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二十三章 柳诚去哪了?
    李曼抬着下巴,目光中带着审视,看着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抱枕看电视剧的陈婉若。

    这种眼神,让陈婉若十分的不舒服,她倔强的看着电视剧,就是不说话。

    李曼一直看着陈婉若,这是她第一次,想要和陈婉若好好谈谈关于柳诚的问题。

    她是不可能让的,那退出的人,必然是陈婉若。

    “你知道的,柳诚他…不爱你了,你这样只是徒劳无功,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耗在柳诚的身上。”

    “即便是我和柳诚分手,你也无法得到他。”李曼平静的说了一个事实。

    陈婉若如同机械一样转过了头,看着李曼平静的脸庞,一字一句的说道:“真的要这样站在一个胜利者的立场上,咄咄逼人的让我离开吗?”

    “是你们先犯了错误,我没有追究,已经是我的大度了。”

    陈婉若条理清楚的说道:“当初郑涛说柳诚抱了你,当时被老师给打断了,我那时候还不相信。”

    “你那时候撒谎了,欺骗了我。”

    “现在你现在这个嘴脸,柳诚知道吗?你以一种胜利者的语气和口吻,很-讨-人-嫌!”

    李曼抿了抿嘴角,最终没有说话,陈婉若不是个笨姑娘,她一直都很聪明。

    只不过是,一直绕不出自己那个认知失调和路径依赖打造的固若金汤的心理圈套罢了。

    她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去洗澡,谈话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进展,陈婉若依旧如同当初一样,不舍得放手。

    而此时的柳诚已经来到了王偲如的公寓内,他按了按门铃,却是无人应,他自顾自的拿出了钥匙。

    餐桌上摆放着一个打开却没有动的蛋糕,两个餐盘、两个红酒杯,用过了一个,和喝了半瓶的红酒。

    柳诚轻轻的关上了门,走到了主卧。

    他看到了和衣而睡,还没有卸妆的王偲如,躺在床上,粉底已经把枕头抹出了一层白痕。

    屋里有一股橄榄油的熏香在缓缓燃烧着,空气中充斥着熏香和阵阵牛油果洗发露的香气。

    王偲如真的很期待柳诚今天能够来祝贺她生日,而且也是这么久以来,王偲如提过的唯一的主动要求。

    不算过分,柳诚应了下来,还准备了礼物。

    但是今天真的很忙,王偲如在他心里也不是那么重要,所以他忙起来之后,就忘记了。

    此时如同睡美人一样的王偲如,翻了个身子,脸上没什么泪痕,但是看得出失落。

    柳诚脱了外套去洗澡。

    王偲如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猛地惊醒,满脸的惊恐,都市传说中,女孩子独居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她记得自己明明睡之前锁好了门。

    不过她很快就看到了柳诚的外套,然后就松了口气。

    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是化了的妆,也无法掩饰的灿烂笑容。

    她自己一个人喝了半瓶的红酒,惊恐之后,酒意有些朦胧,她忽然拿出了手机,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次卧。

    听到水声停下之后,她悄悄的躲在次卧里,等待着柳诚洗完澡,要吓唬他一下。

    柳诚擦着头发,穿着睡衣来到了主卧,看到了撩开的被子,满是疑虑…

    人呢?去哪了?他有些迷惑的看着主卧。

    然后一双冰凉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一转头,就看到了一个打着灯,惨白的鬼脸,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还微微张着嘴,翻着白眼。

    “醒了啊,我还说你睡着了,我洗个澡就睡呢。”柳诚当然认出了这是王偲如,阵阵香风,做不得假。

    王偲如一撇嘴,放下了手机,回次卧穿拖鞋,她刚才为了声音小点,连鞋子都没穿。

    她略有些不满的说道:“啊?你这个人,没意思,我还以为你会吓一跳呢。”

    “呀,吓死我了。”柳诚试着做了个惊吓的动作。

    王偲如一脸哭笑不得看着柳诚,两个手顺势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撒娇一样嗔怪着说道:“不会哄女孩子开心,就不要哄嘛。”

    “你要不要去洗个脸?”柳诚提出了一个提议,确切的说,现在的王偲如,关灯比开灯还吓人。

    王偲如眉头一皱,风一样的冲进了卫生间,然后就是瓶瓶罐罐的声音响起。

    “都跟你说了,不用化妆,你偏不听,你看看,妆都化了。”柳诚靠在卫生间的门前。

    王偲如怒目圆瞪,然后轻轻推了他一下,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她在卫生间里好一顿折腾,才将脸上的状卸掉。

    清丽而年轻的面孔,有一种青春的味道在闪耀。

    “这不挺好吗?化妆反而有点…不伦不类,什么年纪该做什么事,你弄这个妆容,还不如素颜呢。”柳诚上下打量了下王偲如。

    人很漂亮。

    化妆拍的照片和平时化妆,总会给人一种不真实感,而现在的王偲如,这个未施粉黛的脸庞,很好看。

    也很像陈婉若…

    柳诚忽然想起了王偲如搭讪那天,李曼说王偲如很像陈婉若。

    现在看看,的确蛮像的。

    “真的吗?”王偲如瞪着大大的眼睛,揉了揉脸蛋,忽然妩媚一笑,坐到了柳诚的怀里,笑眯眯的说道:“我还以为今天不来了呢。”

    柳诚确信的说道:“我这个人轻易不答应别人什么事,既然答应了,自然会做到。”

    王偲如骑在柳诚的身上,看着他那张脸,打量了很久,才一脸认真的问道:“嗯,你说我这个年纪化妆,假扮成熟,比较违和。”

    “但是你这个年纪,稳重成熟,为什么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呢?”

    “就是没有小孩说大人话那种违和感?为什么会这样?”

    气质这个东西,有的时候,真的应了那句老话,相由心生。

    柳诚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没法解释。

    “好了,早点睡吧,你上眼皮和下眼皮都在打架了呢。”柳诚看出了王偲如的疲倦,稍微有点黑眼圈,应该是昨天没睡好。

    王偲如用力的环抱着柳诚的脖子,低声说道:“可是我想小诚诚了啊。”

    “但是你有精力应付它吗?”柳诚嗤笑了一声,这个瞌睡的样子,哪里是有精力的模样。

    “那也要解解馋再睡。”王偲如耸了耸身子,才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很快就睡着了。

    柳诚看着她的模样,摇了摇头。

    次日还没五点,王偲如就醒了,自然不可能放过送上门来的情郎。

    柳诚扶着腰身离开王偲如公寓的时候,已经早上七点多了。

    他买好了早餐的时候,才上了电梯,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科威信息里面,李曼在和柳依诺说话。

    “柳诚一早就出去跑步了吗?可是我没看到他啊。”李曼似乎是在漫不经心的问着问题。

    柳依诺食之无味,这该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