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十二章 王偲如在学画画
    ————写在前面——本章只有王偲如和主角戏———

    柳诚踩着月色准备回科威信息,走了几步路,转头向着王偲如租住的那个公寓而去。

    也在紫荆华庭,离得不远,就五六分钟的路,就到了。

    他踩着月色,走进了楼内,并没有打电话,而是拿出了钥匙,打开了王偲如的小公寓。

    这是一个两居室,客厅和餐厅之间以隔断断开,主卧和次卧中间夹着一个卫生间。

    两室一厅一卫。

    隔断上摆着几盆绿萝,在电视的两侧,放着两盆阔叶花,一进门是一个纯白色的鞋柜,是新加的物件。

    柳诚打开鞋柜的一瞬间,眉头一皱。

    当然不是看到了男人的鞋之类的事情,而是鞋柜上下两层,上面一层堆满了画过的画纸。

    他打开一看,上面全是柳诚的画像,有素描也有油画。

    餐厅的餐桌之上,挂着一幅画,上面是柳诚,很简单的几笔,居然连柳诚的那种成熟和青春的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

    就是有点不太好,眼神有点桀骜不驯。

    我明明是个很温和的人嘛!柳诚如是想着。

    整个家里窗明几净,看来王偲如也是很爱干净的人,阳台上摆着一副画架,上面全是柳诚的脸,喜怒哀乐应有尽有。

    柳诚挠了挠头,瞥了眼主卧,里面没人,倒是次卧亮着灯,他慢慢的走了过去,看到了王偲如举着画笔,在画架之上认真的画着一幅画。

    这幅画里终于变了一个样子,而是王偲如她自己。

    画里面,王偲如笑的甜甜的依偎在一个男人怀里。

    还是柳诚。

    角度问题,柳诚刚开始没看到自己。

    “画画呢?”柳诚尽量放低了自己的声音,不要吓到她。

    王偲如手一抖,手中的笔一划,划出了一道明显的擦痕,一幅画算是彻底废了。

    王偲如张皇失措的站了起来,说道:“啊,你过来了啊,我不知道,也没收拾,你看这家里乱糟糟的,被你看笑话了。”

    乱吗?

    两三副画架的确是有点乱,但是很整洁。

    “毁了你一幅画。”柳诚颇为可惜的看着那副画,王偲如面前放着一个镜子,在勾勒自己的脸部线条,这一划,整张脸一分为二了。

    王偲如笑着摇了摇头有些心疼的看着那副画,这是她最近画的最好的一幅画了,但她还是满不在意的说道:“我重新画就好了,练练手。”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赶忙说道:“你等下,我先洗个澡,身上都是脏。”

    “我用下电脑。”柳诚点头,打开了电脑,随意的看了两眼,总觉得这幅画还能抢救一下。

    他拿起了王偲如的笔,开始在画上随意的描了几笔。

    那条突兀的线,被改成了面纱。

    整体都是古风,看起来颇为协调。

    王偲如洗的很快,她满身香气的走进了次卧就看到了柳诚在画板上,随意的描着。

    “你还会画画啊。”王偲如脸色十分的精彩,看着柳诚认真的模样,又看了看,那副已经废弃的画,已经变了一副模样。

    柳诚放下了手中的笔,点头说道:“喝了点酒,手不稳。画画嘛,会一点点。”

    柳诚这一点点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点点,当初大学的时候,可是旁听了三年美院的课,后来田子坊搞艺术的时候,他也没少花功夫。

    韩泽宇当初军训的时候,瞄上了花枝招展的艺术生们,柳诚就提议韩泽宇跟自己学学艺术,混点艺术细胞再去。

    可惜韩泽宇一直头铁,不肯学手艺。

    只不过这幅画,他并没有画完,这是一幅古风画,上面是王偲如是凤冠霞帔,而自己是状元服。

    “今天喝了点酒,我先去洗澡。”柳诚坐直了身子,停下了笔,他半个多小时就画了个面纱,剩下的都没动。

    “啊?好。”王偲如听到喝酒两个字,低头下了头,她终于知道柳诚为何突然来到了这里。

    “小傻瓜,想什么呢?”柳诚揉了揉王偲如的脸,估计又是在胡思乱想了。

    柳诚洗澡的速度更快,他穿着睡衣,走出了卫生间,整个屋子都被收拾了一遍,画架都拢在了一起。

    “最近很努力的在学画画啊。”柳诚自认为自己对画还是有一点鉴赏能力的,王偲如现在的功底,到毕业的时候,到各种游戏公司做个原画师完全足够了。

    王偲如被夸了一句,抬着下巴,满是憧憬的说道:“嗯,我想当漫画家!等你不要我了,我也不至于饿死。”

