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二十九章屎里下毒(5/5)
    “不是,是个很好的人,有个自己的小公司,还是个大学生。”沈佳怡没有过多的介绍柳诚,毕竟没有征求他自己的同意。

    “哦?”高泽不再多问,只是简单的提了一提,公司有监控,沈佳怡很努力,她犯了一点小错误,不过她的师父已经提醒过她了。

    开发用服务器可是有沈佳怡的聊天记录,他其实已经看过了。

    即便是沈佳怡不说,他今天也要在代码评审的时候,把这个事情摊开讲。

    “好了,你出去吧,以后不要熬到那么晚。”高泽靠在座椅上,看着屏幕上柳诚的话,这个人是个很老道的人。

    沈佳怡出门吐了吐舌头,也知道了,为什么柳诚昨天不让她在公司发代码给别人,这种事可大可小。

    是容易被人抓着小辫子的工作失误呢,好在高泽似乎打算处理这件事。

    “今天我们代码评审下,我们来看看,到底是谁的问题。”高泽作为项目经理,坐在了首位,动用了自己的权限,调出了两个部门的代码。

    而登录系统的负责人,面若寒霜的坐在对面。

    “A系统代码没有问题,但是持续报错。”高泽坐的很稳当,他昨天也没少加班,确定问题不是自己部门。

    他以A,B系统,来称呼两个部门的代码。

    “我们来看这一段,B系统,需要调用我们A系统获取验证,我们来看下B系统的代码。”

    【try{

    此处省略500行其他逻辑代码

    这里有一行调用A系统的代码

    }catch(Exceptione){

    return“A系统异常,请联系A系统管理员处理”

    发现B系统里,省略的五百行代码的3个异常】

    高泽看着将近千行的代码,转过身来说道:“B系统调用了A系统的代码,B系统代码只要出现问题,就会报错。”

    高泽运行了一下程序,噔的一声,出现一个报错窗口。

    [A系统异常,请联系A系统管理员处理×]

    [确定。]

    “这真的是在代码里下毒啊。”

    运行PoC(观点验证程序)之后,会运行一部分的逻辑代码,对方部门负责登陆系统,他们负责认证系统。

    登录系统有一部分调用了沈佳怡写的代码。

    这也是沈佳怡被误会的原因,她的代码被调用,测试显示异常,大家以为是她的错。

    然后B系统一旦出错,就会显示是A系统出错,因为函数返回值设定的就是A系统异常。

    整个会议室二十多名程序员,对于A是谁,B是谁,心知肚明。

    对方经理的脸色涨红。

    社死现场。

    天空是蔚蓝色,窗外是千纸鹤。

    高泽并没有停止自己的羞辱:“这五百行代码就三个异常,写这个代码的人,已经进公司一年之久。”

    “可是简简单单的五百行代码,就有三次报错。而且从来不写注释,这是觉得不会评审到他自己的代码吗?”

    “可是异常就是异常啊,不改它永远在那里,怎么,让别人写一段饶过你的代码,能够执行你的部分吗?帮你把活儿干了吗?”

    “如果说程序是bug组成的屎山,这段代码就是屎里面的毒屎啊!”

    “耽误了大家的整体进度,就是浪费大家的时间!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出现这种问题,引以为戒。”

    “散会!”高泽拿起了自己的电脑,看了一眼对方经理,龙行虎步的走出了会议室。

    登录系统负责这五百行代码的人,猛的一拍桌子愤怒的说道:“沈佳怡!”

    沈佳怡毫不示弱的喊道:“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在屎里下毒,我就把马桶塞,塞到你嘴里!”

    “不至于,不至于。”旁边的同事赶紧劝着沈佳怡。

    沈佳怡做到了,她张牙舞爪的将对方,置于了社死的地位,还得罪了对方所在的部门,并且在对方发怒的时候,比对方更加愤怒!

    她回到工位上的时候,小心脏还是如同小鹿乱撞一样,怦怦乱跳。

    太刺激了。

    柳诚睡得有点晚,他的生物钟再次发生了异常,这一次并不是因为喝酒,而是因为一个噩梦。

    他穿着高中校服,拿着扫帚,打扫高中的宿舍楼,只不过在梦里,宿舍楼有无数栋,一整排看不到尽头。

    而且这些宿舍楼十分的奇怪,没有楼梯,没有电梯,只有一个扶梯,从地上,伸到三十五层。

    柳诚废了极大的力气,爬上了顶楼,喘着粗气,扒拉着楼顶,对着楼顶的两个人问道:“请问我这里是我负责的卫生区吗?”

