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二章 客厅小剧场
    陈婉若今天没涂口红,不会留下什么罪证,她对着李曼的背影,扬了扬头。

    我的男人,我一定会亲手夺回来!

    李曼猛地转过了头,看着站在一起的柳诚和陈婉若。

    她总觉得已经有事发生,但是他看着一脸淡定的柳诚和像是路过的陈婉若。

    只能说是觉得奇怪,却说不出什么。

    发生了什么我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吗?

    可是我就在这里,还能发生什么?

    柳诚看着李曼再次转过了身子,才长松了一口气,在陈婉若的腚上轻轻掐了下,才作罢。

    这小妖精,怎么可以当面作妖呢?

    这不掐还好,一掐,算是彻底打开了陈婉若的阀门。

    她目若秋水一样看着柳诚,若非李曼在此,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李曼一进屋,陈婉若立刻变了个模样就要跳到柳诚身上,被柳诚生生推开。

    开玩笑,这吧唧嘴的声音被李曼听到,还不得原地爆炸?

    柳诚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上一辈子的那些花花草草,在李曼手里压根就走不了一个回合。

    「她这么漂亮,你也好意思出轨?你算什么男人1」

    「我要是男的,恨不得天天把她栓到裤腰带上!我一个女人都馋哭了!」

    「你特么不要放着我来!曼曼,来姐姐疼你。」

    「自惭形秽,我比不过,再见。」

    诸如此类。

    觉得自己不是对手的,心里过意不去的,觉得对不起李曼的,要分手费的,喜欢李曼的,这些林林总总,都在李曼手里过不了一个回合。

    就连陈婉若也是如此。

    上一世,陈婉若回国之后,柳诚和陈婉若还没见面,就被得到了消息的李曼,给直接了当的用简简单单的一个小故事,杀的溃不成军。

    李曼十分擅长讲故事。

    她说【从实习到毕业,一共换了三个工作,每次都要搬家。】

    【每个地方都有一家她特别喜欢的小饭馆。】

    【每次搬走的时候都觉得,就算是走了,也一定会常回来光顾。】

    【可是后来就再也没去过。】

    【根本无需对未来做一些无所谓的设想和缅怀,因为你决定朝前走的那一刻,过去就都与你无关。】

    李曼用一个故事,将准备再续前缘的陈婉若轰杀至渣。

    陈婉若直接躲了三五个月才用勇气再次和柳诚联系。

    不过也是简单的以朋友的身份联系,欲语还休,未语,泪先流。

    若非柳诚创业公司出了事,陈婉若怕是这辈子都无法鼓足勇气,再联系柳诚。

    前世的恩恩怨怨,都已经归到了前世。

    重活一世的李曼、陈婉若现在都不一样了。

    陈婉若没有一走九年,而是走了两个月,兜兜转转的又回来了,她现在很勇。

    李曼因为柳诚和陈婉若恋爱关系持续期间的一些你来我往,有些心虚。

    总之,现在两个人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

    而陈婉若比李曼更大的优势就在于,她已经完全被柳诚打开了,不存在矜持和腼腆。

    男人嘛,有几个不是脑子随着下半身动的动物?

    陈婉若眼睛里都是含着水,满脸羞红的低声说道:“小诚诚,我等李曼睡了去找你哦。”

    “刺激不刺激?”

    柳诚倒吸一口冷气,匆忙压枪,这个陈婉若真的是越来越会了。

    陈婉若手从柳诚的耳后轻轻撩动着,顺着脸颊摸到了柳诚的下巴,满是媚笑着说着:“等我。”

    “古驰出了一款连体的衣服,哆啦A梦的联名款哦,我晚上穿给你看,嘿嘿。”

    陈婉若和柳诚怎么说也是露水夫妻了几次,多少摸清楚了这个男人的一些小癖好。

    他没什么怪癖,就是喜欢奇奇怪怪的衣服。

    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她总要想些办法,让自己在柳诚的心里更重几分。

    “姐姐住公司。”柳诚还是有几分理智的,这丫头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撩人心弦了。

    陈婉若吐气如兰,咯咯咯的笑着说道:“那正好一起啊。”

    柳诚无奈的一拍额头,这丫头现在怎么这样!

    这对话怎么奇奇怪怪的。

    陈婉若终于绷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带着身份证,打电话给你。”陈婉若轻轻点了下柳诚的肩膀。

    某些人,嘴上说的不想要,可是身体还是蛮诚实的嘛。

    李曼收拾了一床的衣服,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陈婉若会那么的大胆。

    门外的小剧场会这么的刺激。

    她大声的喊道:“柳诚,你帮我把行李箱里的那一串晾衣架拿来,我搭下衣服。”

    “好。”柳诚赶紧应了一声。

    不能跟陈婉若再单独聊下去了,再聊下去,怕是得出事!

    他去阳台抓了一把晾衣架,李曼行李箱里的不太够。

    毕竟是家里,宿舍地方小没地方挂,但是家里一面墙的衣柜,可以随便李曼挂衣服。

    柳诚先拉出了吸尘器,将衣柜里的缝隙里和床上床下的灰尘洗干净,又擦了擦,开始给李曼铺床挂衣服。

    “你这个嘎米,还在呀。”柳诚拿着一个小鳄鱼抱枕,用力的撕扯了两下,笑着说道。

    李曼点头说道:“当然了。”

    “宿舍不比家里,再去买点东西,各种用品都很…凑合。”柳诚看着薄薄一层的床褥子,还有小夜灯,摇了摇头。

    宿舍的生活是蛮苦的,尤其是女生宿舍。

    四个人同寝室,有六个群,简直是不要太恐怖。

    搬出来住也好。

    李曼眼波流转,咬了咬嘴角。

    她还是不习惯柳诚为她花钱,她总觉得那样,自己和他的感情就有了铜臭味。

    但她想起了柳依诺的叮嘱,点头说道:“好。”

    柳诚是个很细心的人,他显然感觉到了李曼的一些情绪。

    “好了,钱这东西赚来,不就是花的吗?”

    柳诚又在心里补了一句,给你花了,总比给外面的那些花花草草花了的强啊!

    你男人赚钱了,你总要让他表现表现吧,要不他赚钱,还有什么意义?

    李曼是个很独立的人。

    “说的是,但那也是你的钱啊。”李曼有些怅然的说道,柳诚的进步还是太快了些。

    她也就给教授做做模型,在科威信息算算账、报税、核算工资,有个工资钱。

    本来吧,科威信息如果做两套账、合法逃税、社保抵扣之类,她还忙一点。

    但是科威信息的账目,清楚明白,里外账都是一套。

    除了买车节税之外,压根懒得折腾,社保只要转正,人人都有。

    她一周在公司的时间,有五六个小时就干完活了。

    她总觉得柳诚有点亏。

    柳诚拉着李曼的手对着看电视的陈婉若说道:“我出去买点东西,你要捎什么吗?”

    陈婉若盯着柳诚和李曼拉在一起的手,恶狠狠的说道:“不用了!没什么要买的!”

    她用力的攥着手里的抱枕,恨得后槽牙都变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