    柳诚点了点头,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的存续,完全由柳诚决定,柳诚哪天说不玩了,王偲如连落脚的地方都不见得有。

    有点危机感是好事。

    至少王偲如已经放弃了捞偏门的想法,开始专心专业。

    柳诚如实的说道:“漫画家吗?那我得送你去日本啊,在国内你画漫画,也赚不到钱。”

    你在阅点写,我在阅漫画漫画,我们写完画完,都不是我们的。

    说起来是真的是悲哀呢。

    王偲怡想了想摇头说道:“日本吗?没想那么远,我要先做好基本功,到时候再规划。”

    “也行。”柳诚点头,拿起了水杯,是温水,王偲怡刚给他倒的水。

    他想了想说道:“今天上了一天的课,晚上本来打算写,又这么晚了,不太想熬夜,就过来坐坐。”

    “严昊强那边你要是麻烦,由我出面解决也可以。”

    王偲如坐到了刘诚身边,有些局促不安,忽然想到了彼此的关系,翻身直接跨坐到了柳诚的身上。

    她如同一个八爪鱼一样保住了柳诚的脖子说道:“我去之前不知道是严昊强组的局,到了才知道。”

    “他好幼稚啊,他带不带女伴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自己处理吧,小孩子一个,过几天自己就淡了,一个富二代还能做舔狗不成?说出去他也没面子。”

    柳诚还是认真的说道:“你要是真的觉得麻烦,就打电话给我。”

    王偲如猛的坐直了身子,忽然感觉到了一阵火热,又软在了柳诚的怀里,靠着柳诚的肩膀,戳着柳诚的好看的侧脸,笑眯眯的问道:“你不是不让我主动联系你吗?”

    “一码归一码嘛。”柳诚掐了掐王偲如的光洁的小脸蛋笑着说道。

    他想了想主动划掉了一条分界线:“有事还是可以给我打电话的。”

    “好。”王偲如一探头,在了柳诚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颇为意动的捧住了柳诚的脸颊,开始长驱直入。

    “我大姨妈…走了。”她颇为意动的说道。

    柳诚笑眯眯的问道:“那我不是要上白礼?”

    “讨厌,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意思!”王偲如轻轻的拍打了下柳诚的肩膀:“放心,我会吃药的。”

    柳诚当然知道什么意思,还是想了想说道:“吃药对身体不好。”

    “爸爸,抱我起来好不好?”王偲如突然作怪的在柳诚耳边低声沉吟了一句。

    爸爸?柳诚猛地打了个激灵,满是疑惑。

    “金-主-爸-爸啊,抱我去床上好不好?”王偲如两条腿缠住了柳诚,满脸通红的说道。

    很羞耻的说法,但她还是想着办法让柳诚对自己多一些记忆点。

    王偲如哎呀一声,被柳诚抱了起来,她糯糯的说道:“你知道你很亏的啊。”

    “你知道现在一个美院的学生,只要8000块一个月就够了,你给我来两万还租个房子住,一个月连三五趟都不来,不是亏是什么?”

    “其实我当初开两万,是让你还价的,谁知道你直接答应了,真的是,财-大-气-粗。”

    说实话,两世为人,柳诚还是第一次玩这种,完全不懂行情。

    “所以啊,我可以吃药的。”王偲如解释了下,自己提供服务,柳诚花钱享受,而且还掏了近三倍的钱,里所以当的事。

    “算了,吃药对身体不好,还是拦精灵吧。”柳诚仔细想了想还是认真的说道。

    “你可真的是个好人啊。”王偲如忽然用力的抱紧了柳诚,用力的抱紧,似乎是要融化在柳诚怀里一样。

    柳诚来到主卧的时候,挠了挠头说道:“而且你以后,不用作践自己,我没那种癖好。”

    王偲如翻身进了被窝,只露出了一条光洁的大长腿,笑眯眯的说道:“床笫之间的小情趣而已,到外面你让我叫我还不叫呢!”

    “看把你美的。”

    “来呀!”王偲如媚眼如丝。

    这小妖精,勾人的手段,总是一套一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