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二十九章 你很有种,我很佩服
    柳诚又一次站在了机场,停稳了车辆,将沈佳怡的行李箱,从后备箱取出,推到了登机口。

    “师父,我…走了。”沈佳怡紧绷着嘴角,三步一回头的走进了登机口,身影逐渐的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

    柳诚挥了挥手,转身离开,站在车边,弹了一颗泰山,看着偌大的机场,这里是国际机场,无数的飞机起起落落,代表着一个个的离别。

    他灭掉了烟头,开着车,向着来时的路而去,心情说不上好还是坏,但是离别终究是离别。

    离别时为了重逢?

    只是骗骗人的鬼话罢了。

    柳依诺回到了科威信息却看到了房门紧锁,打开之后,就看到了钥匙不见了,瞬间变得怒气冲冲,拨通了柳诚的电话,大声的问道:“你开着我的车,跑哪里去了?!带着王偲如出去了?”

    “要带着她去,你不会自己买辆车啊!”

    “沈佳怡去余杭,我去送送她。”李济安十分平静的说道。

    柳依诺的愤怒瞬间变成了尴尬,靠在前台上,看着自己的高跟鞋,略微有些失神的问道:“今天走的吗?”

    “嗯。”柳诚用鼻音回答了一声,他虽然很平静,但是不代表他心情好。

    柳依诺半扬着脸,看着天花板,想了很久说道:“你心情是不是很差啊,我们去喝酒吧。”

    柳诚一愣神,从机场高速拐到了环城高速,他笑着问道:“喝酒?你不是最讨厌喝酒这种事吗?为什么会忽然说要喝酒呢?”

    “我的心情,没有很差了,离别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事。”

    柳依诺却是晃着身子,酝酿了下说道:“我是讨厌你喝的酩酊大醉的样子啊,明明已经很成功了,还每天都在拼命努力。”

    “尤其是和赵圭,你和他喝酒,每次都喝的不省人事,我都很担心的好不好?”

    “你到底去不去?!”她将话题绕回到了喝酒这件事上。

    柳诚有些了然,柳依诺大概是误会了自己,认为自己是假装坚强,喝点酒可以忘记痛苦吗?

    柳诚从来都不觉得喝酒能够忘记痛苦。

    相反,酒精在进入身体之后,会刺激感官,五感会变得更加敏锐,痛苦和喜悦都是双倍的。

    他点头说道:“难得姐你有这个雅兴,去,我待会儿给你发个地址,你打个车来就好了,我找的地方,绝对不闹腾。”

    柳诚并不打算带着柳依诺去夜店喝酒,而是选了一个比较雅致的酒吧,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一起。

    “两杯Mojito.”李济安对着服务员说道。

    朗姆酒、蔗糖、来檬、薄荷和苏打水调制而成的Mojito很快就端了上来,柳依诺尝了尝,来檬和薄荷清爽口味与朗姆酒的烈性相互补,一种并不浓烈的酒,只有10%左右的酒精含量。

    但是这种酒,最合适两个人对饮,一边聊一边喝,时间总是匆匆而过。

    “我还以为你会伤心不已,痛哭流涕,最少也要感慨万千,毕竟之前沈佳怡也是你鱼塘里的小鱼,就这么跑了,你就这么甘心吗?”柳依诺摇晃着半满的酒杯,跟着吉他晃着脑袋,满是疑惑的问道。

    柳诚放下了酒杯说道:“其实我是故意放跑她的,没必要让这段比较纯粹的感情变质,你说呢?”

    柳依诺一愣,拿起了酒杯和柳诚碰了一下,满是迷惑的看着柳诚,这句话,意有所指,一语双关,她还是能够听出来的。

    柳诚嘴上说的是沈佳怡,其实说的是他们彼此而已。

    柳依诺听懂了,但是她可以装傻啊,她不信柳诚就这个问题,能够深入的讨论下去。

    她想了想还是岔开了话题,笑眯眯的说道:“你知道曼曼和婉儿闹僵了吗?她们之间,曾经进行了一次不友好的谈话,时至今日,两个人一句话不说。”

    “嗯?”柳诚眉头紧皱,无论是李曼和陈婉若都没有具体说过她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柳诚也不好问,实在是有些尴尬。

    他疑惑的问道:“说了些什么?”

    “不告诉你。”柳依诺举着酒杯,对着服务员弹了个响指,拿出了五百块钱,笑眯眯的说道:“让吉他手,弹唱一个加州旅馆,如果不会的话,就唱一个挪威森林。”

    “好。”服务员接过了五百块钱,和吉他手沟通了片刻,还端了一杯酒,放在了柳依诺的面前:“吉他手送你的。”

    柳诚嘴角抽搐。

    这个吉他手,有点意思,自己这么大个人坐在这里,他居然敢如此堂而皇之的撩妹。

    柳依诺有些惊讶的接过了酒,浅浅一笑,对着吉他手招了招手。

    《加州旅馆》超长的前奏,不断的响起。

    柳依诺却没有喝那杯「龙舌兰日出」而是抿着Mojito,含着笑说道:“其实看起来,我还是很有魅力的呢。”

    柳依诺说着话,脱掉了厚重的外套,露出了里面的纯白色稍有镂空的针织开衫,光洁的皮肤,在酒吧暖色调的灯光下,闪着一层光芒。

    她和柳诚轻轻碰了一下,一口饮尽。

    然后转过身,看着吉他手,将一首《加州旅馆》唱完,才心满意足的转过身来,侧着脸,满脸坏笑的看着柳诚。

    讲道理,这个吉他手弹唱的《加州旅馆》的确不错,但是他居然刚当着自己面给柳依诺送酒?

    当自己不存在吗?

    他将自己的外套脱掉,站起身来,对着服务员说道:“给她Mojito,要一点点青柠。”

    柳诚说完,看了眼柳依诺,正好就撞上了柳依诺满是期待的眼神,而且还有似是而非的坏笑,满目含情,闪闪发光。

    他漏出一个看爷表演的神情。

    他站在了吉他手旁边,颇有些好奇的说道:“你很有种,我很佩服。”

    吉他手放下了手中的吉他,抬着头看着柳诚,神情颇为神气说道:“你想怎样?打架吗?”

    “在这么漂亮的女士面前,打架,显得颇为没有礼貌呀。”

    柳诚嗤笑了一声,指了指吉他说道:“借我吉他用用?”

    “哦?”吉他手听闻,摇了摇头,将吉他递给了柳诚,颇为不屑的说道:“你也会?”

    柳诚十分肯定的说道:“会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