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七十六章 我再胆小点,我们就没关系了!
    “哈哈哈!”王偲如拍着腿笑了两声,生意都谈到这个份上了,你才说你亏了?

    我也奉献了我的青春好不好?

    她轻轻拉动了下裤腿,露出了里面穿的丝袜。

    她提着裤腿站起身来,踮着脚尖,一步步的走到了柳诚的面前,一只手搭着柳诚的肩膀。

    她伏在柳诚宽阔的胸膛上:“我想做你的金丝雀,想被你养在笼子里。”

    “然后可以随心所欲的学习,可以不用那么辛苦。”

    “我想要你的钱,我不隐藏,这样你也没有压力,我和你的关系也可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想学瑜伽,想学舞蹈,我想保养好我的身材,让你离不开我,至少是离不开我的身体。”

    “我学了瑜伽和舞蹈,我就可以摆出你想要的任何一种姿势,任君采撷任君游。”

    “我可以用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取悦你,你只要给我钱就好了,好不好?”

    “你喜欢吗?”

    浪之力一段的王偲如,说出这种话,并不是一点羞耻感都没有。

    她的脸色羞红到了极点。

    只是这密闭的空间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说话愈发大胆了起来。

    她仰着头,用力的盯着柳诚的眼睛,笑眯眯的说道:“我的柳大才子,你,躲什么啊?”

    “是不是有点点心动啊。”

    讲道理啊!

    柳诚也是花丛老手,什么样的女人也都见过了。

    王偲如这张脸,属于完全没有动过刀那种,来之前,她还化了十分精致的妆容。

    顶灯的光线打在她的脸上,没有一丝丝的瑕疵。

    说没感觉,柳诚那是撒谎。

    这女人!

    柳诚轻轻推了一下王偲如,没推动。

    他略带无奈的说道:“你会被你的同学指指点点,她被人养着,还住在校外,花钱大手大脚,却什么都不做。”

    “指指点点还是其一,之后还有各种难听的话,你确定做好心理准备吗?”

    “而且是一个不会关心你的男人,他不会陪你逛街,不会陪你看日出日落,不会在你来了天葵的时候,嘘寒问暖,更不会在你需要的时候,随时出现。”

    王偲如的手指在柳诚身上画圈圈,她忽然发现柳诚这个人,十分有趣。

    说话的语气、内容很是成熟,而且说得很有道理。

    “你说的这些,值多少钱呢?谈感情很伤钱的呀。”王偲如的手摸向了柳诚的腰身。

    这丫头,活的够明白的。

    什么都围绕着钱一个字去讨论,柳诚居然有点辩不过她。

    当然,也和现在的姿势有一定的关系。

    任谁血气下涌的时候,大脑的供氧量都不太足,大脑是人体的CPU,供电不足,当然思考能力就会不足了。

    “我今天,里面可是穿的吊带的哦,你想不想看看啊。”王偲如看着氛围正好,提出了一个富有建设性的意见。

    她的意思很明确,先货后钱,这样她心里会好受点,至少自己的第一次,不是卖出去的。

    柳诚多少能理解点王偲如的心思,但是他还是抽身离开,让令人血气翻涌的姿势和暧昧的气氛戛然而止。

    他拿出了准备好的现金,笑着说道:“我觉得还是先说清楚好,你有什么具体的要求,我们现在可以打出来。”

    “虽然我不会签字,但至少,你争取自己权益的时候,也可以有点凭证。”

    王偲如深深的叹了口气,她当然还是有一点点奢求,从小三变正宫。

    可惜了,柳诚的应对,滴水不漏,不给她一点机会。

    就是用钱告诉她,让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

    王偲如撅着嘴,从包里拿出了一份租房合同。

    她略微有些不满,柳诚实在是太会破坏氛围了。

    谈钱可以留到明天早上再谈嘛!

    她将合同放到桌上的说道:“我找好房子了,84平的一室一厅,房租每月3300块。”

    “押一付三,这个钱,我们可是说好的,你可不能从我的钱里扣。”

    柳诚拿过了租房合同,又推了回去说道:“你可以年付,这样麻烦少点。”

    “还有什么要求吗?”

