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七十二章 人心险恶
    柳诚先是打电话报警,又跟马绍光请了个假,骑着电动车来到了御景楼。

    他几乎是和警察一起到了御景楼,服务员一看这架势,吓得赶紧开了门。

    打开房门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正在踹着洗手间的木门。

    “妈的,臭女表子,出来卖,还装什么装!给老子出来!老子是付了钱的!”

    “艹!开门!”

    得亏这家酒店的卫生间设计是木门结构,而不是之前那种玻璃构造,否则这两下,王偲如在里面就彻底撑不住了。

    王偲如出来的时候,衣衫完整,握着个手机,还拿着把刀。

    看来是早有准备。

    柳诚跟着王偲如做完了笔录,才发现,这件事的原因都在刘俏薇那边。

    “所以说,你是听信了她的话,才来到了御景楼吗?”柳诚再次和王偲如走出了分局。

    王偲如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撩动着头发,还算淡定的说道:“我其实上次就怀疑了,这不过这次我确定了是她。”

    “防火防盗防闺蜜啊。”柳诚终于确信了这句话。

    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出了这档子事,这女人还这么淡定,倒是有趣,他还以为王偲如会哭哭啼啼扮可怜,或者扮演弱者,博得自己的同情。

    甚至在对方强※未遂被逮捕之前,柳诚都以为这是王偲如舍得的一个英雄救美的局。

    “我要让她付出代价!我和她谈话可是都录音的,最起码也要让她退学,这是公诉案件!”王偲如咬牙切齿的问道。

    可以。

    上次发生冲突,连鞋都跑掉了一双,那么狼狈,估计早就有了怀疑的人。

    柳诚弹了颗烟,吐了口浊气,看着星空问道:“所以,你上次找我,是真的无依无靠了,对吗?”

    “是。”王偲如点了点头,大家都是聪明人,交流起来,没有那么多的障碍。

    “真是小看你了。”柳诚灭了烟,准备回去。

    今天突然跑出来,虽然情有可原,但是给李曼打电话,她还是有些小失落。

    他站在路边等车,思前想后说道:“其实你应该直接报警的。”

    “这样,你哪里还有英雄救美的机会呢?你总是记不住我,这一次,你总该记住我了吧。”王偲如低头看着脚尖。

    当然因为面点比较澎湃,她只能看到地面的砖石。

    她有些犹豫的低声问道:“我不好看吗?”

    “好看。”柳诚点了点头,承认了对方的颜值的确出众。

    “我走了。”柳诚打到了出租车,打开了门,就要坐进去,赶回回去才是正理。

    王偲如忽然抓住了柳诚的衣角,低声说道:“你能陪我喝一杯,听听我的故事吗?”

    柳诚点了点头,两个人来到一家酒吧。

    这里不是灯红酒绿蹦迪的地方,就是单纯喝酒,还有驻唱歌手,弹着吉他,唱着听不太明白的英文歌曲。

    王偲如直接要了冰镇伏特加,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之后,打开了话匣子。

    “我爸爸是个酒鬼和赌棍,家里有点钱就赌,最后把家里的钱都输光了,我妈就带着我跑了。我现在都不记得我爸长什么样了。”

    柳诚点头,猜测的到,她日子过得不是很如意。

    王偲如又给两个人倒满,柳诚问服务员要了个果盘,这么喝,一会儿人就醉了。

    她拢着头发看着柳诚,眼神迷离的说道:“我很普通,我学习不好,不像你们这些学霸。”

    “那些题山对于你们而言,只不过是一道小土坡,但是对于我来说,就是崇山峻岭。”

    “所以我学了美术。”

    柳诚点了点头,他上辈子也比较普通,对题海书山也是敬畏有加。

    这辈子嘛,天才,但是面对那些题山的时候,也不想王偲如说的那般,小土坡。

    三分天注定,七分人打拼。

    但是他从来不喜欢站在成年人的立场上,教训别人该怎么生活。他选择缄口不言。

    王偲如,此时需要一个听众。

    柳诚需要琢磨下和李曼的关系。

    她现在和十二年后,有很多不同的点,需要他去适应。

    磨合,从来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很容易磨出血来。

    王偲如的出神的看着酒杯,喃喃的说道:“学美术很费钱,一套画笔、画笔、颜料,美术班,这些都需要好多好多钱。”

