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七十章 老毛病犯了
    “胡说什么呢?”柳诚吐了口浊气,现在的李曼是极为复杂和矛盾的。

    她的男朋友和前女友藕断丝连牵扯不清,她明知道,之前一直不说,她一直在等着柳诚和过去切割。

    很可惜,她还没等到那个时候,就已经想要认输了。

    “那我们以后怎么办?”柳诚抱着李曼的腰,不想撒手,她又不是自己养在鱼塘里的鱼。

    宿管阿姨站在宿舍门前,气呼呼的看着这路灯下的一对儿小情侣,这俩人每天回来的都很晚,总要在楼下腻歪很久很久。

    李曼拢了拢头发,满是歉意的看了眼宿管阿姨,转过头来,鼓足了勇气说道:“你让我理直气壮一些,那你能不能和她彻底断了?”

    “我说过的,她能给你的,我也可以做到。”

    “你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好不好?在此之前,你和她不要有电话,不要有短信,不要有联系,不要牵扯不清,不要曰她,我也可以给你。”

    宿管阿姨拿起了手中的高音喇叭,滋滋的打开,大声的喊道:“我说你们,该回宿舍了!”

    李曼脸刷一下的红了,推开了柳诚跑了几步,转过头来:“柳诚,我喜欢你!”

    柳诚挥了挥手,他看着李曼的背影,转身骑上了电动车,消失在了夜色里。

    他其实蛮想回答好,可惜,宿管阿姨没给他这个机会。

    这不怪他。

    李曼回到了宿舍,将自己包里的东西拿了出来,车钥匙依旧在包里。

    说实话,和柳诚谈恋爱这段时间,她真的很享受。

    同学们艳羡的目光、柳诚给她的那些小甜蜜、她的那些怦然心动,证明自己上半年心心念念,不是自作多情。

    更不是庸人自扰。

    尤其是想到了柳诚那贪婪的目光,就是忍不住的害羞。

    她一直努力的阻止着自己深陷泥潭,她明知道柳诚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依旧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三个舍友抬起了头,看到了车钥匙。

    老大有些惊讶的说道:“哎呀,曼曼,今天我看你们在楼下说话,还以为你们分手了,这是开车去保养了吗?”

    “王偲如那个死丫头,还跑到网络社区晒照片,你快看,她笑的多开心,配的文字:感谢你让他成长,感谢你让他变得更好,感谢你的所有。”

    “我看看。”李曼眉头紧皱的看着王偲如发的照片,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今天她哭着跑回了宿舍楼,可不止一个人看到。

    她略微有些惆怅的看着这女人配的照片,咬牙切齿的看着照片!

    “有个摄影师舍友了不起嘛!”她闷闷不乐的将手机递给了宿舍老大。

    宿舍老大气呼呼的说道:“我把你车钥匙发给图给她评论下,气死她!”

    李曼将车钥匙放到了包里,略微有些疲惫的躺倒了床上,叹气的说道:“不用了。”

    宿舍老二搬着凳子坐到了李曼的面前,疑惑的说道:“怎么了啊?我的小曼曼,这是为情所困了吗?舍不得放手,又容不下沙子吗?”

    “虽然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是,既然不顺心,那就分手好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满世界都是啊。”

    “对呀,对呀,我们家曼曼长得这么漂亮,在这座理工和尚庙里,我就不信找不到男朋友了!”

    宿舍的舍友在李曼耳边叽叽喳喳,李曼将头埋在枕头里,胡乱的拱了几下。

    她猛地坐直了身子,拿出了手机,给柳诚打过去电话,用力的说道:“柳诚!你不许和那个王偲如,有任何的瓜葛!”

    柳诚电动车停在楼下,看着面前的人,十分确定的回答道:“好。”

    “啊…额,不是我,你不知道,她在网上阴阳怪气,好气人啊。”李曼随即发现了自己有些失态,拢着头发,闷闷的说道。

    柳诚点头说道:“我知道,我看到了,交给我吧。”

    王偲如漂亮归漂亮,但是他真的没啥兴趣,自然是十分爽快的答应了李曼的小要求呢。

    李曼气鼓鼓的靠在阳台的窗栏上,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

    一个拥抱?

    十罐饮料?

    一场大醉?

    心理医生?

    大睡一场?

    还是柳诚如同野兽一样把她扑倒,然后来一场野兽般的恋爱?

