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五十八章 真海王公式
    邵明颍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柳诚那张好看的脸。

    看了这么多次,这张脸依旧是她看到过最帅气的脸。

    帅的人她见的多了,但是柳诚最吸引她的还是那个灵魂。

    好看的皮囊,总是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只是百里挑一,独特的气质,却让人坐地排卵。

    棱角分明中带着一股锐利,一种名叫青春的气息和成熟糅杂在一起的柳诚,却是浑然天成,没有一点违和感。

    “看什么呢!再看收费啊。”柳诚看着不说话的邵明颍。

    这女的,是在发春吗?

    邵明颍多少琢磨出一点和柳诚相处的道道来,那就是有正事钱开路,有私事,就给点好处。

    她放开了手,分开了腿。

    给他看!

    谁知道是谁吃亏,谁占便宜!

    她稍微犹豫了下说道:“看一辈子多少钱啊。”

    “你付不起。”柳诚对这种唇枪舌战,丝毫不憷。

    邵明颍晃着脑袋:“那我努力赚钱啊。”

    “好了说正事,打算好了,要自己出来单打独斗了吗?”柳诚笑眯眯的问道。

    借着家里的资源开全资子公司,和自己出来创业,完全是两回事。

    邵明颖能够这么快的决定,超出了柳城的预期。

    她很敢。

    邵明颍点头说道:“你出资还得出人,还得出力,这是我拟定的合同,你看看。”

    “我不跟你玩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游戏,这就是我的底线。”

    柳诚打开看了很久,又合上了合同,这的确是邵明颍的底线,开价真的很不错。

    甚至可以说有几分厚道。

    柳诚颇为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不玩呢?多好玩啊。”

    “因为我知道玩不过你。”邵明颍撇了撇嘴。

    她也算是想通了。

    跟柳诚这种人玩谈判的游戏,还不如直接亮出自己的底线来,答应就合作,不答应就拉倒。

    玩那么多虚的,玩来玩去,最大的可能是被柳诚玩坏了。

    “我回去考虑下,不能明确给你回复。没别的事了吗?”柳诚收起了合同,虽然价格十分的厚道,但是不能马上答应。

    不是他在PUA,是合同有细节需要律师去咬文嚼字,还要咨询下李曼关于财务对接,分红等方面。

    邵明颍有点不大高兴,她呆呆的看着窗外,有些失神的说道:“没别的事,就不能陪我聊聊天了吗?我在京城,就你一个朋友。”

    “柳诚,我问你呀,我们算是朋友吗?”

    柳诚看着邵明颍的模样,思考了下这个问题,笑着说道:“算不上。”

    邵明颍的脸色变得要多看难看有多难看。

    柳诚丝毫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但是我们可以做朋友,重新认识一下,柳诚,大一在读学生。”

    邵明颍的脸色变得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啊!你这个人!真的是太…我…啊!”

    “邵明颍,研二在读,二十二岁。”她十分确信的咬牙切齿的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年龄。

    上次交锋,阿姨俩字显然是她吃大亏。

    柳诚的手段不算多么高明,无外乎就是先抑后扬,但是在乎的时候,就会变得患得患失。

    招数不高明,但是出招的时机,却需要极深的功力。

    他用了大约一成。

    真是高手寂寞如雪,连个让他功力推动到两成的高手,都未曾出现。

    柳诚笑呵呵的说道:“读研究生这么闲吗?”

    邵明颍拿起了咖啡杯,有些怅然,也有点释怀,她邵明颍,何时交给朋友这么难了,不过好在算是朋友了。

    她拢了拢头发:“也不是闲,忙的时候看不到而已。”

    “对了,有件事,奇酷网络那边选定了广告片的女角色,是那个王偲如,你怎么想啊。”

    柳诚却愣了片刻,说道:“王偲如很缺钱吧,家庭方面吗?”

    邵明颍面色变得古怪起来,按照她和王偲如聊的内容看,柳诚压根就没搭理过这个王偲如,都是王偲如自己一厢情愿。

    柳诚是怎么知道的呢?

