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八十一章 出事了
    “你知道的好多啊。”李曼满是愉快的笑容说道。

    柳诚确实知道很多,五花八门,有的是为了哄妹子专门去学的。

    有的是为了写随手查到的内容。

    “那你一定哄过不少女人啊。”李曼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笑呵呵的说道。

    嗯?

    柳诚摇了摇头,他这些五花八门的小套路和小玩法,还真的没哄过太多的女孩子。

    就哄过陈婉若和李曼,其他生扑的女人,需要自己哄吗?

    “真的没有吗?”李曼满是好奇的问道。

    柳诚十分确定的摇了摇头:“真的没有。”

    “陈婉若也没有吗?”李曼忽然拔刀,让人猝不及防。

    其实在姐姐和李曼谈话之前,李曼几乎不愿意谈起陈婉若的事情。

    因为在李曼的感觉中,完全是她自己的原因,导致了柳诚和陈婉若的分手。

    尤其是在燕喜堂的时候,陈婉若站在桌前,那一声你为什么和学姐在吃饭的灵魂拷问。

    当时柳诚和陈婉若在外面谈话,李曼在堂内吃饭的时候,整个人都快羞到了桌子下面。

    现在想起来,李曼脸色依旧是火辣辣的。

    但是,是时候直面自己不敢面对的问题了。

    虽然是陈婉若先的,但是感情,没有先来后到,我的就是我的!

    李曼咬着牙问道:“你上次说不会跟她主动电话,跟她主动联系,那她要是主动联系你的时候,你打算怎么做?”

    “换句话说,她要是骑到你身上,让你…你也会毫不犹豫对不对?”

    柳诚抓着李曼的手,她现在在颤抖,她在逼迫柳诚做出选择。

    这是一个女友的权力。

    李曼的要求不过分,她怎么可能忍受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呢?

    柳诚长长的吐了口浊气,看着李曼泛着光的脸颊,凑了她的耳边。

    “我不会再接她电话了,我也不会…和她再见面了。”

    他说的有些犹豫,似乎是被迫之下做出的决定。

    李曼眼神中满是惊喜,兴高采烈的问道:“真的吗?”

    柳诚十分确信的点头说道:“我不骗你,相比较之下,我更喜欢你,如果真的要做选择的话,我必然选择你。”

    上一辈,他做了无数这种选择,确切的说,这种选择并不难。

    他的人生路上,那么多的女人,最终他都选择了李曼。

    习惯了。

    “我会不会,要求的很过分啊。明明是她先的。”李曼紧了紧柳诚的胳膊,有些担忧有些忐忑的问道。

    柳诚刮了刮李曼的鼻尖,笑眯眯的说道:“不会啊。这是你一个女友的权力啊。”

    “其实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像今天这样理直气壮一些。”

    李曼眨着大大的眼睛,戳着柳诚的胳膊怯生生的问道:“真的吗?你真的希望我能要求的更多些吗?”

    柳诚十分确认,他的性格就这样,李曼要是能够主动些,他们的关系会更加亲密。

    李曼拉着柳诚上了缆车,满是期待的说道:“香山碧云寺哦!”

    “怎么了?你有什么冤枉吗?”柳诚好奇的问道。

    李曼十分俏皮的说道:“说出来就不灵了!”

    她说完忽然拉了下柳诚的身体,伸手抱住了柳诚的后颈,满是深情的吻了上去。

    下了缆车的时候,走不动道的事李曼。

    柳诚的手即便是隔着衣服都是滚烫的。

    他们漫步在满是树荫的碧云寺中,阳光洒下了的点点光斑落在了璀璨的琉璃瓦上。

    “这里不是什么普通的寺庙,他们高度参与到了大明的朝政当中。”

    “每次大明的皇帝们,想要疏通通惠河,让通州的粮食进京的时候,这里的大和尚们。”

    “就会找到各种理由,比如天有异象,山魈、黑眚等理由阻止大明皇帝疏通河流。”

    “无论是山魈还是黑眚,都是那个蒙昧的时代,足以震慑皇帝的东西。”

    “山魈和黑眚都是人假扮的罢了。”

    李曼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问道:“就像现在的公知一样,控制舆论来逼迫政策的改变吗?”

    柳诚摸了摸脑袋,他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介绍下碧云寺在明朝的作用罢了。

    为了显摆自己的很博学,仅此而已。

    柳诚想了很久才说道:“明朝的黑眚还有各种邪异教派参与其中。”

    “比如什么白莲、比如无为都是这类的教派,所以比较复杂。”

    李曼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小沙弥,思考了片刻,问道:“饭圈?”

    “你赢了。”柳诚不得不承认,李曼真的很聪明,也很擅长总结。

    柳诚停止了讨论这个话题,这话题真的不能再聊下去了。

    再讨论下去,走出碧云寺的时候,就是他们的忌日了。

    他将香火钱放到了香火师父的手中,取了两把三宝香,递给了李曼,在香烛上点燃了香。

    他思考了片刻:【佛祖保佑,李曼不要发现自己养鱼。】

    “你许了什么愿望?”柳诚将香插好的时候,十分疑惑的问道。

    李曼左右看了看,小声的说道:“我希望我们的孩子是龙凤胎,这样儿女双全,就不用费第二次事了!”

