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五十章 父慈子孝
    柳诚看着李曼,确定了对方,只是在开玩笑。

    他有的时候,真的很希望,李曼的要求能更多一些。

    要求他每天晚上,必须打电话。

    要求他买车买房,还要写她的名字。

    要求他每天接送,表现出他的在乎和恩爱。

    要求他每个节日都记得送礼,而不是转头就忘。

    这样,他心里的负罪感,还能稍微轻一些。

    可惜的是,李曼从来都是如此。

    她不喜欢要求,她更愿意让自由恋爱,真的自由。

    那是尊重。

    柳诚也不善于主动。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鞭策自己呢?”柳依诺可不糊涂,也不会被三两句话绕进去,小风一吹,她清醒了许多。

    柳诚看着较真的柳依诺,她可不是邵明颍那种人菜瘾还大的主儿,三两句话可以对付得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柳诚率先打出了一张亲情牌。

    “我总归是要嫁人的。”柳依诺立刻反击了一张婚恋牌。

    柳诚稍加犹豫继续在核心牌亲情牌上做文章:“弟弟有事,姐姐能见死不救?”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柳依诺毫不犹豫的反击了一张常识牌。

    可是嫁出去女儿的确是泼出去的水。

    嫁出去的姐姐,还是扶弟魔呀。

    事实也证明了,他姐姐从始至终都是个扶弟魔。

    即便是人渣姐夫家道中落,也没有改变这一事实。

    柳依诺手里可以打的牌实在太多了,柳诚手里就一张亲情牌,想要辩论获胜的难度太大了。

    “我长期在学校,公司的事情就需要姐姐多看顾,一套房拴住姐姐,这买卖不亏。”

    “姐姐不会认为自己连套房都不如了吧。”柳诚打出一击道德绑架牌。

    他刻意的将姐姐物化之后,与有价物相提并论。

    这里是柳诚故意设置的陷阱,一旦柳依诺掉入这个辩论的陷阱之后,他就有了八成的把握获得辩论的胜利。

    下面的核心观点,将围绕姐姐是无价的进行讨论,最终实现转移话题的目的。

    道德绑架这种事,无往不利。

    柳依诺站在风里,随意的拢了拢头发,这话不正常,她感觉到了。

    柳诚从来没有不尊重她的时候,但是这句话显然是在转移话题。

    “我是你姐姐,不帮你,还能帮谁?有没有这套房,我都会帮你。”

    “难道你认为没有这套房,姐姐就不全心全意的帮你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说的这个理由不成立。”

    柳依诺打了张亲情+道德绑架的组合牌,将柳诚打的溃不成军。

    柳诚砸了咂嘴:“给你买你就拿着,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他打出了一张霸道总裁牌,霸道嘛,不就是不讲道理吗?

    也称胡搅蛮缠牌。

    “那我告诉爸妈呗,鸡毛掸子擀面杖选一个吧,要不进去跟销售说名字写错了。”柳依诺再次祭出了柳诚的核心牌,亲情。

    无论柳诚走到哪里,生意做的有多大,他爹柳宏辉要削他,那还不是手拿把捏,手到擒来?

    谁让他是儿子,人家是爹呢?

    “你跟我在这儿搞辩论吗?我知道你在百校辩论赛上是冠军,辩不过你。”柳诚会心一笑。

    他祭出了大杀招,神罗天征,不是,返璞归真。

    辩论是柳诚挑起来的,他反而指责柳依诺是个杠精,这就很不要脸了。

    柳依诺接下了指责,很久都没说话,快到停车场的时候,才低声近乎空洞的说道;“可我不是你亲姐姐啊。”

    柳诚一直以为在改名之后,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至少在他这里,这件事早就已经翻篇了。

    直到今天,他才发现当事人心里的芥蒂,始终都在。

    而且似乎是一个解不开的结儿。

    他笑着说道:“女施主,你着相了。”

    “一张纸就能把二十年的亲情化为乌有吗?你当亲情是菜市场的大白菜呀。”

    “但愿吧。”柳依诺重重的叹了口气,语气却不像表现的那么轻松。

    时间,或许可以将一切都愈合吧。

    她最近总感觉自己不太对劲儿,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儿。

    “哈哈哈!”李曼笑的前俯后仰,这姐弟俩。

    简直就是一对活宝,这吵架的风格,都跟别人不一样。

    明枪暗箭,勾心斗角,都搞起了辩论。

    柳依诺从来都不是个贪心的人,她从小到大的世界里,她弟弟的分量比重至少超过了六成。

    放下心里的疙瘩,不知道要多久才有可能。

    “给姐姐搬家去,明天找个保洁,买点菜,今天晚上,爷们我大显身手,给你们烧点好吃的!”柳诚坐到了李曼的车里,笑着说道。

    紫荆华庭已经开盘很久,精装房也早就没有装修残留了,毕竟要领着人看房,入门都要带鞋套那种。

    首付已经划款,自然可以拎包入住了。十二年后,还需要贷款批下来才可以。

    “你真不要房子吗?”柳诚上了车,笑着问道。

    李曼笑着摇头说道:“我不要,公司用钱的地方还很多。”

    “如果想出来住,就搬到姐姐家啊,姐姐家里五间房呢!你搬不搬啊?”