    “我只接受你一个人,你不能带人去,如果你带人去我会死在你面前!”王偲如忽然恶狠狠的说道。

    柳诚差点被气笑了,自己从来没表现出过那种爱好。

    “女的呢?我要是带女的上门,行不行啊?”他打趣的问道,抿了口水。

    王偲如抬着头想了想:“女的可以考虑下。”

    柳诚吞下了水,用了摇了摇头。

    是他落伍了,还是现在的女孩子已经都这么大胆了?!

    “一周可以接受几次?”柳诚在电脑上噼里啪啦的打着字,把一些要求写到了游戏规则之中。

    王偲如考虑了下说道:“七次,我恨不得你天天腻在我那里,没空去找别的女人呢。”

    “你受得了,我还受不了呢!”柳诚一拍额头,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这没法商量了。

    王偲如的底线还是很明确的,就是不接受多人,其他都可以。

    正好,柳诚也不接受。

    “行了,这里是五万块钱,你先拿着。”柳诚掏出了一个包,里面放着五万现金。

    王偲如看了一眼,也没点,她相信柳诚不是那么没品的人。

    她有些好奇说道:“曼曼姐是公司的财会啊,你拿现金我可以理解,可是你的钱,不都得过账吗?曼曼姐不会知道吗?”

    柳诚摇头,这笔钱当然不是从公司财务走。

    这笔钱,是他的稿费啊。

    这波啊,他在大气层。

    他笑着说道:“你以为我就没有其他的来钱的门路了吗?别关心这个了。”

    “把钱数数吧,青春换成的钱,还是蛮沉甸甸的。”

    王偲如摇了摇头,将钱毫不在意的放在了前台,十分严肃的说道:“那你认为,这个钱沉重,对吧。”

    “不重吗?”柳诚反问道,这还用说吗?

    王偲如靠在前台上,出神的说道:“可是你觉得我应该怎样?”

    “我以爱情为名义,然后将汗水洒在五十块钱的黑旅店,不知道多少人换过的床单上。”

    “把自己的一切,献给明知道会分手的大学恋人身上,然后收获一些鸡零狗碎的小礼物。”

    “还有你说的那些逛街、日出日落、嘘寒问暖,再多点,每天一句我爱你,这样就有价值了吗?”

    “这样就是对的吗?”

    柳诚眉头紧皱的听完了王偲如这段话,摇头说道:“你这样想,太物质了吧。”

    王偲如点了点柳诚紧缩的眉头,妩媚一笑说道:“可是,是你现提出的青春的费用十分沉重的话题啊!”

    “我倒是不觉得沉重啊。”

    “反而是你这么帅气,身体素质好,还有点小洁癖的男人,在我身上释放你的激情和荷尔蒙,还给我钱,到底是谁亏谁赚啊!”

    柳诚终于是笑出了声,王偲如今天这番对话,搞得柳诚还以为自己亏了呢。

    但其实这件事归根到底,你情我愿。

    “我拿着睡衣呢,我先去洗澡,你忙完了,快点上来哦。”王偲如脱掉了外套,在柳诚的脸颊上啄了一下说道。

    柳诚拉住了要逃跑的王偲如,平静的说道:“你今天不能住这里,先回去吧,明天租了房子,我去找你。”

    嗯?

    王偲如眼睛瞪得像铜铃!

    气氛都到这种地步了,撩骚都撩的她心痒难耐了,这个男人,说让她,先!回!去!

    她惊骇的到直接爆了粗口:“卧槽,你不是吧。”

    “修道还是参禅啊,还是你那个不行啊,不应该啊,鼓鼓囊囊的!”

    柳诚重重吐了口浊气:“你说你一个雏儿,未经人事,说话怎么那么大胆啊!矜持一点,更符合你这个年纪啊喂!”

    王偲如理直气壮的说道:“我要是再矜持一点,我们就一点关系没有了!你这个铁直男,怎么撩都撩不动!”

    “你在这里洗澡,会有头发留下。你和我姐姐发质不同,不能被人发现。”柳诚解释了下,为什么让王偲如回宿舍。

    “宿舍关门了!”王偲如气呼呼的说道。

    太生气了!这种地步了。

    为什么要提正宫娘娘!

    柳诚居然害怕李曼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