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二十七章 艺术上的约定【求订阅,求支持。】
    “不好意思,一时激动,我们还是聊回我们之前的提议吧。我们想要收购你的项目,价格是这个数。”

    赵圭伸出了两根指头。

    柳诚眉头紧蹙,经历过了陈长林的事,他还是颇为警惕的问道:“两百万?”

    “不,不,不,不是,你怎么会想到这个价格呢?”

    赵圭赶忙纠正了柳诚的说法,继续说道:“我们的网络安全是互联网发展的基石,如果你自己都如此轻贱自己,那我还是劝你不要做了。”

    “那是多少?”柳诚疑惑的问道。

    赵圭十分肯定的说道:“两千万,暂时由你们负责技术支持,我们团队腾出手来,会接管这个项目,然后将其免费化。”

    厚道呀,只见过砍价的,没见过加价的。

    柳诚笑了笑,这个价格肯定不是最终的价格。

    他了解赵圭,赵圭是个人情通达的谈判高手。

    “我先把方案拿回去看看,我们回头再详谈好吗?”柳诚收起了赵圭拿出的合作方案,但是并没有马上开始谈判。

    日志宝的合格线是3亿条日志分析,现在才做了一半,等到完全做好的时候,才是发力的时候,到时候,谈价格会更合适。

    “好,我期待我们之间,能够合作愉快。”赵圭伸出手来,握手再见。

    柳诚连顿饭都没跟赵圭一起吃,因为彼此都清楚,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意向沟通,看对方是否有合作的意向罢了。

    就比如说,相亲的时候,见个面,看看眼缘,合适就继续谈。

    不合适就通过中间人说不合适一个道理。

    “你知道他们在社区上,评出了一个清泽校花来,你知道是谁吗?”李曼坐在电动车上,他们要去盈科购物中心,进行韩泽宇的实践课。

    作为导师的柳诚,自然要到现场。

    “校花?”柳诚眉头一皱,当一个女孩子问自己你知道XX美女的时候,基本代表这是个死亡问题。

    李曼抓紧了柳诚的腰:“对呀,你知道吗?”

    柳诚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从腰间传来,面不改色的说道:“咱们学校的校花不是紫荆花和丁香花吗?”

    “啊?”

    李曼惊讶了一下,随即咯咯的笑了起来,他拍了拍柳诚的背说道:“我说的是人啊。”

    “那不知道。”柳诚随意的回答着。

    开什么玩笑,就是知道也不能说知道啊。

    李曼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是那个王偲如啊。”

    “我还以为是你呢…”柳诚笑着回了一句。

    哪个王偲如?这是谁啊?自己的鱼塘里养着这条鱼吗?

    “谁啊?我们认识吗?”柳诚骑着电动车,在秋风之中穿梭。

    李曼想了想说道:“就那个喜欢拍照侧着脸那个,开学的时候搭讪的那个啊。”

    柳诚回忆了半天,才想起了是谁。

    王偲如绝对有个御用摄影师,网络社区上的照片,真的是嫩的滴出水来。

    但是,柳诚可不觉得真人有那么好看。

    拍照是门艺术。

    李曼不喜欢打扮,也不喜欢拍照,这个时候的手机的摄像头还不发达,想要在网络社区上博得校花的名头,完全得靠摄像师拍照。

    李曼越是不为人知,柳诚就越开心。

    自己家的白菜,被别人惦记可不好。

    金屋藏娇,是每个男人的爱好呢。

    柳诚听闻了电动车锁好了车:“好了,我们到了。”

    至少在柳诚看来,王冰茹的颜值,都比那个王偲如要好很多。

    韩泽宇十分听话的买了一串手链,在购物中心的广场前,焦急的等待着。

    王冰茹从远处走来,一把就揪住了韩泽宇的衣领,大声的喊道:“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韩泽宇一脸懵逼的说道:“我没有啊。”

    “那你现在有了!就是我!”王冰茹说完之后,十分确定的说道:“同意不同意吧!”

