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心灵学者 > 第十五章 反应
    苏晓被林莜莜口中利维坦级邪物的强大震撼到了。

    但也不是完全绝望,至少利维坦级邪物并不全知,全能恐怕也仅限在自身领域。

    即使这样也很恐怖了。

    “这些都是很宝贵的知识,前代文明的遗迹里几乎不可能记载和利维坦们相关的知识,即使有,那也最多是绝望的猜测,只有自身成为利维坦,且和利维坦们有过交手的林莜莜才能总结出来……也只有她会告诉我,正常的利维坦级邪物们不可能把这些事告诉祂们的手下。”

    尤其是,林莜莜提到,她的本体为了维系自身的“存在”,必须要复活文明,维持人间时,苏晓内心里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之前他其实一直有隐隐的忧虑,担忧林莜莜也变得和其他利维坦级邪物相同,复活文明不过是需要眷族或者别的理由什么的,但这种忧虑现在总算能放下了。

    林莜莜似乎能察觉到苏晓内心微妙的变化,她嘿嘿笑了几声,说道:“这就是利维坦们的一些基本特性了。”

    苏晓道:“原来如此……这样的话,我还有一些问题,比如为什么利维坦级邪物要建立眷族,又为什么要长期沉睡……直接在需要出现的时候出现不就行了吗?你又是如何绕开利维坦级邪物们俯瞰历史帷幕的能力成长起来,又是如何和这些能穿越时空的存在博弈对抗的呢?”

    “问题太多啦。”林莜莜用撒娇般的语气说道:“我好困,下次再跟你说。”

    苏晓苦笑了下,说道:“好,下次咱们再说,晚安。”

    女孩很快在他怀里睡着,发出了平稳的呼吸声。

    苏晓却没有睡着,他内心暗想道:“其实很多东西是可以直接推理出来的……”

    “比如林莜莜是如何成为利维坦级邪物的,首先,其他利维坦们肯定不希望多出一个同位阶的敌人,那么她成长成为利维坦级邪物,必定是出乎祂们的意料,而按照林莜莜的说法,只有靠信息差才能骗过俯瞰历史帷幕的利维坦们。”

    “信息差的来源她也都告诉我了,这么看来,当初真实的历史和我所想的一样,是林莜莜从苗生知教授那里得到了木偶圣器,而给予苗生知教授以木偶圣器的,恐怕就是过去的旅者,林莜莜是旅者为未来留下的一个后手,她自己也是旅者的棋子,唯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她能瞒过利维坦级邪物们……”

    苏晓想到这点,看向林莜莜的眼神再度柔和了一些。

    “利维坦级邪物为什么要长时间沉睡,只在文明鼎盛时复苏……这看似和利维坦邪物俯瞰历史帷幕有冲突,但又并不完全冲突,有好些个可能的解答,不过也不用我自己猜,等之后林莜莜告诉我就是。”

    苏晓想着,这时,木偶发出奇异的感觉,他自己的记忆和心智在和梦境世界的“分身”融合着,交换着记忆。

    “梦境世界今天未发生什么大事,只是我通过人间道提出,我想把传送防守各大秘境,击杀邪物的范围从中夏扩张至整个世界岛,这个倡议得看其他国家同不同意,他们一方面对我的强大有所顾虑,另一方面,因为我们在这上面有很好的历史信用,所以他们不太担心我利用强大的暴力颠覆他们的政权,只是许多协约和沟通备忘录需要一点时间进行……”

    “泛世界岛上还有一些秘境是直接敞开的,很多国家自身缺乏对抗邪物的能力,但对抗邪物是全人类的事,务必要完成全面封锁,这样才能防止起源市那边的事态再次发生。”

    记忆交换完毕后,苏晓通过木偶肢体的移动,把另一个自己送回了梦境世界。

    他在那边可以享受到最好的修炼待遇,这种修炼待遇对这边的苏晓也是共效的,在梦境喝了顶级星辉物质药剂,苏晓这边就可以不喝。

    苏晓低下头,看着沉睡着的绝美女孩颤抖的睫毛,忍不住在她额头上偷偷吻了一下。

    “我们的身体还小。”林莜莜睁开眼睛,警告道:“不能做那种事情。”

    “这属于铜金属冶炼哦。”

    苏晓被她的话说得哭笑不得。

    他气笑了:“说起来是谁炼谁啊,你比我大才对。”

    林莜莜辩解道:“按照我饮下思想瓶算出生,我现在才零岁零一天,你这具身体都快十六岁了,都能当我爸爸了,怎么说我比你大?”

    “那个活了一个世代的,是本体老妖婆,和我这个可怜巴巴的化身有什么关系?”

    你抓鲁迅和我周树人什么关系……苏晓内心吐槽着:“而且你骂你自己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正经人谁有骂自己的啊?

    哦,我在扮演艾塔先生的时候,和敌人开会怎么对付我自己时骂过我自己,那没事了。

    “不过说起来,林莜莜这道化身确实算是出生时间一天,在她饮下思想瓶时,只算是我召唤出的真实幻象,直到她喝下思想瓶,她才脱离了我真实影法术的支撑,变得‘活’了起来……”苏晓想道。

    林莜莜好像能猜到苏晓在想些什么,她也没理会,嗔怪道:“你在梦境荒原里做梦时,可不是这样抱着我的。”

    “左手保持不变,右手往下移一些,再移一些,对,放在腰上。”

    “你在梦里不是超喜欢把我逼到墙边再睡吗,怎么现实里不这样做了?”

    在林莜莜的反复要求下,她终于得到了满意的睡姿,重新睡了过去。

    此时,圣洛莲贝塔的其他地方。

    有一位外表是十三四岁小孩的绝世神秘强者出现,一招逼退老牌圣贤银贤,连书卷圣器都无比感激敬畏他,当时看到此事的人不少,其中不乏各个势力安插在书卷塔里的眼线,这些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引来了各方反应。

    要知道,一位圣贤是不可能隐世的,圣贤必须守护和领导一个势力,要么是一个中型势力,要么是一个大型势力的一部分,总而言之,超凡九阶只有成为一个文明的守护者与信仰,才能得到足够的文明力量,成为圣贤。

    因此,很多人推断……这位阻拦银贤的强者,很可能是一位超凡九阶的准圣贤!

    这种准圣贤还没成圣贤的,可能是缺乏势力支持的强大冒险者……要是能拉拢过来,那就等于自己所在的势力白嫖到了一位圣贤!

    所以,各个队伍连夜抵达了海安都。