    李曼说完噔噔噔的跑出了大雄宝殿。

    柳诚唯有些歉意的和大师父们行了个礼,自己这女朋友,打扰了佛门的清净。

    “你别跑啊!”柳诚坠了半天,终于抓到了在树下左右横跳躲避的李曼。

    他把李曼推到了树上。

    李曼带着惊恐的看着来来往往的香客,害羞的说道:“好多人看着呢!一会儿,一会儿让你亲个够,好不好?”

    “呜呜!”

    李曼总觉得自己的腿软,不是爬山爬的。

    “你好坏!”李曼轻轻的锤了下柳诚的胳膊。

    夕阳已经西下,和情郎在一起的时间,总是格外的快。

    她叹气的说道:“时间过的好快啊!”

    “今晚住一起吧。”柳诚忽然开口说道。

    李曼今天格外的主动,柳诚忽然觉得不能这样和李曼相处了。

    李曼不要归她不要,那是她的修养。

    自己不主动的性格,得好好改改了,得主动点。

    否则自己真的有可能失去李曼了。

    他高估了两个人的感情厚度,以为什么考验,都无法让彼此不离不弃。

    但是此时的李曼的感情堆积完全不如后世。

    自己再这么不主动下去,真的可能会和李曼越走越远。

    真的到那年大学聚会的时候,再忽然相遇,感慨那段令人躁动的青春吗?

    柳诚是这样的人?

    一切美好的都要紧紧的攥在手里,成年人可能不会全都要,腰受不了。

    但是柳诚格外的贪心呢!

    “好呀!”李曼如同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同意了柳诚的话。

    脸红心跳。

    她太喜欢这种感觉了,那种让人悸动的感觉,又回到了他们之间。

    爱情还在。

    柳诚也还在。

    “今天可不是节假日,可是有空房的哦!”柳诚抓紧了李曼,不让她逃跑。

    李曼反手握住了柳诚的手,低声说道:“其实我今天出门,专门带了充电器。”

    充电器?为什么要强调这个?

    柳诚表情十分的微妙,从奇怪到若有所悟,再到恍然大悟!

    他悟了!

    带了充电器的时候,其实意思非常明确,就是打算在外面过夜了。

    iPhone手机这个电池容量,真的比较低。

    他忽然想起了前世的时候,有一次明明没有出任何的差池。

    李曼这条大白鲨,还是找到了柳诚养的鱼,一口吃的干干净净,渣都不剩。

    连续几次都是。

    感情是充电器出了问题!

    呼。

    真的是细节达人,不愧是一叶知秋的李曼。

    牛皮,就完事了!

    柳诚深吸了口气,拉着李曼来到了山下四星级酒店,香山宾馆。

    “来个豪华套房!”这里没有总套那么奢侈的东西。

    但是豪华套房,也足够奢侈了。

    柳诚琢磨了下说道:“等回去了,再买个房子吧。”

    “不能拒绝,算我送你的礼物。”

    “你不能算是金钱收买,更不能提可以让我们感情变得不那么纯粹。”

    “我们是住的,不是炒的。不能算是感情因为金钱变质。”

    李曼低着头说道:“好。”

    叮铃铃的响声忽然响起。

    柳诚接起了电话,大声的说道:“今天就是天塌下来!我也不回去,有什么事,自己处理!”

    汪永丰呆滞的看着电话说道:“老师,奇虎的日志宝推出了,你真的不回来看看吗?”

    “你说什么?”柳诚眉头一皱,抿着嘴角说道:“情况严重吗?”

    汪永丰看着电脑上的数据流,说道:“除了企事业单位,我们的客户……柳姐的电话都被打爆了。”

    “柳姐说你今天有重要的事,就一直自己在处理。”

    柳诚挂掉了电话,李曼已经阻止了前台的开房操作。

    “回公司吧,我还能跑掉不成?”李曼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却拉着柳诚的手,走到了停车场。

    爱情终有瓜熟蒂落的时候。

    但是事业一旦倒了,柳诚再重头打拼,实在是太难了。

    她爱柳诚,她很确定,所以她不想柳诚失去对他来说弥足珍贵的东西。

    事业重要,她李曼也很重要,这两样之间不能划等号,那是物化。

    王偲如是自己物化了自己,并不是柳诚要物化她。

    事业和李曼,也不能比较孰轻孰重。

    但是事情会有轻重缓急。

    “这个奇虎!晚一天啊!”柳诚有些抓狂的喊道。

    李曼满是笑意的看着柳诚气急败坏的模样,她喜欢这样的柳诚。

    就像是小孩子,看到了美味的蛋糕不让他吃一样,抓耳挠腮。

    波澜不惊的柳诚实在是太难接近了。

    李曼有些担心的说道:“你回去是解决问题啊。别把情绪带到工作中去,妥善处理。”

    “现在的科威信息和奇虎的体量差距太大了,你不要乱来啊。”

    柳诚长长的图了两口浊气,点了点头,在事业上,他有自己的把握,在此之前,他先打电话到了启明星。

    这可是他的大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