    韩泽宇将手链拿了出来说道:“我今天也想表白来着。”

    王冰茹好像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看到手链,脸色羞红,她低声说道:“我喜欢你好久了,等你也好久了。”

    “可是你迟迟不开口,我以为自己在自作多情。”

    “我光看这段,就可以脑补出一段久别重逢的双向暗恋来,而且是那种大长篇。”柳诚摇头笑道。

    真是奇怪的展开呢。

    李曼点了点头说道:“他们是你情我愿啊,你不过是推了他一把,那要是不是互相喜欢的呢?该怎么办?”

    她当然知道柳诚现在有个爱情导师的外号,她有些好奇,柳诚到底还有多少小花招。

    柳诚嗤笑:“真当我情圣啊,那我就说说咯,其实吧,你情我不愿,我也没什么好办法。”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再怎么努力也是白费,强行在一起,也没啥用,最后还是要分开。”

    “自古都是多情被无情扰。”

    李曼戳着柠檬水的塑料杯,忽然抬起头看着柳诚说道:“你知道吗?我现在非常的困扰。”

    “你对外说,我是你女朋友。”

    “我对外说,你是我男朋友。”

    “我们心安理得,在一起做情侣做的事,我消耗了所有的空闲时间帮你,可以跟着你一起叫姐姐,因为我知道我们的结局,必然要在一起。”

    “因为我走向你,你不会拒绝,似乎你的字典里,就没有拒绝二字。”

    “我明知道,你是一个陷阱,我必然要掉入的那个,可能永远爬不上去的陷阱里,但是喜欢就是喜欢啊,掩饰不住,也改变不了。”

    “所以,我依旧任由你牵我的手,任由你吻我,任由你占便宜,因为我清楚的知道,这些迟早都要给你,早晚的区别罢了。”

    “但是我到现在依旧不确认,你心里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心细如发,拥有一叶知秋能力的李曼,果然是感觉到了吗?

    女人哪里有那么好糊弄的?

    只不过是自欺欺人,情根深种,难以自拔罢了。

    李曼有些失神的看着韩泽宇和王冰茹,手牵着手,走进了电影院,愣愣的说道:“我有时候就告诉自己,想那么多干嘛。”

    “我又改变不了你什么,珍惜当下,及时行乐,至少你现在是属于我的呀,我一直这么劝自己。”

    “不想以后。”

    “不想未来。”

    “不想明天。”

    “是呀,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把你紧紧的攥在手里,可是呀,我又很贪心,我想一直拥有你,直到永远,我想要的是一场不分手的恋爱。”

    柳诚拉住了李曼的手,十分肯定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想过我们的以后,没想过我们的未来,没想过我们的明天?”

    “其实,我在意你,远比你想象的,更早。”

    他是真心的。

    两辈子两个人,都走到了一起,这不是缘分是什么呢?不是喜欢又是什么呢?

    他没有撒谎。

    他喜欢了两辈子,比李曼想象的更加喜欢。

    “是吗?”李曼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她能感觉到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

    柳诚的话很有力,也非常真诚。

    她反手将柳诚的手拉住,笑着说道:“哎呀呀,我这都是小女生心思了,说出来已经感觉很羞耻了,我知道你喜欢我。”

    “你对我那贪得无厌的模样,我有时候都害怕,你把我生吞活剥了。”

    那肯定啊,上辈子都恨塞蛋了,这辈子,也不差。

    李曼站了起来,拉着柳诚说道:“都是些小心思了,你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我们去看电影吧,下午我想去欢乐谷玩,我的项目也快要收尾了,快一点,说不定国庆节还能一起玩几天。”

    “你怎么了?”

    柳诚摇头说道:“没什么,我很期待啊,希望你们那个项目快点结束,一起度过愉快的假期。”

    他感觉有点口干舌燥,喝了口柠檬水,才压下了自己那颗有些震颤的心房。

    他其实蛮希望李曼忙一点。

    陈婉若就跟个定时炸弹一样,说不定放假就杀到京城来了。

    邵明颍要到京城,沈佳怡天天跟着自己屁股后面叫师父。

    这要是项目提前结束,这是要直接快进到修罗场?

    还是直接快进到柴刀?

    是选择欺骗李曼,还是选择欺骗陈婉若,或者干脆两头都骗?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当…

    “师父!”沈佳怡一声哀嚎。

    柳诚牵着李曼的手,问道:“怎么了?”

    他和沈佳怡又没什么龌龊,顶多就是有一些艺术上的约定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