    他笑着说道:“她其实很傲气,但是从事这个行业,总要被人指指点点,总要有个理由,总不能是她自己天生放浪吧。”

    天生浪之力三段的人,柳诚就没见过。

    下海这种事,这么些年了,理由总是千奇百怪。

    但是绕来绕去,归根到底,最后就是一个字。

    钱。

    无数的事实告诉他,世界上只有一种病治不了——穷病。

    “你怎么想的?”邵明颍端着咖啡十分好奇的问道。

    柳诚摇头:“所有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不是别人说出来的,我管不着。”

    “天堂和地狱,没有我选择的权利,但是我可以选择的命运。”

    邵明颍咂了咂嘴,啧啧称奇的说道:“没想到,您还是位哲学家啊。”

    他笑着说道:“看动画片看来的。”

    动画片?

    她愣愣,随即掩着嘴角轻笑,然后笑的前俯后仰,合不拢腿。

    “真是动画片吗?”邵明颍还以为这是什么大哲人说的话,结果是动画片里的台词。

    柳诚肯定的点了点头。

    爱看动画片有错吗?

    爱看动漫有错吗?

    爱手办有错吗?

    如果有错的话,那一定是这个世界的错。

    他用力说道:“嗯。”

    “可真是太有意思了。”邵明颍终于肯定自己做的没错,她笑着说道:“你这个朋友交的值。”

    柳诚一本正经的问道:“友交是什么体位?”

    啊?

    邵明颍合拢了铅笔腿,这个LSP,有事没事就搞函数。

    “话说回来,那天你约了几个来着?三个是吧,你到底养了几条鱼啊。”邵明颍靠在椅背上,和柳诚聊天的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她很愉悦。

    柳诚伸出了手指盘算了下,十分确信的说道:“两个,另外一个是收的徒弟。”

    “那你养了几条鱼啊!”邵明颍满是好奇的说道。

    他想了想,拿出了纸和笔,写写画画的说道:“目前就两个,未来有多少不确定。”

    “但是可以利用德意志坦克问题,来进行推算。”

    “假设观察到的坦克序号来源于一个离散均匀分布{1,2,3,4…,N},并且已经观察到的k个坦克(无重复)的最大序号是m,那么如何估计最大值N。”

    “换算到你的问题,如果观察到了1号坦克和10号坦克,那么,我的坦克总数为多少呢?”

    “我们可以利用N的一致最小方差无偏估计,这样,再这样,易得:最大数字为14,也就是说,我这辈子充其量就只能养十四条鱼。”

    “每个名额都很宝贵呢,不能浪费。”

    邵明颍云里雾里的看着柳诚给出的推导过程,这家伙当海王,还要用高数去养的吗?

    邵明颍看着推导过程,摇头说道:“不对呀,UMVUE是矩估计,不是极大似然估计(MLE),所以最有可能的估计值是10人,而不是14人啊。”

    柳诚指着推导过程解释了一遍说道:“MLE估计值是m,UMVUE估计值是m(1+1k)-1,二者并不相等。”

    “MLE在这个例子里面是10,UMVUE是14。所以正确答案是十四。”

    邵明颍不住的点头:“你这么一说,就清楚多了,超过10的可能性会越来越低是吧。厉害呀,你这手段和工具,真的蛮丰富的嘛。”

    柳诚含笑不语,这是当年他吃电动小马达,L志祥的瓜的时候,利用坦克模型,推导志祥到底有几条鱼的时候的公式。

    他的推导是没有问题的,志祥的确有十四条鱼。

    10是最大可能,14是最大数值,事实也确认了,他的答案的正确性。

    吃瓜,也要讲究姿势。

    邵明颍叹为观止的看着手中的纸条:“置信区间是90%?”

    “是未来鱼的数量在5-14的概率为90%,你别搞混了啊。”柳诚又解释了一遍。

    邵明颍不住的点头,十分确认的说道:“你真的很有趣。”

    柳诚喝了口咖啡:“一般,再多了,身体受不了。”

    “哈哈哈!”

    邵明颖拢了拢头发,疑惑的问道:“待会儿有什么安排吗?我看你一直在看时间。”

    “泡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