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五十六章 渣就渣,借口还那么多(为盟主“大不列颠英一世”加更)

第五十六章 渣就渣,借口还那么多(为盟主“大不列颠英一世”加更)

    “今天晚上让你歇一晚。”柳依诺看着柳诚的样子,还是略微有些心疼的说道。

    “瞧不起哥是吧!”柳诚立刻就…有点生气了。

    柳依诺掩着嘴角痴痴的乐了一声,笑着说道:“没有了,没有了,是臣妾想休息一晚上,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这该死的满溢而出的…大男人的自尊心呐,柳依诺一直掩着嘴角笑的不停,她很享受这种感觉。

    就像是小时候柳诚要零食,因为生病,爸妈不会给,他就会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神,看着柳依诺。

    此时此刻,一如当初。

    “今天晚上有酒局,我估计也不少喝,如果喝醉了,就歇一晚,我可是可怜你这身子骨,怕你受不住。”柳诚自己夹了块甲鱼,的确是阳气有亏。

    柳依诺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总是能够带来最好的体验。

    有一种…顶配电脑才有的顺滑。

    柳诚对自己的比喻句非常满意,又夹起了一块甲鱼,企鹅不愧为顶级互联网三巨头,这食堂师傅的饭菜,做的很不错。

    他很喜欢。

    柳依诺终于憋不住笑意,左手伸出,抓住了柳诚的胳膊,低声说道:“真的,我不想公开,至少现在我还是这么想的,或许哪天,那种强烈的占有欲出现,我会有公开的想法。”

    “但,至少不是现在,我不想有任何阻挠我们在一起的原因,哪怕是一丝犹豫都不想,你答应我好不好?人前我们还是姐弟,人后,随你怎么折腾。”

    “真的随我怎么折腾?”柳诚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柳依诺轻轻拍打了一下柳诚的胳膊,这小孩子,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多的花招呢。

    “好了,好了。”柳依诺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低声说道:“你不怕玩坏了,不心疼姐姐,就随便折腾!”

    “你舍得吗?”

    柳诚当然知道这种问题的标准答案,点头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不会乱来的。”

    柳诚和柳依诺的一顿午饭,边说边吃,一直吃到了快上班的时候,才结束。

    “饱了。歇一会儿,看前面,黑洞洞,待俺杀的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柳依诺忽然来了一句戏腔。

    柳诚双手高举,摆出了法兰西人特有的姿势说道:“别开腔,自己人,自己人。”

    “我唱的不好听?!”柳依诺立刻就有点不高兴,两个眼睛怒视柳诚,满眼怒火。

    柳诚乃是治水大师,更是灭火达人,他乐呵呵的说道:“不不不,姐,你完全误会了,宁这个是天籁之音!”

    “私下里唱给我听就好了,唱给他们,太浪费了。”

    柳依诺满是狐疑的看着柳诚,然后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恶狠狠的说道:“怪不得人人都说渣男除了感情生活一塌糊涂,哪里都好。”

    “你这小嘴,就跟抹了蜜一样,不知道要霍霍多少姑娘呢。”

    柳诚颇为不服的说道:“季羡林大师不就说了吗?我今生没有别的希望,我只希望,能多日几个女人。”

    “我柳诚过去不是什么圣人,现在也不是什么圣人,未来也不是什么道德君子和圣人。”

    柳依诺晃着身子说道:“哼,你自己渣,别带上别人好不好啊!”

    柳诚却是仰着头说道:“这就是他年轻时候的原话啊,当时编辑出版的时候,问该不该,季大师说一字不改,这是坦率。”

    柳依诺懒得跟柳诚瞎扯皮,这家伙嘴上就没个把门,男女之事的辩论上,她从来没赢过,床上床下都是。

    她岔开了话题问道:“开工了,下午什么安排?要是没我的事,下午我要养精蓄锐。”

    “不应该是我养精蓄锐吗?”柳诚想了想继续说道:“下午安排购物,今天姐谈下来多少,就是什么额度,随便花!”

    “李曼查账问起来,就说我泡妞花掉的!”

    柳依诺先是一脸的不屑,然后立刻就明白了柳诚的潜台词,满是疑惑的说道:“不是吧,你们晚上的酒局,还要我出席不成?”

    “我不去,我就没参加过这种商务酒会,打死我也不去,我连左手用刀还是用叉子都分不清,去了也是丢人。”

    柳诚摇头说道:“私人聚会,吴旸带上他老婆,认识一下。”

    柳依诺面色巨变,手里攥着个玻璃杯,凶恶的问道:“柳诚,你有那种爱好?我不接受,告诉你,你杀了我!我也不接受!”

    什么爱好?

    柳诚眨着眼睛思考了半天,整个人都待在了原地,呆滞的看着柳依诺,这特么什么跟什么!

    “你天天上网冲浪都看些什么狗屁的东西啊!你能接触点健康的、正常的、美好的文化吗?”

    “卧槽,吴旸是个妻管严,不是公司应酬他都带着他老婆,你那个小脑袋瓜里,都是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啊。”

    柳依诺认真的想了想柳诚平日里的作风。

    最不在乎的王偲如,每次和那个什么富二代严昊强有过一面之缘,甭管王偲如多么的绝情,无论什么情况,他都会过去看看。

    的确不太像是牛头人战士。

    “都说有钱人爱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百度的时候,就是搜了搜嘛,你不要生气呀。”柳依诺终于有些心虚的说道:“人家也是怕嘛,你就不能理解理解嘛。”

    柳诚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嗲嗲的柳依诺,他真的没见过。

    “收,干活去!”柳诚挥了挥手让柳依诺去谈判了。

    王偲如当初也是说什么拒绝多人,柳依诺也是这出儿,其实很正常,富人们的爱好都有点奇特。

    但是富人里也有正常人,比如陈长林,他对婚姻始终忠诚。

    柳依诺这次进去谈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打电话让柳诚过去。

    最后成交价为240万每月,是专门为企鹅的类CE内存修改器挂的检测,这里面有很多的扣款协议。

    而且按照等级,比如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的安全事件,柳诚一个月只能拿到150万的底线,而且企鹅方有随时终止合同的权力。

    互联网霸主就是霸主,柳诚拿走了合同,还需要找律师对各项条款逐项甄别。

    “240万的额度啊,我想想,买点什么好呢?”柳依诺转着手中的企鹅公仔钥匙扣,满是痛宰肥羊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