又有什么区别呢?

    “答应姐姐,以后不要喜欢他,无论如何。”柳依诺拍了拍沈佳怡,叹气的说道。

    一个李曼,一个陈婉若,她已经应对的有些身心俱疲,这要是再来一个,她岂不是要原地爆炸,螺旋升天?

    沈佳怡笑着说道:“好。”

    “我尽量。”

    “左边这里是会议室,大约十五平,除了每日晨会之外,还可以作为面试地点,新买的投影仪,亮度有点低,但是也够用了。”

    “会议室,也是柳诚来了之后,办公的地方。”柳依诺带着沈佳怡走进了会议室里,介绍着柳诚梦想起航的地方。

    一个长方桌,几个简单的办公椅,还有塑料凳,一台饮水机放在了会议室的门口。

    “这里是工作区,现在设置了二十个工位,电脑买了七台,按照柳诚的说法,他们在年底才有可能把这二十个工位塞满,为了方便交流,没有做隔板。”柳依诺看着最大的一个开间,做了工位。

    “这边是机房,服务器已经搭建好了,柳诚今天估计要住在这里,部署程序,明天早晨要将网页的web服务器和几个服务器全部布置好。”柳依诺带着沈佳怡来到了机房。

    所有的服务器已经安装好,但是系统尚未调配,尤其是主要的主程序,都需要柳诚来部署。

    “我可以帮忙吗?”沈佳怡来到了机房,闻到了那种熟悉的,全新开封的机械的味道。

    “那会忙到很晚。”

    “可是我想帮忙啊。”

    ……

    柳诚提着几个购物袋,走进公司的时候,看到了已经开始调试系统的沈佳怡,有些疑惑的说道:“你还不走啊。”

    “等着蹭饭。”沈佳怡头也不抬,继续部署着系统。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从最开始日志宝还是一个漏洞检测工具的时候,沈佳怡就已经高度参与其中。

    对于如何部署日志宝,柳诚只需要简单的提点几句就可以了。

    一直忙到了十点时候,秋风阵阵吹起的时候,柳诚才伸着懒腰,开始重启服务器,一切都部署完毕。

    他已经将web服务器和主程序,从虚拟主机转移到了机房之内。

    柳诚晃动着身体,看服务器开机,拿出了两个U盘,开始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输入了起来。

    “完成了。”他没用半个小时,就骇入了奇虎的站长工具的平台,修改了对方几个共享设置和协议,随即扫干净了,骇入日志,退出。

    沈佳怡有些疑惑的问道:“师父,你在做什么?”

    “就是奇虎每得到一份网站的日志log文件,我们就会得到一份相同的网站日志log文件。”

    “当然绝大多数都是个人网站,我们要扩充我们的数据库,也就是安全漏洞库,木马指纹特征。”柳诚解释了一下。

    “这不是耍流氓吗?小偷?!”沈佳怡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柳诚无所谓的说道:“做这种事又不违法。”

    法无禁止即可为。

    “可是这不道德啊。”沈佳怡十分震惊的说道。

    “你以为互联网公司哪家公司道德了?”柳诚笑嘻嘻的打开了一个虚拟机。

    安装了奇虎的安全卫士,什么都不做,然后没过多久,安全卫士开始报木马,并开始查杀。

    沈佳怡眨着眼睛,她当然看明白了柳诚演示的内容,其实奇虎自己发送了木马,然后自己查杀自己。

    好家伙,自己杀死自己,果然是奇虎。

    柳诚看着沈佳怡的模样,就清楚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他笑着说道:“我的共享链是基于他们服务器上散发木马的端口啊,他们只要关闭了往客户的电脑上发木马,我就无计可施了。你觉得他们舍得吗?”

    “可是为什么要自己查杀自己散出去的木马呢?”沈佳怡大疑惑。

    因为要表现自己在干活,让用户个感觉安心,稳固自己的市场份额,然后开疆拓土。

    不是什么高级手段,但是格外的好用。

    柳诚眯着眼看着不断传来的log文件,笑着说道:“他窃取了我的创意,搞免费的日志宝,砸我的盘子,仗着自己市场份额大,以大欺小的时候,谁为我主持公义?”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加倍奉还,是这个世界到了哪里,都适用的生存法门。”

    “千万不要信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屁话。忍一时,只会越想越气,退一步,只会越想越亏!”

    “这个世界,是属于勇敢者的世界。”

    “你越是胆怯,生活就越欺负你,你越是勇敢,就越没有人能够锤骟你。”

    “尊严,只在剑锋之上!”

    “师父,你又说教了。”沈佳怡伸出了一根手指头,抿着嘴想要戳一戳柳诚的肩膀,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她怕自己越陷越深,但是已经越陷越深。

    她习惯了师父这样的耳提面命,习惯了师父这样唠唠叨叨,习惯了师父分享这些生活的感悟,习惯了师父为她遮风挡雨,习惯了师父为她的未来做规划。

    萍水相逢,如此大的善意,她很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她才会跑来主动要求见面。

    “抱歉,习惯了。”柳诚略有些尴尬,网上的确是师徒,但是既然到了线下,对着别人说教,他也是头一遭。

    沈佳怡用力的摇了摇头,眼睛笑成了一条线:“我喜欢听。”

    柳依诺换了身家居服,走进了机房,笑着说道:“咖啡来了,你们在聊什么呢?”

    “技术上的事,姐姐,明天招聘就要开始了吧,你把面试的简历,和面试题给我一下,我再看看。”柳诚站了起来,因为这一个简单的共享链,他得到了如同海一样庞大的数据包。

    这也是为什么柳诚要建立自己机房的原因。

    他的服务器上有他太多的秘密。

    柳诚看了一眼机房,关上了门,摇头说道:“我希望这些同类竞品,不要自不量力的攻击我的服务器,否则我一定将他们送进牢房里。”

    “很霸气哦。”沈佳怡摇头晃脑的跟着柳诚来到会议室。

    “现在才十点,京大那边女生宿舍锁门是十一点,也不会堵车,姐姐去送一下她?”柳诚翻动着简历,打算送客。

    邵明颍拉着柳依诺的胳膊,弱弱的问道:“我能住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