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六十八章 琢玉郎
    柳诚站了起来,思考了半天,才说道:“其实不仅仅是我们。”

    “包括俄罗斯、德意志、英格兰、缅甸等,一共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建了国家级互联网防火墙,对敏感网站和内容进行审查和屏蔽。”

    “我支持这种做法。”

    美利坚的互联网难道就不用审查了吗?

    特·不靠·谱卸任以后,直接被各大社交媒体和网络社交平台封喉,那个时候,怎么没人谈自由呢?

    曾经的第一夫人,特不靠谱的夫人的电脑合成果照满天飞,怎么就说起了自由呢?

    柳诚继续补充的说道:“我前两天参加了一个酒局,桌上是校内网等网络社区的各大老板,他们寻求自己的产品出海,结果无疾而终。”

    “因为进入美利坚市场,需要被他们审计。”

    包括刚刚开始试运行的微博,还有之前的QQ海外出口,完全受阻。

    其实理由都只有一个,那就是需要被审查,而不是产品竞争力不足。

    如果是特不靠谱的例子是十二年后,现在中国的互联网产品无法出口,最终还不是落到了审查二字头上?

    但是无论是传统媒体的记者们,还是无所不知的公知们,从来都不提这一点。

    也似乎是没人在乎。

    只要说到这种事,就是我们需要反思。

    仿佛美利坚审查中国的产品就是理所应当,而中国审查他们就是不对,不应该。

    “你为什么!凭什么支持这种隔绝自由之声的言论!”陈炳大声的质问道:“一个互联网人,却连最基本的互联网的精神都不愿意坚守!你凭什么做一个互联网人!”

    他仿佛找到了攻击柳诚的要害,兴奋至极的攻击着,丝毫不顾及自己,已经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柳诚十分平淡的说道:“因为我在网安人、互联网人之前,我首先是个中国人啊。”

    他说完就坐下,没有了和对方多说一句的想法。

    他本身就是在回答马教授的提问而已。

    09年的时代,在网上求表情包、****地址,附加邮箱之外,还会附加一句话:【好人一生平安,下辈子美利坚!】

    在09年到15年,贴吧是最红火的时候,中文互联网的世界,贴吧占了60%的用户和活跃用户群体。

    那时候,几乎所有的楼主,都会在后面跟一句:【看帖不回,天朝轮回。】

    韩泽宇心头憋着一口气,用力的抿了抿嘴唇,偷偷伸出了个大拇指,给柳诚比了个赞。

    马绍光站直了身子,目光炯炯的看着柳诚,忽然鼓起了掌,笑着说道:“网络安全是等同于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等十六大国家安全之一。”

    “如果愿意留在国内从事这个方面,那必然是有立场。”

    清泽、京大这俩地方,是国内最高的学府,但是这里至少半数的人,在这个年代,都在谋求着出过留学。

    “我的课堂上,只讨论技术,好了,我们继续上课,打开书,看第二章,我们今天继续来学习密码学中的典型对称秘钥密码系统。”

    马绍光继续上课,但是提问的时候,再没提问过陈炳。

    他是典型的学术派,而且他的核心科研成果,是国密局的SM2算法,包括后续一直到SM7都是他在主持。

    甚至还有SM1的对称秘钥密码系统,他也参与其中。

    SM1对称秘钥密码系统普遍运用于军事、政企部门,属于不公开的涉密算法。

    马绍光干的活儿,导致他也有天然立场。

    “柳诚,你跟我来一趟。”马绍光下课之后,示意柳诚跟着自己来一趟。

    他一边走一边语重心长的说道:“现在的舆情不好,老师在讲台上,也不太好多说什么,踏踏实实做事就是,没必要太过于锋芒毕露。”

    “和启明星那边合作还算顺利吗?如果有什么不顺利的和我讲,我和那边首席技术官田伟德也是同学,还是能够说得上话的。”

    “不要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有事就说。如果要报考研究生,我今年教授也就评出来了,愿意考我这里,我自然是欢迎了。”

    “当然,嫌弃老师技术不好,我也可以给你开介绍信。”

