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六十六章 我觉得不行
    柳依诺吓坏了!

    她接到了柳诚的电话,让她去领人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颤抖的,开着车一路上风驰电掣的赶到了分局。

    看到了站在门口喷云吐雾的柳诚。

    柳依诺噔噔噔几步路跑到了柳诚面前,带着两分怒气和八分担忧,发现完好无损后才长松了口气。

    她声嘶力竭的咆哮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啊!”

    “我是不是特意交代过你!到了京城,收着自己点在济南的脾气!不要惹事生非!”

    “明明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进局子了啊!”

    柳依诺的语气是十分急促的,柳诚看着一脸着急上火的她,就是不说话。

    柳依诺看着憋着笑,就是不说话的柳诚。更加恼火。

    “说呀,你犯了什么事被人抓到了这儿?嫖?不应该啊,陈婉若、李曼这两个女人在,你至于吗?!”

    “网络犯罪?那也应该是网安大队啊,怎么到了分局来?你倒是说话啊,一声不吭急死人啊!”

    柳诚看着柳依诺湿漉漉的头发,身上随意套了件高领毛衣还里外前后都穿反了,就知道她出门到底有多急切。

    他灭了烟头,扔进了垃圾桶里,满是笑意的说道:“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脑补了,再脑补下去,我就成杀人犯了!”

    “没多大点事,车上说。”

    柳诚在车上,将前因后果说的了个明明白白。

    “你报警了?”柳依诺终于放下了自己心里的担心,满脸古怪的看着柳诚,哭笑不得。

    自己这个弟弟,还真是有意思的很。

    柳诚晃着脖颈,看着窗外的路灯飞快的倒退,笑着说道:“王偲如这样的人,就跟牛皮膏药一样,沾上了就扯不下来。”

    “我思前想后,还是报警的好,现在她舍友已经快到了,估计是回宿舍了。”

    柳依诺十分好奇的问道:“她到底真的遇到了事儿,还是骗人的?”

    “不知道,我也不在意,跟我没啥关系。”柳诚看到了刘俏薇风风火火的身影。

    甭管怎么说,刘俏薇这个朋友还是很够意思,没有不管不顾。

    但是王偲如冷这个脸算怎么回事?

    柳依诺搁这车窗看到了王偲如的模样,有些奇怪的问道:“就对她一点兴趣没有?”

    “没兴趣。”柳诚十分确信的说道:“她对我的企图可不仅是爱情啊,我辛辛苦苦赚的钱,凭什么给她花?”

    他这是经验与教训,也不违背自己不拒绝的原则,这种人不果断拒绝,就是没有没打着狐狸,反而惹了一身骚。

    “你怎么知道她就是想花你的钱呢?”柳依诺更是好奇了。

    柳诚没有太过解释,他认人很准。

    早上五点半,天色青冥,夜幕正淡,阳光将地平线晕染成了昏黄色。

    柳诚一如既往的出门跑步,维持着自己的基本节奏,慢跑十五分钟,走五分钟,坚持一个小时候,汗水将身上的T恤浸湿。

    他喘着粗气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肺像是老旧的鼓风机一样呼呼作响,看着公园里的老头老太太们,穿着练功服,打着八段锦和太极拳。

    路过早餐摊的时候,柳诚挑好了包子和粥,回到了科威信息的1703,听到洗澡间的哗啦啦的水声,知道那是姐姐在洗澡。

    一语成谶,就像之前不断求雨的军训,求了个艳阳天一样。

    忽悠李曼说家里水管需要维修,结果柳依诺两百平的大豪宅,停水了。

    柳依诺裹着浴袍,带着浴帽,丝毫不顾及的走到了楼梯旁,对着柳诚耀武扬威,趾高气昂的让他把早餐端上来。

    “穿上件儿衣服啊,这是公司啊。”柳诚颇为无奈,这一身浴袍太顶了。

    柳依诺刚洗了澡,整个人都腾着热气,白皙透红的脸颊上还残留着头发的水滴,她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才六点,公司八点才开始签到,谁这么早来。”

    “再说了,这不是有你在吗?”

