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五十四章 小了,格局小了!(为盟主“大不列颠英一世”加更)
    吴旸探着身子说道:“本来前段时间我们就打掉了一个基于CE内存修改器制作的挂。”

    “可是最近又兴起了一大堆的改名挂,我们实在是有点疲于招架啊。”

    说你们技术员实力太差、目光太浅、数据库太浅薄?有点伤人颜面。

    他环视了一周,总监办公室没有摄像头,他低声说道:“其实是资源不到位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老哥手里就那么点钱,挑的人都是主楼那边挑剩下的歪瓜裂枣。”

    “不是核心产业链里的一环,做什么都难,老哥你说是不是?报个合作方案审批七天,挂都更新三次了!”

    “老哥,你说是这个道理不?”

    吴旸虽然知道这是柳诚给他面子说的体面话,但是事实的确是这个事实。

    他要是有个两三百号人,TP至于被人喷这么久吗?他要是能和某些出价极高的服务商购买数据库,还会被戳脊梁骨吗?

    被人骂的滋味,不好受啊!

    玩家骂他无能,员工骂他吸血鬼老加班,老婆骂他不着家。可谁体谅过他的难处?

    这话体面话,但是听的人舒服。

    “工作区看看,我给老哥表演个魔术,先试试货,是不是好茶新茶,喝过才知道啊。”柳诚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

    现在的柳诚模样,要是被柳依诺看到,怕是要惊到下巴,这哪里是自己那个有点正义情怀的小弟弟?

    分明是个油的滑不留手的老油条。

    “走。”吴旸带着柳诚来到了格子间的工作区,柳诚找到了工作区的服务器,开始干活。

    CE内存修改器为何会对CF和DNF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归根到底还是棒子的游戏,最喜欢把关键数据丢到客户端去处理,客户端内存修改,可以更改很多内容。

    而企鹅这边的权限还是太小了,这类的代理问题,国内企业通常是采用收购对方公司来解决。

    版权问题?买!

    沟通问题?买!

    版本问题?买!

    有钱了不起吗?有钱真的为所欲为。

    比如眼下出现的一个卡枪的bug,就已经让吴旸的团队挠头了十几天了,找不到解决办法。

    CF的商城里有很多付费道具,还有很多禁售的道具,类似于限时购买。

    付费道具、禁售道具、现实道具,通过CE内存修改器就可以将这些付费道具,变成游戏币购买道具。

    王者荣耀里的韩信、秦王政等英雄,售价13000金币,那还不直接买爆?

    比如眼下CF的一个人物,飞虎队,就是禁售,但是可以通过CE内存修改器,进行购买。

    飞虎队这个角色,仅在2012年年底的一次活动中短暂销售,但是在2012年前,有很多人都拥有这个人物。

    就是卡枪,将禁售道具改为了游戏币道具。

    刷枪、卡枪由此而来。

    虽然在3Q大战后,企鹅加强了网络安全建设,这种刷枪、卡枪的bug早在13年左右就已经完全失效。

    但是,骗局却一直流传到了2021年,经久不息,因为真的存在过,就会有人相信。

    即便是最简单的易语言编写的漏洞百出的界面,也会有无数人上当受骗。

    流毒无穷。

    是吴旸团队有问题吗?没错,他们的思路出现了问题,他们总是在封名字,今天封了CE,挂直接改名GE、FE甚至是ZE。

    是吴旸团队这三四十号人,傻吗?

    源码级的封印术他们不想掌握吗?

    他们把握不住啊!

    他们缺少了关键的数据库,再好的匠人没有原材料,能打出好活儿吗?

    柳诚在服务器上一顿操作,笑眯眯的说道:“可以内部测试一下了。”

    吴旸其实没看懂柳诚在干什么,他技术其实不算差,但是柳诚的操作有点快,几个代码是现场编译的。

    只知道是调用了某个端口的数据库,然后链接到了他们的TP反作弊上做了个程序,然后就结束了。

    就这?

    这也能称之为魔术吗?

    吴旸将信将疑的拍了拍手,示意员工们停下手中的工作,进行测试。

    结果出的异常的快,这帮人弄了二三十个找到的挂进行了测试,全都秒封。

    而后吴旸不信邪,坐到了一台电脑前,开始利用CE内存修改器的源代码进行了编译,他试了试。

    他的CF号,喜提十年封禁,不过内部测试账号,换一个就行了。

    在场左右的人都看着喝着茶的柳诚,眼神都变了。

    柳诚很快的就删除了程序,然后打电话通知汪永丰关闭端口。他调动数据库,自然需要科威信息配合。

    他满是笑容的看着吴旸,笑着说道:“不知道老哥觉得,这个算不算魔术!”

    “算!”吴旸笑的更加开心,他拉着柳诚到了办公室,用力的握了握柳诚的手,笑着说道:“真的是没想到,兄弟你这技术,这么好。”

    柳诚十分谦虚的说道:“哪里哪里,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混口饭吃,当然要有绝活儿啊。”

    吴旸犹豫了很久,低声问道:“一锤子买卖?”

    “小了,格局小了。”

    柳诚满是笑容的说道:“要是兜售数据库,我至于跑到深城来吗?”

    “行吧。今天做东,不醉不归。”吴旸用力的握了握柳诚的手,然后走出门去,对着秘书耳语了几声。

    秘书虽然面色有些惊骇,但是还是向着会议室而去。

    “我随便看看?不出吴总的地盘,就是好奇。”柳诚坐在办公室里也是无聊,提出了自己一个请求。

    吴旸将自己的工牌递给了柳诚,特别提醒了不能拍照之后,就让他自己随便溜达去了。

    哪里都是监控,柳诚还能搞什么破坏?

    柳诚去的地方就是工作区,他找到了当年做高级经理的时候的感觉,四处看,但就是不说话。

    很快啊,很快,他就发现了,其实真的是资源不足。

    整个网络办公室,其实多数人的工作,屏幕上都是基于TAV引擎的企鹅管家,现在还叫做QQ医生的代码框,而不是TP反作弊。

    只有不到十个人黑眼圈都熬出来了的新手,在维护TP反作弊系统。

    资源不足,总部的资源倾斜不到,他吴旸就是有天大的本事,能干出什么结果来?

    至少在2013年之前,TP反作弊的不完善,的确是企业战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