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渣男啊 > 第六十二章 甜美风这块,属实被她玩明白了
    柳诚清晨起床的时候,手都在抖,一直睡到了上午十点左右,房间里白色窗帘遮住了阳光,他醒来之后,打开了自动窗帘,才让阳光照了进来。

    他起来之后,柳依诺又消失不见了。

    他只能感慨,床上竞技还是女人比男人优势更大。

    年轻,真好。

    柳诚的体力恢复的很快,醒来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吃过早饭(或许是午饭)之后,他坐在了电脑前,开始继续工作。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柳依诺才打来了电话。

    “猜猜我在哪里?”柳依诺的声音里充斥着甜腻,那种甜糯糯的声音,让人有种将其糅杂在怀里的冲动。

    柳诚保存好了自己的工作进度,和科威信息那边沟通之后,有些好奇的问道:“今天走什么风格?甜美风吗?”

    柳依诺咯咯咯的笑了两声,点头说道:“对呀,你打个车到网安大队来吧,我在网安大队,那个大飞工作室被抓了。”

    “这么快?”柳诚一愣,拿起了外套,准备前往网安大队。

    柳依诺轻笑着说道:“今天早上吴总打来了电话,说让我们到网安大队一趟,我就过来了,忙活一早上了,你快过来吧。”

    “好。”

    柳诚打了个车,就奔着网安大队而去,在来到网安大队的大院之后,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一幕。

    他先看到了柳依诺站在门前,刚看到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反复确认之后,这就是柳依诺。

    她穿着深蓝色贴近紫色的连衣裙,领子是白色的娃娃领拼接,很有公主的甜美范儿气息,俏皮而可爱。

    裙子的上半部分的设计有层层的褶皱,长度大约到膝盖的位置,露出纤柔的小腿。

    搭配一双白色的帆布鞋,红色线条细细勾勒,流露出来的全是少女的纯真感觉。

    甜美风这块,属实被柳依诺给玩明白了。

    “这是干什么?车展吗?”柳诚走了上去,看着一院子的豪车,有些惊讶的问道。

    柳依诺鼓着腮帮子,挎着柳诚的胳膊,非常不满的说道:“哼,你们男人眼里只有车!”

    “车没你好看。”柳诚显然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刻夸了一句柳依诺,满足了她有些满溢的虚荣心。

    他看着院子里一排的豪车,这一院子的车,少数得数千万了。

    柳依诺指着眼前的车辆,带着夸张的表情说道:“一共十八辆,普遍都是两百万以上的跑车。”

    “最贵的那台柯尼塞格,一千两百多万,全球限量十四台,国内唯一一台就在这个院子里。”

    “浮夸,太浮夸了。”

    柳诚来到了那辆带着些许磨砂灰的柯尼塞格面前,颇为好奇的看着打量着这辆车,这辆车他属实没有get到这么贵的理由。

    就是普通的车而已。

    “我有钥匙,你要不要试试?”柳依诺拿着一串钥匙,笑着说道。

    柳诚木然的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万一蹭到了,喷漆都得大几十万,我还不如开我自己的那辆。”

    “我这种听跑车的声音和拖拉机没啥区别的人,还是不浪费油了。”

    柳依诺有些不甘心的说道:“这辆车的里程只有689公里,买回来就在车库里放着的新车了,到现在还没上牌照呢,如果我们买的话,可以算是一手车,你有没有兴趣?”

    “你喜欢这台车?”柳诚对这车没啥兴趣,但是如果柳依诺想要换车,可以考虑下。

    柳依诺听闻摇头说道:“那倒不是,我以为你会喜欢。”

    “吴总说这车估计要拍卖,如果我们可以购买的话可以便宜点。”

    柳依诺颇为遗憾的将车钥匙还给了网安大队的网警,她其实是在找柳诚的喜好,但是柳诚似乎没什么喜好…

    连大多数男人喜欢的豪车,他都没什么情绪波动,看车的目光,还没有看自己的眼神凶狠和贪婪。

    柳诚真的对车持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车是代步的工具,而不是炫耀财富的一种方式。

    “这玩意儿开回去能干啥?除了在车库吃灰以外。”柳诚摇头,走进了网安大队的办公楼。

    吴旸就在入门的金属椅上休息,他看到了柳诚立刻站了起来,带着十分热情说道:“这次多亏了老弟啊,今晚海东楼我请客,随便点。”

    “我也是拿钱办事。”柳诚笑呵呵的和吴旸握了握手,然后开始了解案情。

    十八台豪车、数十只名表、无数的奢侈品、还有数不尽的电话卡、银行卡,都是这次缴获的赃物。

    柳诚拿起了资料表,大飞工作室的一共九个人,八人落网。

    这帮人的技术,说实话不咋地,但是涉案金额高达7000万,不过这些非法所得,多数都被用在了外面的豪车,里面的名表和奢侈品,等待他们的将是十年以上的刑期。

    柳诚看完了资料,颇有一种感觉,满是疑惑的问道:“我怎么觉得大飞工作室像个总代啊。”

    国内的总代理,而不是关键的维护外挂,更新外挂的人。

    吴旸颇为惊讶的看着柳诚,他也是听网警大队的审讯才得知,但是这资料里可没有审讯资料,这都能判断出来?

    他颇为怅然的说道:“剩下一个人,在海外,追查不到。问过了,他们也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

    柳诚将资料递了回去,颇为神秘的说道:“这个人,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海外的某种组织吧。”

    互联网犯罪一旦涉及到了海外,基本上就代表着线索中断。

    信息茧房效应,在互联网中尤为明显。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透露着深深的无奈,这可能就是网络安全从业者的真实写照,明明抓到了这些人,但似乎又没抓到。

    大飞工作室这几个人的营销方式,很有传销的那股子味儿,他们主要是卖各级代理,而不并参与到一线销售之中,这就是侦破的难点。

    而邹睿掌握的情报正是大飞工作室的「技术总监」在圈子里炫耀,主要是炫富。

    在现实里,这位「技术总监」只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月薪不过4000+,可是在网络上,他是被三亿鼠标追捧的大佬。

    “抓不到最后那个人,后患无穷啊。”吴旸颇为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