    “知道了老师。”柳诚将电脑和教科书还给了马绍光,看着他进了东主楼。

    柳诚看着马绍光的背影,相比较之下,柳诚干这个行业,更多的是赚钱,至于崇高和荣誉,和他没啥关系。

    “诚哥!你都不知道陈炳那孙子脸都绿了,一整节课都没说话,谁都不理。跟个怨妇似的,哈哈!”韩泽宇跟在后面,满是笑意的说道。

    “不愧是诚哥啊,怼的丫的哑口无言,解气!”王柯然横着脸,满脸欢乐。

    赵振垚也是一脸凶狠的说道:“狗东西军训白特么的给他军训了!诚哥,要不要教训教训他。”

    “我听说他军训请假了,压根就没去。”贾军搓着手分析道:“这个人吧,志大才疏,不堪为虑。”

    “啥意思?”王柯然懵逼的问道。

    韩泽宇附和的说道:“就是说志气大,却没什么才能,这样的人,没什么好担心的,诚哥针对他,反而是显得小气。”

    柳诚平淡的说道:“我也不是怼他,只是我的一点真心想法罢了。没必要搭理他,跳梁小丑罢了。”

    人生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谁都不是谁的谁,没必要对别人指指点点。

    “会不会对诚哥的公司有影响啊。”韩泽宇不无担心的说道。

    柳诚哭笑不得说道:“不会,我面对的是企业,又不是个人市场。”

    “走了。”柳诚笑着说道,身影格外的潇洒。

    贾军的衣服依旧廉价,看起来有点像地摊货,他搓着手,眯着眼看着柳诚的背影,满是向往的说道:“诚哥这背影,让我想起了首词。”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王柯然呆滞的看着贾军,眼睛珠子四处乱飘,低声问道:“啥意思啊?你们不要每天整的这么高深莫测,我特么的不习惯啊,欺负我文盲吗?”

    韩泽宇听着贾军的朗诵,这个家伙搞到对象,还特么的最快拿到本垒,果然是一个隐藏的高手啊。

    之前都被他老实巴交的表象给欺骗了。

    他想了想解释道:“贾军的意思呢,诚哥这种人间琢玉郎,老天就应该怜惜他,赐给他美娇娘相伴,天天啥都不干,让美娇娘给他跳舞。”

    “无论是怎么样的磨难,都只会让诚哥这样的人,越活越肆意。”

    “为什么啊?”韩泽宇解释完,他倒是懂了贾军说的意思。

    但是为什么这么说,他还是有点不大明白。

    韩泽宇一脸感慨的说道:“诚哥,压根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随心所欲的活着,这何等的潇洒啊!此心安处是吾乡啊,又是何等的自由啊!”

    “少年!你不羡慕他吗?”

    “羡慕!”王柯然木然的点了点头。

    韩泽宇满脸嫉妒的说道:“我™也羡慕啊!我长得也不差,家里也算蛮有钱的,妈的,怎么就碰到这种人了!”

    “妈的越说越气!”

    贾军晃着脑袋说道:“算了,我们不跟这种人比了,人家是人间琢玉郎,咱们都是凡夫俗子,走吃饭!”

    柳诚不知道舍友们讨论他的行为,他重活一世,就图个念头通达,别的不图。

    “这里。”他对着李曼挥了挥手。

    李曼满脸不高兴的走到了柳诚面前,气鼓鼓的说道:“你和王偲如的事,今天早上,都传遍整个校园了,你都不知道,同学们问我的时候,我多尴尬。”

    柳诚摸了摸下巴,看着有些生气的李曼,笑眯眯的问道:“那你男朋友给你丢人了吗?”

    李曼摇了摇头说道:“那倒没有,你居然报警,我同学都拿这个当笑话讲,不过笑的人不是你,也不是我。”

    “你有心事吗?”柳诚敏锐的把握住了李曼的小情绪。

    李曼深吸了口气说道:“咱们都是济南的,来到京城,其实圈子很小,前几天,陈婉若是不是来京城了,我听咱们同乡说了。”

    “在京城碰到了陈婉若。”

    谁呀!嘴这么欠!吃你家大米了?管别人家的闲事!

    柳诚内心早就翻起了滔天巨浪,但是依旧面不改色的说道:“我知道,姐姐去接的她,我也见了她。”

    坦坦荡荡的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