    “我不搬。”柳诚摇了摇头,公司就是他的家。

    现在撑起他生活的主体,还是公司,而不是个人资产。

    他还没有到可以不为公司劳心劳力,退休的时候。

    “红烧排骨,地三鲜,干锅花菜,冬瓜花甲汤,三个菜一个汤,一品二锅头,你们俩喝什么?”柳诚系着围裙,在厨房好一顿忙活。

    他打开了冰箱笑着问道;“橙汁?”

    “好。”李曼点了点头。

    “姐,你呢?喝点啥?”柳诚大声的问道。

    柳依诺到了家就拿出了沙雕风,拍桌而起:“二锅头!今天不醉不归!”

    “我跟爸妈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买房的事,你们先吃着。”柳诚擦干了手,拿着手机去阳台打电话。

    “爸,姐在京城买了房。”柳诚直接开门见山,还把阳台的门关上,不让餐厅的姐姐听到。

    “他为啥关门啊?姐,你怎么了?”李曼满是疑惑的看着柳依诺,她居然在哭。

    柳依诺摇了摇头说道:“酒太辣。”

    李曼不了解他们家。

    所以她无法理解柳诚关门的举动和柳依诺为何如此这般的…矫情。

    从小到大,柳依诺都生活在柳兴弟的名字之下。

    所有好的都是弟弟的,她习惯了这种生活,想要抗争,却无力去抗争。

    立刻改名、五百块钱、拒绝相亲都是她的小抗争。

    但是给她这股勇气的始终是她扶了十八年的弟弟。

    现在弟弟长大了,反过来,撑起了她的自尊。

    “你怎么能写姐姐的名字呢?她毕竟是要嫁人的!”柳宏辉刚开始还笑呵呵。

    儿子争气,又争了一笔,他当然开怀大笑。

    但是听到房子的房产证,写的是柳依诺的名字,立刻就不高兴了,语气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他们家是个父权至上的家庭,没有生活在这种家庭的孩子,完全无法理解,这种父亲在生活中对所有事情的独裁和霸道。

    柳诚上一辈子,也是习惯了服从他爹的指令。打小就是如此。

    但是自从见到了柳依诺风华正茂的模样之后,他才有些恍然,柳依诺的生活,不应该是茶几上摆满了悲剧,他需要做点什么。

    “济南的房子写的我的名字,在京城的房子,自然要写姐姐的名字。”柳诚十分确定的说道。

    “可是两个地方的房价天差地别,面积都差了将近一倍!你犯什么糊涂!”柳宏辉拍着桌子大怒的说道。

    柳诚开始胡搅蛮缠:“但是房子就是房子啊,它在哪里,它有多大,都一样啊。一人一套。”

    “反正我挣的钱。”柳诚又加了一句。

    柳宏辉缓缓坐下,他沉默了许久,才嗤笑了一声,笑着说道:“行!柳诚,长本事了是吧,有本事过年别回家!”

    “行了,这事我知道了,你没干什么违法的事吧!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干坏事挣钱,你爹还是那句话,第一个大义灭亲。”

    在爹妈眼里,孩子永远是孩子,他们总是不相信孩子们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所以担心孩子们会犯错误;

    他们总是不相信孩子自己能处理人际关系,所以担心孩子会吃亏、会被欺负;

    他们总是不相信孩子自己能好好学习,所以担心孩子成绩不好;

    他们总是不相信孩子有自理能力,于是担心孩子饿着、冻着;

    他们总是不相信孩子有很好的能力,所以担心孩子长大了没出息。

    每个父母大概都是如此。

    孩子一重生,他们就变成了柳爸柳妈,他们自己的名字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

    柳诚的骨子里是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他大概可以理解父母的焦虑感,以及对孩子一夜之间长大的茫然失措,尤其是这种冲击力十足的反抗。

    有点小情绪也实属正常。

    柳诚笑着说道:“放心吧!我跟你说我合作的单位,吓你一跳!”

    他简单的科普了下启明星的背景,以及他们的主要客户群体是政企部门。

    国家安全是十六大国家安全之一,从事这个行业,也不算跌份儿。

    “爸,我跟你说过的,挣钱的事我来嘛,哈哈,挂了。”柳诚作死了一下,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