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六十章 女大三,抱金砖
    柳诚前往南山网安大队之前,先驱车到了企鹅大厦,接到了吴旸。

    从吴旸处,了解到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我们组织了一个CF的百城联赛,超过上百万的选手参与其中。”吴旸拿出了一叠的资料递给了柳诚。

    柳依诺开着租来的车,奔着南山网安大队而去。

    二十七个省份,十六支战队,四个月的赛程,宣传周期将近七个月的赛事,超越了百万参赛选手参加的官方赛事,百城联赛。

    热身赛、网吧联赛、十六支出线战队的线下赛和决赛。

    柳诚颇为好奇的看着这份资料,CF赛事,柳诚从来没有关注,但是企鹅举办大型游戏赛事的经验,在国内的确是无出其右。

    这一次的百城联赛,已经是第三次了。

    稍微算一下,从08年开始,企鹅就开始了举办大型游戏赛事,在赛事经验这方面,的确没人能超过他们。

    但是现在这个百城联赛,却是处于停摆的状态。

    原因非常的简单,一个他们无法解决的名叫大飞的挂在游戏里横行,严重影响了比赛进程。

    高挑、自瞄、锁头、飞天入地、全图、红线指引、防封等等一系列功能应有尽有。

    热身赛和预选赛的进程直接被停办。

    甚至是在09年的百城联赛的决赛现场,一个挂闯入了决赛现场,对着两支正在进行比赛的站队,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屠杀。

    连解说都懵圈了,选手们被屠杀一空,不得不停止比赛。

    这个开着挂的选手,并非线下赛两支队伍的任何一个选手。

    为此主办方,采用封闭服务器的方式进行了后续比赛。

    但是今年的热身赛和预选赛怎么办?

    毫无办法。

    而这个制作工作室的关键信息,被那个小天才所掌握,但是小天才非要见一见柳诚才肯交待。

    柳诚拿着手中的资料,颇为无奈的说道:“我说吴总,你们公关部和技术部和你们安全部有仇吗?做什么事,难道不通气儿的吗?”

    “这种打草惊蛇的行为,怎么可以提前公告呢?”

    09年的决赛被挂打扰到重赛之后,官方用最快的速度公布了公告,称必然抓捕大飞外挂的制作者。

    这不是打草惊蛇是什么?

    吴旸叹了口气挠了挠头,他的话语权太低了,他的意思当然是打枪的不要,悄悄抓捕,等到抓到人之后,再进行公告。

    但是公关部显然等不及了。

    为了及时挽回官方形象,他们提前发布了公告,却是迟迟抓不到人。

    这就等于公关部将安全部放在了火架上炙烤。

    但是安全部和技术部只能做到封挂,却找不到制作外挂的团队,这让吴旸在公司里颇为难做。

    而且挂千变万化,封挂完全无法彻底,很多参加预热赛和预选赛的选手,已经开始向大飞工作室定制外挂。

    车停在了网安大队,柳诚在网安大队的网警的安排下,见到了那个十六岁的小天才。

    小天才瘦瘦弱弱,一头长发有些凌乱,眼神非常的明亮,他抬头看了一柳诚一样,就确定了面前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吴旸不是,吴旸太菜了。

    “你很强,我叫邹睿。”邹睿抬起头看着柳诚,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说道:“我其实想见你,是想当面感谢你。”

    “我把你抓了,你感谢我?”柳诚坐在邹睿的对面,面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邹睿点了点头,抬手示意了下自己的玫瑰金手镯,自嘲的说道:“开始还是有些怨恨的,这抓进来已经快一星期了,心态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总之,我谢谢你,你让我看到了回头是岸的可能。也让我知道了,犯了错误,就必须承担惩罚。”

    “但是,等我出去了,我一定亲手击败你!你最好,好好活着,你活的越好,我打败你的时候,成就感就越足。”

    “想到那一天,我就感觉到浑身颤抖般的兴奋。”

    柳诚靠在椅子上,看着大言不惭的邹睿,满是笑意的看了一眼吴旸。

    柳诚觉得蛮好笑的,或许邹睿并不明白他这句话显得多么夜郎自大。

    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现在抓了你,算是我赢了对吧。”他颇为玩味的问道。

    小天才邹睿用力的点了点头,他有些心灰意冷,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斗志说道:“但是我相信,我的进步会非常的快,总有打败你的那一天!”

    柳诚摸了摸下巴,带着好奇和嘲弄的说道:“怎么进步?在这铁窗里吗?读着那些落后一个时代的计算机书籍,待五年。”

    “出去之后,发现世界都变了,就可以进步了吗?”

    “你觉得幼稚不幼稚?!”

    邹睿用力的咬着牙,然后猛地一拍凳子说道:“我之前有一个线索,可以抓到你们要的大飞工作室的关键人物,可以争取到戴罪立功的表现!”

    “你知道啊。”柳诚嗤笑了一声,站起身来:“你要见我,我也来了,该交待交待,我在外面等着,被你打败的那一天。”

    “小朋友,世界很大,高人很多。眼高于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眼高手低,就显得很愚蠢了。”

    柳诚走了出去,剩下的自然是网警出面。

    只是吴旸有点不明所以的说道:“老弟你明明对他误入歧途有些怜悯,为什么刚才在里面,要刺激他?”

    柳诚回头看了一眼审讯室,颇为可惜的说道:“这种年纪的孩子,就得给他树个靶子去对付。”

    “他很有才华,但是这远远不够,成长的方式有很多,我觉得激将法适合他,老哥你要培养他,可以按我这个法子,照方抓药。”

    “这个年纪?”吴旸看了看柳诚,他才十八岁,比那孩子就大两岁,可是在柳诚身上,吴旸丝毫没看到一丝一毫的孩子气。

    柳依诺眼神明亮,激将法对付意气风发的柳诚不也是个很好的法子吗?

    柳诚看着柳依诺那个鬼鬼祟祟的眼神,知道今天晚上,怕是绝对躲不过去了。

    不过他也是乐在其中。

    那种心灵交融的感觉,他很喜欢。

    “吴总打个车回去吧,我和我女朋友去银滩玩一玩,路程比较远,有事喊我。”柳诚站在车前,和吴旸告别,剩下的时间,就是柳诚和柳依诺的私人时间了。

    “谁是你女朋友了!”柳依诺解释了一句,即便是柳诚说他嘴巴很严,但是还是打个补丁的好。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唉。”柳诚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表现出一副情场失意的模样。

    “我懂。”吴旸拍了拍柳诚低声说道:“兄弟加油,你们这对金童玉女,我看好你们。”

    “女大三抱金砖嘛,般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