    他问出口的时候,脚下的扶梯,就消失不见,他用力的抓着楼顶的砖沿儿,惊慌失措的喊着救命。

    脚下空空如也,楼下的人如同蚂蚁一样自由往来,扶梯在空中一节又一节的消失着,他用力的扒拉着砖沿儿,脚下的无力感和对高空的恐惧,让他的心跳如同耳边狂雷般狂跳不止。

    楼顶的两个同学转过身来,一个李曼,一个陈婉若。

    两个人满是笑容的转过身来,笑盈盈的看着他。

    “啊!”

    柳诚猛地大喊了一声,他听到了自己心跳声如同鼓点般响起,甚至还有血液加速流动汩汩的声音。

    梦里的他从三十五层坠落,不断下坠,也不知道落了多久,才砰的一声落在地上。

    落地的时候,柳诚才猛地醒了过来,喘着粗气,看着周围,还是紫荆华庭1703,他擦了擦额头的虚汗,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心跳声才慢慢消失,趋于平静,而那血液中的汩汩声浪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如芒在背的恶寒和恐惧,终于平复了下来。

    他打开了电脑在搜索栏输入:“梦见从高空坠落,预示着什么?”

    这个梦境太真实了,真实到柳诚以为自己又死了一次。

    “做噩梦了?”柳依诺看着走出门的柳诚,看着他的神情问道。

    柳诚点了点头。

    “坏事做多了,自然要做噩梦。哈哈!”柳依诺笑的那叫一个没心没肺。

    他拿起了手机,接到了沈佳怡的电话。

    “喂,师父!你真的是太神了,没看那个人的代码,就知道了他有错误。”沈佳怡惊喜的喊道。

    柳诚笑着说道:“真羡慕你啊,这么年轻,就认识了这么优秀的我。”

    “哈?哈哈哈。”沈佳怡非常开心的拍着腿,笑着说道:“我今天中午请你吃饭吧。”

    “下午不上班吗?”

    沈佳怡绕着头发,点头说道:“不上,那个人的异常结束之后,就没什么事了。”

    “我没空,今天好不容易周末,我得在公司上班。”

    “我的公司,我一天都不在,说不过去,下次吧。”柳诚笑着拒绝了沈佳怡的提议,因为李曼今天还要过来。

    “陪师娘吗?”

    “嗯。”

    沈佳怡愤怒的说道:“再见!”

    柳诚挂断了电话,略微有些惆怅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怎么可以这么优秀呢?”

    噗!

    站在卫生间刷牙的柳依诺直接笑场了。

    柳依诺清理着卫生间,哈哈的笑着:“对不起,我一般不会笑的,这次真的没忍住。”

    李曼打开了1703的大门,笑嘻嘻的说道:“柳诚,我给你带了永丰包子铺的包子和粥,姐姐你也有份儿哦。”

    柳诚收起了文件夹:“没排队吗?”

    “没有呀。”

    “哦。”柳诚点了点头,大老板此时还没上线,更没有到包子铺吃早点。

    李曼掏出了三盒冰激凌说道:“还有,每个人一个冰激凌。都立秋了,还是这么热。”

    “吃冰激凌要长胖的,你不是想当校花吗?改天我给你拍几张,发到网络社区上。”柳诚笑着调侃了一句。

    “冰激凌这么凉,哪里有热量。”

    嗯?

    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李曼真的是一个宝藏女孩啊,金句频出。

    “今天什么安排啊?”李曼充满了期待的问道。

    柳诚沉默了片刻说道:“工作,今天有面试,抱歉。”

    李曼喜笑颜开的说道:“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啊?什么?”柳诚坐到了工位上,疑惑的问道。

    李曼笑嘻嘻的说道:“那段时间,每天在你家里,我才确定,我是真的喜欢你。”

    “你每天工作时候,阳光洒在你脸上,你那副认真的表情,我那时候就在想,和你一起工作一定,一定的非常有趣。”

    柳诚看着李曼满脸笑容的表情,笑着说道:“我说怎么晒黑了。”

    “你这个人!哼,无趣。”

    柳依诺酸的牙都倒了:“劳驾,抬抬脚,狗粮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