    想到这里,李曼的耳朵又爬满了红润,她略有些失神的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

    她现在心心念念,都是柳诚。

    柳诚挂断了电话,对着夜里还打扮的十分漂亮的王偲如,嗤笑的说道:“我女朋友不让我和你说话。”

    这女人,真的是锲而不舍啊。

    王偲如似乎是有些慌张,连连摆手说道:“不是,你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只是听说你和曼曼姐吵架了,特意过来看看你。”

    “这都是我的错,我昨天不应该来找你的,让曼曼姐误会了,但那时,我真的找不到别人可以帮我了。”

    “还有昨天晚上,谢谢你。”

    曼曼姐?

    柳诚发现这个王偲如的功力真的不低,最少也是浪之力一段的人物啊。

    这话说的,如果他真的十八岁,还真的信了这种鬼话。

    他不再回答,准备回公司,整理下工作,睡觉去。

    最近公司上了新项目,忙他昏头转向,但是进度一直不太理想,说到底,还是人手不够。

    但是增加人手,就增加了成本。

    他稍微修改了下甘特图,让进度线稍微拉的长了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我今晚真的没地方去了,我能在你这借助一晚吗?”王偲如紧走了几步,上衣的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一个,露出了一眼看不到低的深渊。

    这个深渊在路灯下,有点白。

    高手啊。

    柳诚看着王偲如,十分严肃的说道:“经过昨晚的事,宿管阿姨是不敢不给你开门让你回去睡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请回吧。”他说完转身关上了单元门,踱步上楼。

    他现在的眼力极好,看到了王偲如在路边跺脚,然后跟着刘俏薇向着女生宿舍楼走去。

    呵,女人。

    “师父,喝水还是喝咖啡?”沈佳怡端着一个水杯,有些拘谨的站在他的身后。

    沈佳怡对他师父是极为关心的,她自然看到了清泽笑话王偲怡发的那张照片和配字,稍微打听了下,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师娘和师父吵架了!

    趁虚而入的好机会!

    她比王偲如聪明,她深知自己的师父是个什么人,所以直接选择在1703等他回来。

    她知道单元门的密码。

    她今天为了诱导师父长驱直入,专门换了件很短很短,只要弯弯腰就漏出圣光的连衣裙。

    还专门把师父喜欢的黑丝穿在了超级大长腿上,蹬了双不怎么穿的高跟鞋。

    “你不冷吗?穿成这样?”柳诚拿过了沈佳怡的水杯,自己接了点水。

    沈佳怡抿着嘴角,低声说道:“师父,你看我一眼好不好嘛,我今天好看吗?”

    “好看!”柳诚点了点头,的确是蛮好看的,这一身小碎花裙配上大黑丝,再加上出门前,专门用烫发棒卷出的小波浪,却是平添了几分妩媚。

    但是这和沈佳怡的青春萌动的气质,一点都不搭。

    反而显得极为刻意。

    如果是邵明颍穿这身,那就相得益彰了。

    沈佳怡这画虎不成反类犬,有点不伦不类了。

    他略微有些犹豫,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其实你适合白衬衫,收到七分牛仔裤里,再搭上一双小白鞋,不要化妆,绑个单马尾。”

    沈佳怡用力的挤了挤眼,看着自己精心打扮的这一身,委屈的说道:“师父不是说你喜欢小裙、黑丝、高跟吗?你这怎么就变了啊!”

    柳诚满是笑意的说道:“人的喜好嘛,是一个动态的混沌系统,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喜欢什么。”

    人类的XP系统千奇百怪。

    “师父!别工作了,陪我聊聊天嘛。”沈佳怡一甩高跟鞋,踏踏实实的踩在了地面上。

    柳依诺穿着一个大大的人字拖,脸上贴着面膜,看着沈佳怡,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问道:“柳诚,我来了,你是说她吗?她是谁啊?”

    “姐姐,是我。”沈佳怡将手放在身后,抿着嘴角说道。

    “哈,沈佳怡啊,你呀,你这个…我…哈哈哈!”柳依诺笑的前俯后仰,连面膜都掉了,她实在是没忍住。

    不是沈佳怡这身打扮不好看,她是个衣服架子,但是她的气质,的确和这一身不搭,自然是一眼认不出来。

    “姐姐!”沈佳怡戳着柳依诺的胳膊,小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