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五十五章 先顾哪头?
    柳诚又一次喝大了,扶着电线杆吐得七荤八素。

    “以后这种酒局,不要再叫我来了,是真难受。”他还有几分残存的理智,但也是头晕眼花,眼冒金星。

    邵明颍倒好,以开车为由,把所有的酒都推到了他这里。

    邵明颍轻轻的拍着柳诚的背,听到柳诚的话,满脸的笑容。

    “你可是敲开了网络社区的大门啊,这些网站可不是小门小户。这一个月至少数十万的营业额,你不要了吗?”

    “要!”柳诚撑着站直了身体,吐了口酒气,掷地有声的说道。

    有钱不赚王八蛋嘛。

    喝完酒,吐到难受的时候,还不让说两句了?

    “陪吃陪喝也都陪了,还剩下一个陪不陪啊?”邵明颍推了下柳诚,将他推到了电线杆上,抓着他的衣领。

    她整个人都几乎压在了柳诚的身上,口吐兰气,眼神有些迷离。

    男人,遮风挡雨的叫男人。

    今晚这顿酒局,推杯换盏之间,进退有据,有礼有节。

    几句话,就让在场的那些互联网流量暴发户们,不敢小觑。

    邵明颍当然没有作壁上观,她介绍柳诚的时候,就直接将柳诚在奇酷网络做的事,说的明明白白。

    价值。

    鲁迅先生曾言:人世间真是难处的地方,说一个人“不通世故”,固然不是好话,但说他“深于世故”,也不是好话。

    柳诚恰好介于不通世故和深于世故之间,有自己的底线,也有自己的骄傲,更有自己的防线。

    但是在防线之外,却并没有少年得志的傲气冲天,睥睨天下谁都瞧不上眼的不自量力。

    这都是柳诚身上的有点,他是个可以遮风挡雨的人。

    柳诚的手环住了邵明颍的腰身,他发誓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他自己都没注意到。

    他喷着酒气:“你这么贴着我,小诚诚可是要发飙的啊!”

    “让我好好看看你。”邵明颍伸出了一根手指,按住了柳诚的嘴唇,气息很重的说道。

    她盯着柳诚的脸看了很久,心思飘得远,声音也变得空灵了几分:“我真的好嫉妒先遇上你的那些女人啊,她们怎么就可以拥有你呢?”

    柳诚扬起了头,调笑着说道:“你洗手了没?”

    啊?

    邵明颍用力的眨了眨眼,柳诚擅长坏气氛,她当然知晓的一清二楚。

    但是突然落到了自己身上,就感觉,这人怎么能这样啊!

    “当然洗手了!住哪里!我送你回去。”邵明颍气鼓鼓的上了车,换好鞋,却是半天都不开车,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柳诚绑好了安全带,摊在副驾驶上,看着邵明颍的模样,大声的说道:“开车呀。”

    “去我那儿吧。”邵明颍忽然转过头来,满脸古灵精怪的说道。

    柳诚抻着身子问道:“你想透我啊!”

    “是呀。”邵明颍丝毫不犹豫的说道。

    柳诚点了点头,他这人吧,不是和尚,向来来者不拒。

    小邵同学嫩出水来,意乱情迷,不透一下,还是诚哥吗?

    他拍了拍腿说道:“那就走着。”

    “想得美!”

    人菜瘾还大,说的就是邵明颍这样的女人。

    柳诚不主动的时候,她就一直进攻,柳诚同意的时候,瞬间就缩了回去。

    大概和王柯然那个申柔一样,想恋爱,想要找个依靠,又怕被透了,对方不负责。

    柳诚中午吃饭,三个女人连环夺命call,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人是个海王,他有一个大鱼塘,还养着一堆的鱼。

    秋夜的冷风一吹,柳诚喝的五迷三楞的脑阔,也清醒了数分,邵明颍首先是客户,其次才是女人。

    这一点,他险些因为喝大了,把合作伙伴弄上床,实属不理智的行为。

    幸好邵明颍胆子小,缩了回去。

    紫荆华庭6号楼,她的车稳稳的停在了楼下。

    “不请我上去喝杯水吗?”邵明颍看着站得稳还能走的柳诚,继续她的试探。

    他毫不在意的说道:“好呀,我上面还有点酒,要不要上去?”

