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九十章 号角声已经吹响
    柳依诺用力的戳着自己的抱枕,看着陈婉若进进出出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就是一阵气抖冷。

    这都是什么事啊!

    好好的出国留学不好吗?非要转回来?柳诚有什么好的,怎么谁都惦记着他?

    她闷闷不乐的看着电视,往日里那种让人热血沸腾的手刃渣男的韩剧也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电视里都是假的!

    真正的喜欢,就是战而胜之,抢到手,什么最好的疼爱是手放开,那都是鸵鸟的表现。

    柳诚关上了门,走进了屋子里,陈婉若眼睛一亮,三步并作两步,跳到了柳诚的身上,眼睛里放着光。

    “诚诚啊,你想我了没?”陈婉若用力的抱着柳诚的脖子,满是笑意的问道。

    柳诚端了端陈婉若,这又丰润了不少。

    他有些疑惑地问道:“转学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跟我说啊。”

    陈婉若满脸委屈的说道:“我倒是想和你说,那你也接我的电话,我打电话,发短信,你都不接。”

    “我要是再不来,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不开机,不让我找到你了?我好害怕,就跑到京城来了。”

    柳诚长吐了一口气,上次和陈婉若打完电话,敏锐的发觉到小丫头并没有放下。

    他的爱情休克疗法,似乎失效了。

    陈婉若为什么没有像一般的女人一样,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就和过去告别,非要恋恋不舍的拽着过去,为什么会如此呢?

    “大诚诚没想我,小诚诚想了没?”陈婉若目若秋水,稍微感受了下,满脸通红。

    大诚诚没什么诚意,小诚诚倒是斗志昂扬。

    “不诚实!哼!”陈婉若两条腿在柳诚的身后交叉盘住勒紧,笑眯眯的说道:“今晚给你吃海鲜哦。”

    “为什么突然转学,发生了什么事吗?”柳诚将陈婉若放到了沙发上,有些疑惑的问道。

    陈婉若绞着手指,愣愣的看着电视画面,停了很久,才愣愣的说道:“我爸说要移民,我不同意,然后我们就吵了一架,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如果是三个月前说,我还同意,但是现在我不想去了。”

    “总之,我现在回来了!”陈婉若的语气一转,变成了肯定句,明显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谈。

    道德绑架无往不利,但那不是陈婉若要的,她不想柳诚有太多的负担,她的这次回来,是希望他们可以重新开始,而不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如同滑铁卢一样,急转而下,变得鸡零狗碎。

    柳依诺满脸嘲讽的看着柳诚,笑着说道:“婉儿跑了一天了,你先去洗澡,早点休息。”

    “好。”陈婉若三个月的时间,显然变得成熟了不少,她知道柳依诺和柳诚有话要说,自然选择离开客厅。

    楼上楼下复式,楼上三个房间,两个卧室一个书房,楼下的主卧阳台,连着客厅的阳台。

    “你准备咋办,这个陈婉若,曼曼那边你怎么交代?我可是听说了,这事情闹得还挺凶,同学群里都传疯了。”柳依诺满是幸灾乐祸的看着柳诚。

    她很少看到柳诚吃瘪的时候,现在终于可以看一看了。

    柳诚却摇了摇头,十分确信的说道:“李曼明天搬过来住,而且不付房租。”

    柳依诺瞪着眼睛看着路柳诚,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然后忿忿不平的说道:“不行!”

    “啊?”

    柳诚满是迷茫的看着柳依诺,昨天她还说家里冷冷清清不想住在这里,现在家里来了两个人,又不行了?

    “没什么,我的意思是你让她来吧。”柳依诺的脸色变了数变,然后嘴角上扬,心里有了主意。

    她的确是不想李曼和陈婉若同时住起来,但是仔细一想,住就住吧,她眼不见为净不就好了?

    柳诚看了看这个家,想想也是,这是柳依诺的家,自己怎么好随便安排呢?

    他点头说道:“如果你觉得为难的话,陈婉若和李曼都不要住进来好了,麻烦死了。”

    “不为难,不为难。你让她来吧。”柳依诺的嘴角牵着笑意。

    “这么大个房子,自己住的也空荡荡的,无聊的要命,有俩人作伴儿也是蛮好的。”柳依诺转过头来。

    她其实不想住在这里,每天躺在这么大的房子里,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还不如在公司里住着。

    柳诚敲击键盘的声音,就如同催眠曲一样,让人安心。

    “好吧。”柳诚完全不知道柳依诺心里在想什么,这女人心,海底针,怎么想能够想明白?

    柳诚站起身来,想了想说道:“我回去了。”

    “装什么大尾巴狼,住下吧。”柳依诺站起身来,收拾了几件衣服,笑着说道:“我给你们腾地方,我今天睡公司。”

    柳依诺甩着自己的小坤包,走到了门前,忽然转过身来,低声说道:“我以后住公司了,她们就是在这房子里打的你死我活,跟我也没关系咯。”

    “啊?”柳诚瞪着眼看着柳依诺,这怎么一个个都不按常理出牌?

    关门声响起的时候,陈婉若从卫生间里跑了出来,跳到了柳诚的背上,笑嘻嘻的说道:“你们说话我听到了一点,姐姐是不是走了?”

    “嗯。”柳诚点了点头,他还在回味柳依诺的话。

    陈婉若咬着柳诚的耳朵轻声问道:“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

    次日的清晨柳诚先到了公司,给柳依诺带了早饭,然后上了一整天的课,两辆车到了紫荆公寓16号的楼下,来接李曼。

    “姐,你要不住家里,看着点她们,我怕她们打起来。”柳诚略微有些惆怅的说道。

    柳依诺用着近乎于咏叹调的声音,夸张的说道:“战斗的号角声已经响起,此时的任何调停都变得无效,只有分出胜负的那一刻,才是结束啊!”

    “我的好弟弟!你连这点觉悟都没有,还想做渣男啊!”

    柳诚没有接话,反而是去帮李曼搬东西。

    陈婉若其实也听到了李曼要搬过来的消息,她在柳诚睡了之后,想了一夜,最终决定接招。

    她从香江回来,就是出招。

    而李曼的应对,她也要招架。

    否则就是未见面,先输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