    “你不在,我哪敢这样。”

    柳诚无奈的摇了摇头,正因为我在,你才不能这样啊。

    他到卫生间洗澡换衣服,看到了一边看着文件,一遍吃早点的柳依诺。

    “还不换衣服去?”柳诚颇为无奈的说道。

    柳依诺大大咧咧的靠在椅背上,一只脚还踩在了凳子上支着文件夹,她鼓着腮帮子说道:“那个王偲如你打算怎么办?跟你说,要是让曼曼知道了,有你好果子吃。”

    “凉拌,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我这边拿不下,自然就会换一个目标了。”柳诚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柳依诺泛着光的大白腿。

    柳依诺听到这话,掩着嘴角表情夸张,以“盒盒盒”的笑声,表达自己对渣男的不屑。

    柳诚大大方方的吃着早饭,嗤笑的说道:“笑什么笑!不是我养的鱼,我才不要呢!”

    他拍了拍手,将垃圾袋带到楼下,背上了单肩包:“好了,上课去了。”

    “谁让你把我换下来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的啊!!”柳依诺走进了卫生间,就是一声河东怒吼。

    气势汹汹冲出来的时候,柳诚早就溜得无影无踪。

    “诚哥!”韩泽宇和王柯然挤眉弄眼的从远处来来,看到了柳诚,先打了个招呼。

    柳诚眉头紧蹙的问道:“贾军呢?”

    “他谈恋爱了,是班里的一个女生,天天找他问问题,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

    “昨天晚上,他出去开房去了,还是女方出的钱!”王柯然和韩泽宇的语气就像是恰了柠檬一样,大早上就闻到了酸味。

    好家伙,女方出钱。

    整个宿舍有一个算一个,进度都不如贾军快。

    就连自诩海王的柳诚,至今和李曼也只是拉拉丝,更进一步,李曼都是两分迎合八分抗拒。

    柳诚面露惊讶,点了点头:“可以呀,这小子。”

    韩泽宇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诚哥,赶明给王柯然弄点种子,上次下载的24G王柯然都看腻歪了,他在外面和申柔春心思动,却上不得手,回到宿舍,也是看了几十遍的片子,实在是有点冲不动了。”

    王柯然眉毛一挑:“到底是你要还是我要啊,你家的王冰茹让你碰吗?每次回到宿舍,一副马上就要憋炸了的表情,也不知道到底谁要!”

    “嗯,我改天发你们几份新的种子。”柳诚点头说道。

    王柯然神头鬼脸的凑到柳诚跟前,低声问道:“听说你昨天成功拿下了校花王偲如?”

    “就她也是校花?谁同意的?谁批准的?谁授予的?就她?”韩泽宇一脸恶寒的说道:“嫂子不比那女的漂亮一百倍?一个美院的野模,嘚嘚瑟瑟啥嘚瑟。”

    柳诚没想要这消息会传的这么快,八成是这个王偲如自己散出去的消息,他苦笑的走进了教室里。

    大学的孩子都成熟了些,不像是初中高中,中学追捧是学霸,学霸受老师欢迎,受女同学仰慕,学霸是学校仌。

    但是到了大学,学霸依旧还有市场,但是多数人已经慢慢发现,学习好不是一切,拼爹才是王道。

    仌的定义,已经从单纯的学霸转向了有钱、有才。

    但有钱,又是学霸就又不一样了。

    柳诚当年上学的时候,也是羡慕那些开着豪华跑车上学,保时捷的副驾驶从来不重样儿的各种二代。

    这些人身边,总是围着各种男男女女。

    现在,他成为了别人眼中,这样的人。

    有钱,自己赚的,出手就是一辆奔驰E系轿跑;

    长得帅,父母给的,穿衣搭配都很讲究;

    学习好,自己拼的,从来不用去答疑。

    最主要是“专情”,不花心,校花送上门,直接报警,让学生们对这个同学,都暗自乍舌。

    柳诚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完美?

    所以柳诚一行人一进教室,本来略微有些嘈杂的教室,变得安静了几分。

    “大家早上好。”柳诚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他不用占座,那就是他的位置,没人会抢。

    不是他多厉害,是同学们给面子。

    他打招呼,自然是要感谢大家的抬举。

    “诚哥,商量个事呗。”班长王守忠凑了过来,低声言语着。

    “这不是眼看着七夕节了吗?寻思着收点班费,给女生们准备个惊喜,班里就四个女生,你觉得咋样?”

    柳诚掏出了电脑和教科书,摇头说道:“我觉得不行。”

    这和在家长群里,撺掇着每人出点钱给老师送点礼有点像。

    但是钱大家出的,人情却是王守忠的。

    这当然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