    “你这个人!”邵明颍发动了汽车,回她的总套奢侈去了。

    喝了酒不能开车。

    酒驾入刑是2011年,但是京城的试点,从08年就开始了。

    他晃动着脑袋,一步步的走回了紫荆华庭之内,在卫生间,好好的洗了把脸,清醒了过来,脱了上衣,准备洗澡。

    “回来了?”柳依诺的御姐音突然就在身后响起。

    柳诚被吓了一个激灵,一蹦三尺高:“呀!”

    “你在这也不说一声,吓我一跳!”他这一个激灵,酒醒了大半。

    姐姐在,他赶紧把上衣穿了回去。

    柳依诺跟个女流氓一样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嗤笑道:“遮什么遮,你十岁了,我还给你洗澡呢。”

    “小屁孩,这个时候知道遮了?”

    “身材不错嘛。”

    柳诚回忆起了十岁被洗澡的记忆,那是洗澡?

    那是扒皮啊!

    那种搓澡巾死命的搓的火辣感,如芒在背。

    “不是说让你多穿点衣服吗?”柳诚没有理会这种搭腔,拿出了牙膏开始刷牙,满嘴酒味不好闻。

    柳依诺撩动了下几下吊带睡裙,还扭了扭。

    柳诚可是在镜子里,看得一清二楚。

    “我爱穿啥穿啥,你管得着吗!”柳依诺丝毫不在意,看着镜子里的柳诚,啧啧称奇。

    “姐姐啊,当年犯错误了。”

    哈?这又是哪一出?柳诚刷着牙眉头紧蹙。

    柳依诺叹气的说道:“当初呀,就不该把你养得这么好看。”

    “你看看你现在,四处惹下风流债,陈婉若一个,李曼一个。”

    “沈佳怡呢?就差生扑,把你生吞活剥了。”

    “好家伙,现在又来了个邵明颍,你这是准备干啥?忙得过来吗?”

    “就是走肾,你这也受不了啊!”

    柳诚平静的刷完了呀,姐姐今天这风格,他差点就以为柳依诺转了性呢。

    现在看,一点没变,一如既往的损。

    “今天怎么没回你那个两百平的大豪宅住,跑我这来了?”柳诚擦了擦手问道。

    柳依诺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这不是知道你要喝酒吗?就没走,怕你喝醉了,遭了天谴,吐的时候,栽倒马桶里淹死了!”

    “过了啊,过了,这也太毒了吧。”柳诚赶忙止住了互相伤害的戏份。

    夜深了,正事要紧。

    这个正事,真的很正经。

    他晃着有些酸痛的脖颈说道:“今天拿下了几个网络社区的单子,明天上午,他们那边的人会接洽。大概有五六个客户。”

    “阔气的驴,现在还能看上这点钱吗?”柳依诺抱着个抱枕,调侃的说道。

    她拿了杯蜜蜂水,放到了柳诚面前:“喝了,好受点。”

    “谢谢。”柳诚拿起了水杯。

    他满是感慨的说道:“网络社区可是个大客户群体,如果说能够完全拿下,那必然会巩固我们的市场!”

    “而且网络社区是黑客们攻击的重点目标,有利于数据建库,日志宝是一款基于大数据分析的产品。”

    “聚集越多的客户,我们的船就走的越稳。”

    柳依诺点头:“好,我知道了,明天接触下。打开网络社区的市场,的确是我们现在迫切的任务。”

    “但是以后啊,能不喝酒就不要喝酒了,看你难受那样儿,眉头都拧成疙瘩了,还装没事。”

    柳诚看着满是担忧的姐姐,露出了笑容,姐姐呢,一直是这个样。

    他点头说道:“再说了十几万啊,我就再阔气,我也不能飘到天上去啊!”

    “钱赚再多也不算多。”他洋洋得意的说道:“阔气的驴是不是很能干啊!出去喝顿酒就能赚到这么多钱咧!”

    他正襟危坐,十分严肃的说道:“还有件重要的事,明天李曼的项目就要完成了,我得多陪陪她。”

    “陈婉若明天飞机就到了,你得接到她,到你那里住。”

    “假期还有六天时间,陈婉若在京城待四天,我得把时间安排下,姐,咱俩随时通电话。”

    柳依诺鼓着腮帮子,用力的吐了口气:“你真的是渣啊!你说,先顾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