    “我妈妈很辛苦的赚钱养我,但是她很快就赚不动了。”

    “所以,我知道我搭讪的那个人是你之后,我就开始了想方设法的接近你。”

    “但是就像一个无法攻破的堡垒一样,由内而外,都没什么弱点,无从下口。”

    柳诚闻言,嘴角勾着笑,和王偲如捧了一杯酒,笑着说道:“谢谢夸奖,其实我不是什么好人。”

    王偲如咯咯的笑了起来,眼角都是媚态,她撩了下头发,支着头看着柳诚。

    她十分确信的说道:“我知道啊,你这个人的眼神,就从来没纯洁过。”

    “你看你现在就看着我的大面团,目不转睛呢。”

    柳诚十分确信的说道:“每个男人都有欣赏美的眼光,我也不例外。”

    “哈哈哈!”王偲如笑的前俯后仰,这个人说话,真的好有意思。

    王偲如抿了口酒,眼底泛着疑惑:“我发现你很有钱之后,就一直想把你变成男票。”

    “是长期饭票吧。”柳诚嗤笑了一声,调侃了一句。

    王偲如用力的点了点头:“对!”

    嘿。这女人,有点意思,居然如此大大方方承认了,对自己的钱有想法。

    不意外。

    他很早就知道了,钱真™的是个好东西。

    王偲如解开了一个扣子,又伸手解开了一个却半掩着,盯着了柳诚的眼睛问道:“你喜欢我的面团吗?”

    “喜欢。”柳诚倒是十分确信的说道,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王偲如将半掩着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弹开,笑着说道:“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和面啊。”

    “我不想努力了,努力的好辛苦啊,我是个普通人,这样真的好累啊。”

    “刚好,你对我也有点兴趣了。你给我钱,我给你透,好不好啊。”

    柳诚拿开了王偲如的酒杯,摇头说道:“你喝醉了。”

    “我没有!”王偲如劈手夺过了酒杯,又用力的灌了一杯酒,咬着牙说道:“我刚才一直在强撑着,我其实很害怕,害怕卫生间的门被踹开。”

    “我很丢人,被喜欢的人,用那种略带嫌弃的目光审视。”

    “我很难堪,我需要钱,但是我努力了,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柳诚看着情绪猛然爆发的王偲如,只是觉得有趣。

    王偲如拍着胸口说道:“我喝了这么多酒,才敢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柳诚,你看不起我!我知道!但是,我就是喜欢你啊。”

    柳诚翘着二郎腿,好奇的看着王偲如,他笑着说道:“你先坐下,我给你讲个故事。”

    “哈?”王偲如用力的眨着眼。

    柳诚仔细回忆了下这个故事,说道:“有一个漂亮的女孩,我们叫她静安吧。”

    “她和你一样的漂亮,然后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有家有口,但是已经离婚了,这是前提条件哦,已经离婚了。”

    “这个男人很有钱,给了静安买了两套房子。”

    “但是很快,这个男人就厌倦了静安,开始索要购买房子的房款。”

    王偲如眉头紧蹙的听着这个故事,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男人有点不地道。”

    “你听我说完啊。”柳诚和王偲如碰了一下说道:“第一次索要房款,因为是自愿赠予,那自然无法追回房款,静安小胜一局。”

    “这还差不多。”王偲如点了点头。

    “可是呢,这个男人是个有钱人啊,他请了很专业的律师。”

    “然后研究出了个方法,我们知道这个男人离婚了。”

    “这个律师就请了男人的前妻出面,说是婚内财产,就把房款要了回去。”

    “不仅如此,还反诉了一手,赚了这静安900万。”

    王偲如瞪着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柳诚,反诉,九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